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58期]一周“史记”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6月2日。1886年的今天,美国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在白宫举行婚礼,这是史上唯一一位在任期内结婚的美国总统,还好美国人不兴随份子,否则幕僚们可有的破费了。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e报】周末版…

地铁规划本纪

新闻的保质期很短。本周,地铁2号线运行故障带来的话题争议(1256期之1),被地铁4、5、6号线新规划轻松夺走。“@Selfwar”发现,六号线经调整后,绕过大学城直奔长安科技产业园。《华商报》特别标注道:三星产业园的建设,急需引入轨道交通。“@Selfwar”因此感慨:为了三星,西安地铁竟将三十万大学城师生和几十万居民抛弃了!

这一纳税人的非专业感慨,引来了不少指责“造谣”的围攻,最核心的观点来自“@西安印象”,他说:“05年的概念版规划中六号线确实走大学城,但后来发布的规划六号线一直是走高新,终点为侧坡,那时三星和西安还没有一点关系!这次发布的规划向南延伸一站到南客站,配合了三星的建设。”

“@西安印象”此言非虚,六号线为配合三星而延伸建设,而非为三星而改线抛弃大学城,这是正确的因果关系,但这一“造谣”的指责,却巧妙的运用了太极的手法,将新闻最关键的争议部分转移了:大学城,究竟是什么时候从规划中拿下的?

网友制图

图1:网上流传已久的网友制图

六号线

图2:来自西部网(点击查看大图)

不要受“造谣论的蛊惑”,我们继续研究这个问题。首先,作为非专业人士,大家耳熟能详的西安地铁规划,是出自网友之手的这张图(如图1),而最新的规划图中(如图2),六号线则在木塔寺南拐弯直至锦业二路才继续南下,正好绕过了大学城。

维基度娘的页面中,六号线依然保留着大学城站点。经搜索发现,地铁规划目前共有四个版本,分别是2005年的规划(2005-2015年)、2009年的规划(2006-2016年),2011年的规划(2012-2017年),以及2012年出台的规划(2012-2018年)。既然2005年的规划中有大学城,2012年的没有,因此肯定是在中间的两次规划中被拿下。

但是,在2011年8月23日的陕西日报陕西省政府网站的介绍中,却白纸黑字的写着:六号线途径“大学城北”和“大学城南”两站。那么,回到开篇,掌握话语权的媒体和我等屁民,究竟是谁在误导,谁在造谣?不言而喻。

最终回到问题的核心,政府为了三星和长安科技产业园而延伸六号线,这可以理解,但大学城几十万居民师生被无端抛弃,连一个官方说法都没有,这就有点无法接受了。尤其是对房奴来说,他们这几年入住大学城,不是因为将来有地铁么?难道是因为坐600路有座位?

蛋奶工程表

这个儿童节,陇县曹家湾镇中心小学的24名学生在医院里度过,六一上午,学生们在吃过早餐两节课后,出现了呕吐、腹泻、头晕等现象,经检查,初步诊断为轻度细菌性不良反应,《三秦都市报》特别补充道,目前尚无证据表明是牛奶的问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透露,目前已经有8个孩子出院,其余16人仍在观察中,学生们吃的营养早餐已经留样送检,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

该小学营养早餐中的奶品,为陇县本地的“和氏乳品”,该公司除为陇县外,在陕西其他市县的营养早餐中也有中标。据官网介绍,这是一家由世界银行援建的绿色食品企业。

脏话不说,看以下事实。至今,经由【西安e报】记载的、被蛋奶工程放倒的孩子见下表:

  • 4月29日,宝鸡渭滨区石鼓镇两所小学38人住院(1226期之3)。
  • 4月25日,蓝田县19名小学生住院(1222期之5)。
  • 2011年6月21日,渭南崇宁镇中心小学31人住院,饮用牛奶为银桥(912期之1)。
  • 2011年4月22日,榆林251人中毒住院,饮用牛奶为蒙牛(851期之5855期之123)。
  • 2010年5月21日,西安子午小学42人住院,饮用牛奶为蒙牛(515期之1)。
  • 2010年4月23日,汉中洋县小学67名小学生住院(488期之本周事件)。
  • 2010年4月22日,西安周至县18名学生住院,饮用牛奶为蒙牛(487期之2)。
  • 2010年4月19日,汉中勉县93名学生、安康旬阳县120名学生住院(484期之8)。

