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先生,该吃药了

原文首发于《Polly》,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儿时趣事》】

前两天是国际儿童节(当然“国际”两个字有些夸张),本来想祝孩子们节日快乐,但肯定有很多孩子忙着给领导表演节目去了,想来他们不一定能有多快乐,所以就祝节目早点结束吧,希望露天表演的地方太阳不要太大,也不要下雨。

其实这么说也许有些武断,我们这些大人怎么就知道表演节目的孩子们不快乐呢?我小时候给领导们表演节目就很快乐。从很多同学中被挑选出来,穿漂亮的演出服(当然大部分是要父母掏钱购置),化红脸蛋的“彩妆”,在众人的注视中表现自己,最后还有领导的掌声和老师的表扬,多开心啊。也遇到过下雨的情况,我们告诉自己,就是雨再大也要表演成功;也看见过发烧坚持上台表演的同学,我们都备受感动。

那个时候,我们心里其实没有想什么给领导表演节目,心里只想着这是一种荣誉,是表现自己的机会,可以向同伴炫耀,给父母争光。我不知道现在孩子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依着自己现在的想法,儿童节么,怎么也应该领导啊老师啊家长啊这些大人们上台蹦蹦跳跳逗孩子们开心,当然太阳再大雨再大也不要停,最好是校长发烧了还坚持表演。

这么想的道理很简单:既然叫儿童节自然是孩子的节日,既然是孩子的节日自然要逗孩子开心。那么让孩子逗大人们开心便是反常识的,这是其一;仅仅让孩子们表演也就罢了,让大人们坐在遮阳伞或雨伞下看着孩子们暴晒雨淋在这样的日子里便更加不可理解,这是其二;更重要的是,这些表演成为一些大人们向上表功和向下作秀的道具,这就是利用这种反常识牟利,那么在牟利的冲动下,孩子发烧生病自然要克服,表演成功才最大,这是其三。

就像这个儿童节一样,现在有很多事情经不起推敲,原因就在于反常识,它违背了正常的逻辑秩序和伦理思维。尽管这种反常识现在无所不在且危害巨大,但对现在而言,更大的危险还在于明目张胆的反常识、在于利用理论系统的反常识、在于依靠专家教授文人墨客不加粉饰的反常识。

正如最近《环球时报》刊登的《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一样,文内公然宣扬“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其危害在于挑战了正常人思维和智商,这种句式几乎可以代入中国目前所有的社会困局,比如“专制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有毒食品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强拆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杀人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强奸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

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

我不想就文章的内容再做过多反驳,因为其就像“杀人是允许的”、“强奸是合法的”一样荒谬不值浪费口舌,想说的只是,尽管这种句式的公然表达挑战了人们的智商,但以胡锡进总编辑为首的《环球时报》自身却极有智商:在“宁左勿右”的政治传统中进行投机,用洞穿道德底线的反常识为其仕途背书,这是一种赤裸裸的牟利行径。

当然,胡锡进先生可能会觉得很委屈,觉得这是诛心之论。那么好吧,你原本就是那样想的,你的常识就是这样的,那值此儿童佳节,我更要以一个正常人的常识真诚劝告胡总编辑:如果生病了,千万别逼着自己“允许”,该去吃药啊。

胡锡进先生,该吃药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忘记,是一种罪恶
西方是哪一方?
凭什么杀医生?
写给女儿的信:相信爱与常识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胡锡进先生,该吃药了

  1. 胡锡进不是吃药太少,而是嗑药太多,嗑的是社会主义的春药,吃的是共产主义的伟哥,每天勃起25个小时,比24个小时还多一个小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