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体坛回眸:球来了

CCAV《墙来了》,INXIAN《球来了》。今年高考的孩子真的体会到了苦尽甘来,卷子一交,欧洲杯、NBA总决赛、奥运会统统来到,不过前提是喜欢体育。2012,既被下了咒,又欢乐无穷,百感交加,迎接玛雅的放屁。动笔之时,欧洲杯已经锣鼓喧天开鸣了,下面进入6月4日-6月10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跟16说再见

“兰兰”欧洲杯并没有太多兰质蕙心,自然不怎么“受欢迎”,因而还没开始就遭遇罢赛风波。这也难怪,波兰有种族歧视,谁都要鄙视居高临下的歪风邪气;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被囚禁,谁都要对美女呵护至上。

东道主波兰和有着童话空架子的希腊各奉献半场好球,致使波兰人也没能打破东道主在揭幕战不胜的尴尬。两张红牌、一个点球踢不进、两粒进球,足球所有元素几乎完整呈现,就差斗殴了。希腊人很清楚,在别人的地盘上不能胡闹,否则雅典娜都保不了。其实,波兰踢得更有章法,希腊踢得纯属胡闹,但希腊半场罚下一人又落后一球时,波兰认为胜券在握,于是下半场“战略性”放松,反倒被打成筛子。

欧洲杯第一球

欧洲杯第一球

俄罗斯被很多人看做是黑马,这话就扯淡了,虽然是某些“专家”说的,我看倒是“砖家”。俄罗斯本就是A组最强的,如果小组最强且并非一流的都是黑马,那黑马多了去。昔日坐拥“黄金一代”的捷克现在没有了“黄金”,只剩“一代”,平庸的一代。没落的豪强竟落得被耍的下场,切赫在门前很难受。

比赛除过程之外,还有一个捧星的作用,不需要看经纪人的脸色,自靠比赛捧起自己,反过来还能让经纪人看你脸色。第一场捧出了莱万多夫斯基,当然,莱万多夫斯基本来就被豪门相中。第二场捧出了扎戈耶夫,不过,这位90后除了俩进球,还浪费了俩绝佳机会。因此,大赛最大的作用是《职来职往》。

从某种角度说,欧洲杯比世界杯好看,一开始就扫掉了混沌的渣滓。本届是最后一次16支球队鏖战欧洲杯,四年后开始扩充至24支,那会儿将告诉大家到底是“浓缩的是精华”,还是“丰满是种美”了。

一周焦点人物:娜啥算了

只要不是痛哭零涕的纪念日,谁都不希望默哀式地度过。偏偏李娜在自己法网夺冠的纪念日当天选择“淘汰”,李娜,你真辣!即便你心里并不愿意。

特鲁西埃说“中国足球需要李娜”,我倒觉得说需要姚明更合适。职业网球比赛属于个人制,自己出钱请教练、体能师、医生、厨师等等角色,自己出钱报名,自己出钱订宿…始终围绕“自己”,而想在网坛混下去,必须闯荡职业网球,这样就得与举国体制有所分离。因此,李娜对网球在中国的推动并没有姚明之于篮球那么明显。

娜姐出局

娜姐出局

李娜大器晚成,夺得法网后,气焰嚣张,滋生起耍大牌的火苗,这于公众人物而言,是最可怕的事情。网络上、报纸上、电视上,已经开始展现出对李娜的负面报道,这些或多或少影响了其备战、大战的心情。而所有一切归根于法网的成功和个人性格特点,之后再闯荡这些职业球手日常作业般的赛事时,她有了太多羁绊和懈怠,想赢也不知从何赢起。

李娜应该以网球前辈格拉芙为榜样,格拉芙年纪轻轻,19岁便囊括金满贯,随后越来越强,已然是世界女子网球第一传奇。而李娜呢?一个冠军可以吃一辈子吗?对于李娜,我向来不客气,只因作为老乡,恨铁不成钢。

一周花边余料:球衣有毒

听过香水有毒,毒得还很厉害,厉害到“毒”出了胡杨林一夜成名。没听过球衣有毒,难道阿迪达斯最近萎靡,想借毒暴涨人气?不至于吧!

