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小清新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火车带来灵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清新”席卷了国内一切文艺领域,俨然已经成了一种新鲜风格的代表。音乐、摄影、电影,甚至文学,文艺圈各界都吹着小清新的风。

单以音乐而论,对岸的台湾岛是这股风的最初来源,那些过去以“独立音乐”标榜的歌手,现在换了“小清新”的新标签之后,蜕变效果明显。早些年陈绮贞还是小众歌手,苏打绿这种“中性”化的唱腔——如果能称为中性的话——也只是另类的一枚,更不用说张悬了。如今内地小清新的代表女歌手曹方,好几年前的第一张专辑《黑色香水》当时在音像店都不太能见到。随着豆瓣为首的文艺青年聚集地的熏陶,大批小清新的粉丝涌现,这些昔日走小众路线艺人的行情突然水涨船高,纷纷步入一线二线,演出机会日益增多,各大音乐节上也成了票房的保证。

于是更多的新艺人,开始向小清新这路子上靠,有些是刻意为之,有些或许是被动归类。我的朋友,从西安进京发展的范世琪,她的风格偏爵士,还带着一点点颓废,但她的唱片《梦境》发行后,在网上被定位为小清新,不知她自己是否认同?而从豆瓣上冒出来的邵夷贝,出道伊始就打着小清新的旗号,那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也有不少追捧者。

小清新
这就是小清新(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我从来不是小清新的拥趸,甚至还有点反感。相比这些淡淡忧伤故作纯净的声音,我恶趣味的口味要重多了。我喜欢的音乐很杂,英式摇滚、Trip-Hop、布鲁斯都是我常听的风格,其他杂七杂八的声音我也喜欢摸索来听。在这拨小清新艺人里,陈绮贞和曹方算听的较多的。陈绮贞早年的《还是会寂寞》以及《小步舞曲》我挺喜欢,旋律美而且有自己的特色,编曲也很时髦。曹方那张《黑色香水》也称得上经典,每一首都值得回味。但这两位后来的音乐我是越来越消受不了,陈绮贞很多歌的旋律乏味之极,刻意强调木吉他的配器方式,把编曲水准拉低了一大截。曹方则才气渐失,没完没了地重复自己,每张专辑都一个味儿,而且整体素质呈下坡状。张悬、苏打绿从来都不是我的菜,很少主动找来听。至于邵夷贝,无语。

我喜欢更激烈的表达,不管是哪种艺术。我喜欢被强烈戳中的快感,或是酣畅淋漓的呐喊,喜欢痛痛快快地倾诉,或是撕破心扉的苦楚,小清新大多只能做到点到即止,好比挠痒痒一样,根本无法满足人。而这拨艺人大量相互模仿,造就了一大批同质化严重的作品,更让我满心排斥。

可笑的是,去年我写的那首《流川枫与苍井空》也被有些媒体称为小清新之作,真是有点无奈。且不论歌名的标题党、歌词内容中各种细节手法和紧贴现实的悲催感,单是王大治那左小祖咒式的唱腔和我胸臆直抒的煽情哭腔,哪里见得一点“清新”?不是歌里有木吉他和口琴,就可以被乱贴标签的。不识货啊不识货。

在这被小清新包围的时代里,我更愿意去听萨顶顶《万物生》这样高技术含量的作品,或者干脆去听更内涵的农业金属神曲——巴主席的《万物死》!


《万物死》

厌倦小清新 二维码相关阅读
写过的那些情歌
谁说玩摇滚的就不能搞商业
谁的民谣在路上
如果音乐能让你出离六道轮回之苦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厌倦小清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