2年内,被媒体曝光的,共计679人。这是一张耻辱表,更令人感到耻辱的是,表中的数字还在不断更新…

长安律法书

这是一个折射律法现状的生动事例。

5月29日,西北政法大学两学生的手机莫名其妙被锁,拨打移动客服后得知,这是长安区市容园林局书面通知要求的,移动必须在接到市容局解除锁定的书面通知后,才能继续开通服务。移动表示,这份书面通知不能给客户提供,因为长安区市容局和公安机关一样也是政府部门,移动只服从决定和通知。

市容局刘队长认定学生违法乱贴野广告,罚款1500元,证据是在政法东门发现的一张志愿者招募海报。学生称自己只在食堂门口贴过海报,并未贴在学校门口,且学生海报不应算在野广告范畴,因此要求对方出示处罚依据,对此刘队长回应道:“不交罚款就给我滚。”

三天后,当同学们再次去长安区市容局交涉,希望对方给出罚款的依据以及法律条款时,被对方扇耳光殴打。报警后,民警以市容局是同级执法机关无权处理为由拒绝处理。经反复投诉,长安区区纪委说:公务员打人肯定不对,但你们必须先交罚款,我们才能道歉。

为何市容会如此简单粗暴?“@本性爱吃肉”给出了很明确的答案:按《西安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擅自在建筑物、公共设施、树干上涂写、刻画和贴挂的,责令改正,并处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罚款1500的凭据,给他们100个狗胆,也不会给你的。

目前,学生们准备起诉,用法律来对抗公权。但是,“法”之一词,在整件事情中却显得那么单薄,俨然儿戏。这一点,可在西北大学教授董少谋和谌洪果的对话中看出一二:

:“面对强权,打出横幅,走出校门,寻求说法!”(注:由于时间,此举不明智。)
:“作为民法教授,你鼓励学生拉横幅上街,有些冲动和不负责任。法律问题法律解决!”
:“现实中法律问题往往无法用法律手段去解决!你还不了解中国特色的纠纷解决机制吗?”
:“作为老师,我从来不主张鼓励学生打前锋做无谓牺牲,更何况,现在当事学生已经报案,其他法律手段也根本没有穷尽。这与血性无关。如果真到对方无赖到底的地步,我肯定首先不是鼓励学生上街,而是亲自和董教授率先拉横幅上街。”

城管世家

城管者,恶吏也,出则鸡飞犬叫,入则盆盈钵满,专欺贫弱之身,久积民怨之愤。自商周以来,上吏欺市残民者,众,然市井出身且戮同乡如异族者,寡。(鄙人改编自网易跟评)

本周,“城管”一词再次荣膺【西安e报(微博版)】热门关键词:

为何城管出动的频率如此之高?答案是,创卫。创卫的“后果”很严重,最直接的就是没东西可吃。在高新上班的“@橙子之七年”说:“软件园门口卖煎饼果子之类的小吃摊今天不见了,是城管来过了吗?这附近那么多公司,但没个近点的吃饭地方。每天傍晚这儿的煎饼果子就是那么多苦逼加班族的晚餐…今儿多少人要饿肚子啊。”这就是城市底层直接的写照。

沙井村

沙井村北口

这两天,沙井村村口的摊位都不见踪影了,但村子里面依然热闹异常。这说明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作为执行者的城管和作为决策者的政府,他们所关心的并不是大家是否会饿肚子,不是食品安全卫生,而是城市表面大街小巷看上去的卫生。

把城管放在一边,他们涉及的工作其实并非一无是处,但这工作却是公安、市容等衙门不愿做,扔给他们的。因此当你楼下的烧烤摊半夜仍吵闹时,当你家楼下的小摊散去满地垃圾时,没有市容检查,没有警察巡街,只有城管,而城管往往选择最直接有效、简单粗暴的执行手段。过往和城管有关的悲剧,就是出自这样一个畸形的制度,并生根发芽。最关键的一点:法律从未赋予他们没收财物以及打砸抢的权利。

