关于西安的记忆

@ 五月 30, 2012

原文首发于《西部网社区-定格栏目》,感谢“何冷”和“程广磊”的原创分享。】

十年,西安的变化快的让人咋舌,“南门韦曲,一块一块”的吆喝声还在记忆中回响时,“车风彪悍”的600路双层公交车却已换成了“拥挤难等”的单层公交。整个马路上除了害怕的“二把刀”之外,依旧飞驰着“彪悍”的出租车,司机一边跟你海侃,一边快速变档,在车流中穿梭而过,让你紧张地以为自己在坐“F1”赛车。

回民街早已不是当年可以吃饭、闲逛、会友的地方,一到晚上人山人海的外地游客在里面穿行,要上两瓶冰峰、掰上两个坨坨馍的地方都没有,更别提那些以前的味道了,即使有,排队的时间早已让你没有了食欲。东大街的繁华早已让不断兴起的各种商圈所代替,随之消失的却是那种走街串巷的叫卖声。城中村在这十年的变革中早已变成了历史,仅存的一些地方都已成为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画面。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西安·记忆

关于西安的记忆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东八里的梦想
樵夫老吴的一天
纺织城影像志
悼南关


2个 群众围观在“关于西安的记忆”旁边

  1. bbboy5533 说:

    西安西安额地家

  2. 高杰 说:

    记得15岁的时候那是第一次离开家,在外面过年。就是在西安的大白杨村里,一个人从宝鸡老家来西安过年,那心情别人无法理解,往后在西安都没有过过年。
    我想如果让我现在在西安过个年,肯定不会有当初的感觉了,我会大年三十毫不犹豫的背上相机出去扫街的,尽管没有这么专业的,可是我还是希望给这个城市留下每一个经常的瞬间。
    在西安 逛西安 懂西安 更爱西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