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睡莲相对的时光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次走路》】

五月的清晨,坐在一片水池旁边的石块上,水池里开满令人惊诧的睡莲。惊诧是因为太美,光线在它的花瓣上显出的唯一就是纯净。没有杂质和阴影。没有污点和瑕疵。是什么原因让它生而骄傲,又那么难能可贵的安静。我从未这么认真地看过花朵,坐在水池旁边,一直坐了一个小时。这样的时间突然觉得全面附着在我的皮肤之上,触感温柔凉爽。你和时间一分一秒一起贴心贴肺度过。不是大多数时候,时间是走在心理前面的,总也追不上。

吹着风,无人交谈。周围亦偶尔有人轻轻走过,旁边几支柳叶随风摆动,所有水池以外的晃动都可以暂作为视线边角的虚化色块影子。漂浮在水面的繁杂浓绿的小圆叶层叠铺开,闪烁清晨的阳光。白色、红色和黄色的睡莲开放其上,一朵一朵铺张在水面,黄色的花蕊在每一朵花心中荣华富贵。就这样看着,视线一会看看这朵,一会看看那一片的几朵,越觉可贵。可贵自己无心安排的这样的时间,仅仅和美丽的睡莲相对。自然植物的美随着年龄是愈加凸显,觉得那里面联动自己的血管和神经。为什么平时就很难坐下来,无所想法,无所追求呢。

漫无目标是一个很好的状态,刻骨铭心的生活又怎样才能留住。看着水中的睡莲,在那一个位置开合,迎接几日晨昏,吸足水分晒透阳光,这是多么单纯饱满的过程。因为它是睡莲,这就是它的目标。

睡莲
睡莲(图片来自网络)

每人拥有自己的自然,合自然却那么困难。我仅仅这段时间的看顾睡莲和自己的无心,多么的舒服。聚焦在某一朵上,再漫散出去,一池莲花,绝美景致。在巴黎的时候,专意去杜乐丽公园的橘园美术馆,在展厅中央的长椅上也如此坐了很久,面前是弧形大幅的莫奈作品:睡莲。那年,莫奈离开大城市,前往小镇吉维尼,建造莫奈花园。他写信给友人:乡村是那么的美,我忍不住写信给你,邀你来看看此时美丽的花园。

因为他后来视力也不是多么清晰,反倒将睡莲描绘得意外迷人。我重叠着想象和眼前,在心中灌注一个艺术家那样的柔软悲哀的心情,看着睡莲,可是我无法描绘,我只能一格一格看过去。

睡莲外貌洁净,作为一直被人称颂的花朵,它也被冠以妖艳之名。多么洁净的妖艳。往往,罪恶和高尚、洁净和妖艳、美丽和丑陋就在一条线上,而混合了彼此的结果,才是真实和有抵抗力的。

我也想能写一封信,可是现在我们都没有可以收信的朋友。我想写:多么好的时光,睡莲的和我的。

于是我想要延续,睡莲大约会开到八月,我常来坐坐,跟踪它的开放,也跟踪自己即兴的心情。

看睡莲 二维码相关阅读
春天在成都启动
雪夜的传说
月亮的歌声
今年的银杏树叶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