太史公曰:城管三罪也,上不问则上之过,中放纵则中之耻,下不讨则下之祸。

草民堵路列传

堵路,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互害之举,是屁民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5月30日,东八里的村民因拆迁问题(863期之8、1090期之本周公共事件),将长安南路堵死(1255期之6),理由是耳熟能详的城中村改造。屁民的堵路无处不在,在明德门十字、在盐店街信访中心、在太华北路百花村,这周的大规模堵路有如星火燎原,给大都市西安惨淡的交通,贡献了微弱的力量。

被堵的人怨声载道,堵路的人叫苦连篇,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大多躲在警察身后数着钞票,因此我们在被迫承认堵路互害后,已逐渐将目光对准了幕后:究竟是谁让他们堵路,又挑拨群众斗群众?

拆迁堵路的,大多是因为赔偿款问题,有人道德感甚高,认为村民们人心不足蛇吞象,但是,人家世代的房子祖传的地,你说拆就拆,还不许人家叫价吗?更何况,官方的出价真的都能落实吗?网友“挂”在【西安e报】的跟评后说:“我是三星二期工程范围的村民,三星工程需要搬迁的居民根本不是之前所传言的分120万,现在每人总共只分8万元再加每人70平方的安置房,其他的都没有了,村民想不搬根本就不行。”

对于堵路,“Deep”在跟评中认为:“堵路纯粹是政府纵容的结果。特警,武警,防暴警察,联防都不用。收拾几次,至少让堵路会有成本。既然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那就应该杜绝堵路。高压水龙头,防暴车,橡皮子弹,催泪瓦斯,防暴护具,市局都买着保暖呢?”在临近敏感日看到这一评论,“扑哧”哭笑不得的回复道:“顶LS,强烈呼吁开进坦克。”

战国策中,秦王的“天子之怒”,可以“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而唐雎的“士之怒”,也能“伏尸二人,流血五步”。想想杨佳、夏俊峰、唐福珍,任何一方的怒,都会带来流血的代价,这绝不是我们乐于看到的。

《[西安e报:1258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62期]我是市委的
[西安e报:527期]不负苍天不负民
[西安e报:892期]你还闹得不够大
咱们的大关中啊

Published by

10 Replies to “[西安e报:1258期]一周“史记”

  1. 坐沙发。

    下个通知:凡是三星造的,xi’an人民就不能用别的牌子。

  2. 无耻的五毛势必死全家!
    无耻的政府必定会垮台!
    为了三星可以改线,为了大学城就不能保留?
    无耻的共匪啊!!!

  3. 五毛是一个非常神奇的靠出卖良心和吃屎而生存的神奇物种。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理性和思考,而是为了狡辩、歪曲、抹黑、转移话题、混淆视线……五毛是中国互联网上的一个毒瘤。

  4. 西安市政府官员吃屎了吗?
    大学城都发展多少年了!!
    三星产业园还只是一个规划图!!!
    你们为了舔韩国人的屁股,也不能这么下贱吧???

  5. 大学城居民够苦逼的,断头路这么多年打不通,公交车又挤又堵憋成怂,好容易盼来条地铁,还他娘的没了!等再特么规划到这里,哥都退休了。

  6. 这是哪个断子绝孙的傻逼拍板的地铁规划?
    你妈逼是韩国人日出来的吗?
    你不能这样舔韩国人屁股吧?
    你这个狗日的是韩国农民吗?
    西安市政府是韩国人控制的农民政权!

  7. 但是,“法”之一词,在整件事情中却显得那么单薄,俨然儿戏。
    _______________
    这种话很无聊。徒法不足以自行,也不能因为有人违法,就说法律无用。虽然的确有很多现象中法律的确被践踏,但不能因此就长违法者志气,灭法律威风。否则,就是打算承认既成事实。

  8. to 8楼
    您说的没错,我其实不是说法律无用,这是看到政法教师、一个律师会认为“法律问题往往无法用法律手段去解决”、并发出拉横幅求说法的建议后,才这样感慨了一下。也许是遣词不妥,我要表达的,是执法者亵渎法律。理想状态下,我非常支持谌洪果老师的建议和说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