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的道德家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非你莫属,不过一场秀》】

有一种人,衣冠楚楚,满口仁义道德。遇到年龄大的,腿脚不好的,身体有缺陷的,他的腰会弯成一个弧形,拱手作揖,上前搀扶。他的眼睛呢,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和和气气,大家觉得这样的人,肯定是极有教养的那种。进而他的头上隐隐散发着光环。一些传统的中国人感叹要是每个中国人都能像他一样儿该多好啊。

但我觉着人有千种,无论此种人多么可亲可敬,都无法成为供人效仿的模板。不过,我们国家是最不缺榜样先锋的,但似乎这些年的伦理道德就像是一个患了重病的老妪身上的裤腰带一样,松松垮垮的系着,随时有完全掉在地上的可能。而上述的这种青年越是正直,我越是远离他三分。他对待那些老弱病残越是客气,我就越是对他生不起来好感。

比如电影《intouchables》里面的富商,是标准的残疾人,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部无法活动。如果他遇见了上述的正直青年,估计会让管家将其乱杖打出房门。因为他希望别人能够用看待正常人的眼光去看他,那些诚惶诚恐的行为,越发客气友善的举止后面藏着的,是一颗怜悯施舍的心。

有了施舍怜悯的心,倒也没什么不好,最坏的情况,也无非是让被照顾者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同,多么的需要被照顾和可怜。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将那些弱势群体拿来当作道具,用以显示自己的善良和高大。这样的动机是险恶的,我们最应该提防的,也正是这种人。

如果硬要我拿谁来对号入座的话,张绍刚便是极为典型的代表人物。他秉承了中国人身上诸多狡诈的伎俩,虚伪的手段。把他放在手术台上,聚光灯下好好剖析一下,会是一件很值得做的事儿。他有和蔼可亲的面容,当然这是面向弱势群体,这些在别人看来温文尔雅的行为,在我看来只是一个伪装。因为一个拥有如此高尚品德的人,不可能也不应该在另外的一些时刻,表现出极度的尖酸和刻薄。相反,我以为这种人在面向很多人的时候,都会以平常心来对待。

人格中的闪光点,我也认为是不需要通过残疾人才能体现出来的,它更应该体现在如何对待平常人身上。当然,张绍刚老师肯定是不会同意我的观点。在他的世界里,爱和憎是如此的分明,而这两种态度,无一不是在衬托他的伟岸和光辉。那如温水一般的爱我们暂时略过,让我们看一看他是如何恨的,如何像战士一般,在道德的高地挥舞双剑的。

我之前曾经写过关于一篇关于非你莫属的文章,那里面的刘俐俐与张绍刚针锋相对。事件的起因竟然是前者无意间说了“中国变化好大”这几个字,就是这几个字让张瞬间变脸。这是我们的祖国啊,自己的家啊,在咱们这儿,还用的着大写吗?听到此处,我简直要吐了。但是我无法向你具体描述我吐的原因,只是感觉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直到最近开始读王小波的文章,才找到了我恶心的真正答案。他在《崇高》一文中是这么说的:

在一个文明社会里,个人总要做出一些牺牲——牺牲“自我”,成就“超我”——这些牺牲就是崇高的行为。我从不拒绝演出这样的戏,但总希望剧情合理一些——我觉得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举例来说,洪水冲走国家财产,我们年轻人有抢救之责,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总要问问捞些什么。捞木头尚称合理,捞稻草就太过分。这种言论是对崇高唱了反调。现在的人会同意,这罪不在我:剧本编得实在差劲。由此就可以推导出:崇高并不总是对的,低下的一方有时也会有些道理。

实际上,就是唱高调的人见了一根稻草被冲走,也不会跳下水,但不妨碍他继续这么说下去。事实上,有些崇高是人所共知的虚伪,这种东西比堕落还要坏。人有权拒绝一种虚伪的崇高,正如他有权拒绝下水去捞一根稻草。假如这是对的,就对营造或提倡社会伦理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能只顾浪漫煽情,要留有余地;换言之,不能够只讲崇高,不讲道理。

自此之后,我就再也不看非你莫属,直到最近该节目闹出了更大的风波。如果说张绍刚有成为民族主义狂热者的倾向,那么在这一次的戏码中,他又变身成为了捍卫真相的打假斗士。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前提下,就已然将一个年轻人打进了骗子的行列,让坐在龙椅上,在法语上半路出家的女人去考量对方的法语水平。在没有确认对方是否真的晕倒的前提下,竟然将晕倒之人撒手放置在舞台上。

截图
by 李开复

2011年他曾经这样教导应聘者,遇到摔倒的人首先是要把他搀扶起来,因为你首先是个人,才是主持人。2012年的时候他就开始狠命的扇自己的脸。在他慷慨激昂的说自己还会坚持真相,揭露骗子的时候,环顾四周与他谈笑风生的老板们,哪个屁股上没有一团屎。这就相当是请了一群婊子,围观一个女人,评点该女人是否贞洁一样。

我们这个社会的不好,是有目共睹的事。所以发生一些猪狗之辈干些欺世盗名之事也在所难免,我只是不忍看见舞台下那些鼓掌的年轻女孩们,仰望张绍刚的眼神。在这场以蹂躏对方尊严,践踏对方灵魂为乐的游戏中,我看到的只是残酷、冷血、以及虚伪。但似乎非你莫属栏目组从来不肯认错服软,无论闹出的丑闻有多么的大,他们都会雷打不动的坚持立场。这已经演变为了两种媒体之间的决斗。

我是站在互联网这一边儿的,虽然这两种媒体其实都可以被人操纵和左右,但是网络与电视相比,似乎更显得民主一点,水军五毛在网民中的比例,永远比傻逼编导主持人在媒体圈中的比例要稀释得多。我希望这样的节目,这样的人,会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社会的不断演变而慢慢消亡。事实上,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滑稽剧,都可以成为后来人编写相声的包袱。

那些小丑,自我膨胀的站在聚光灯下,似乎还以为黑漆漆的舞台下,还满是投射出热忱目光的观众。他分明不知道,有些人已经转身离场,有些人已经开始四处寻找鸡蛋和砖头。

本来就此结束的文章,最后还是想添一句,理性、宽容、和良知,也许永远不会发生在某些人的身上…

节目视频

《虚伪的道德家》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生命是不能设计的
知识分子的怯懦和悲哀
心中有鬼 面目可憎
直面本心

Published by

5 Replies to “虚伪的道德家

  1. 《intouchables》是一个很好的电影。我强烈推荐各位去看看。
    充满了人性之美,道德之美。

  2. 真的是言行不一的人啊,真可怕,刚才看完了他辩解的视频,更是觉得无语

  3. 舞台上不演戏,那要干吗啊?

    怎么看都像是一群人在演话剧啊…

  4. 写的好
    其实每个品质良好、头脑清楚的人一看,就能发现这个人有问题,节目恶心,只是中国脑子不清楚的人太多了
    这样的人有市场,有喜欢的人,是这个国家的悲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