最怕球衣有毒的是穿它们的球员们,各个身上有它的化学味,不是鼻子犯了罪,而是自己倒了霉。波兰、西班牙、德国、俄罗斯、乌克兰、意大利、法国、荷兰和葡萄牙中了标,球衣不知被谁下了毒。从账面上看,除去波兰、俄罗斯和乌克兰,剩下的都是强队,没有中标的强队只剩英格兰,莫非是他们下的毒?

毒瘤不是球员

毒瘤不是球员

这当然是笑话,真正“下毒者”是制作球衣的公司,是这些原料的渠道商,是嗜钱如命的商人们,是每位地球居民。放任无度地排放垃圾、废水、臭气,导致环境每况愈下,地球趋向灭绝,而有些黑心商人唯利是图,间接草菅人命,都忘记了生活有条生物链,否则,工业废水里的壬基酚又如何见缝插针钻进球衣里?因此,我们都是“专业的杀手”。

球衣有毒,未穿露馅,幸亏及时发现。如果没有发现呢?那球员穿上后就会像唐师曾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一样,不会一击致命,但会慢慢侵蚀。看来,以后举办大赛不能只管观众闹事、恐怖分子,还得从身上做起。

一周碎言碎语:从死亡说起

  • 年仅20岁的杨小强在练习滑翔时不幸身亡,苗根正红的好胚子从此殃了,祖国的未来咋这么命途多舛?更多舛的是他的身后事。国家队的“知情人”说是杨小强不听劝阻,私自练习高难度。这话符合逻辑,90后的孩子身上总有股不服输的猖狂,何况他人如其名,打不死的小强。本来以为是如此,但后续的“负责人”说“他没有编制,不属工伤”,这是赤裸裸的撒手不管嘛!一个天朝的“知情人”不知情,一个天朝的“负责人”不负责,我更愿意相信杨小强不想做小强。
  • 按摩师死在波什的家中,就算波什是博士也不知该如何研究来龙去脉。复杂的案情用一词概总,猝死!猝死很“聪明”,走着走着突然倒地不起,说着说着突然抽搐而亡,与谁都没关系,自己命中注定,除非上帝帮忙改阳寿。
  • 生死一线间,悲喜两重天。普雷西亚多刚被比利亚雷亚尔聘请,签订合同当晚就仙逝,这是何等的残忍与伤离!生命开不起上帝的玩笑,谁都别与命运抗争。我从不相信命运,命运之说只是大人哄小朋友的玩具,现在看来还真不能不信。
  • 德约科维奇连下三盘淘汰费德勒,挺进从未进过的法网决赛,力争全满贯。对手又是纳达尔,两人是否又准备大战六小时甚至更长?其实从男单和女单看去,不觉发现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已然从四大天王之中脱颖而出,如同刘德华和张学友更胜郭富城和黎明一筹一样,已形成费德勒和穆雷所不及的差距。而女单那边,莎拉波娃卷土重来,土坑很深,风沙很大,威力很强。
  • NBA东区抢七终于结束,热火在第四节终结了一直胶着的凯尔特人,再次重返总决赛,等着他们的是同样年轻的雷霆。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江湖始终是年轻人的江湖,邓肯、加内特、雷阿伦们再清楚不过,因为他们在若干年前,也是踩着前一个时代垂老名将的尸体登上舞台,当如今的邓肯变成了1999年海军上将罗宾逊,他便可以意识到,这个江湖的残酷。

《球来了》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新老对话
繁华落幕
无能为力
首都首夺冠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一周体坛回眸:球来了

  1. 娜姐先天不足,年纪太大了,也不会有什么上升空间了,不过拿一次大满贯,做那么多广告,也算是下半生能饿不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