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腾云驾雾的路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虚伪的道德家》】

这段路自和平门而始,到五路口而终。也许无数人都已经体验过了,但至今似乎我还没看到哪个人有对此路发表过看法。

以前有段时间因为上班的缘故,我是经常往返于五路口和大差市之间的,所以我也就鉴证了这条路的沧海桑田。说沧海桑田一点也不夸张,三四年前那里民乐园还没有万达广场那么一个庞然大物,那时的路的宽度是现在的一半。后来拆迁的施工队来到了这条路,无数的老屋被推倒,就像是一个病人在做外科手术一样,五脏六腑就这么摆了出来。

一边是正在建造的,拥有庞大体积的钢筋混凝土的半成品,一边是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废墟残骸,那三四年的时间,这条路就一直处在这样的状态中,当然了,到了圣诞节,政府还是会将彩灯挂满沿路两排的树木上,打远处是蛮好看,但是火树银花的后面,却是幢幢黑影。万达广场那边现在还有很多空置的商业住宅。

拆了老屋,盖了高楼,拓宽了马路,三四年的功夫没少将这条路翻来覆去的折腾,挖开来了,再埋上,再挖开,再埋上。有段时间上班族根本无法准时上班,因为公交车经常会在这里挤做一团。但是,无论人们出行忍受着怎样的不便,但终有一天发现马路宽了,地下通道有了,带着现代气息的shopping mall也来到眼前了。生活在这片老城区的居民们,还是会展颜一笑,将之前的种种委屈不快置于脑后。

然而,这并不是这条路的最终结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和平门到大差市的这段公交车路,坑坑洼洼,凹陷凸起的地段越来越多。每次我路过这里,有好几个时刻大家都被颠到半空中。行李,人,全都跑到了半空中。尤其在到了五路口十字那儿,有一个特别突出的路面,要是老司机的话,还会将车速放到最慢,绕着过去。要是碰到刚上路不久的seng seng子,公交车当跑车开,为了抢一个绿灯,整个车厢里的人都会忍受自己被车无情的扔到空中再狠狠摔向地面的痛苦。

和平路

和平路环城南路口

得亏我是老江湖有经验,有一次我和女友经过此处,还没有到五路口十字,我根据此车的车速以及方向,迅速的从座位上站起,膝盖微屈,一手抓着前面的座位,一手高高扬起放在身后保持平衡,那一刻我仿佛是呼伦贝尔草原上一名执马扬鞭的内蒙古青年!女友诧异的问我,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又没吃药啊!我神色凝重,面部严肃地望向远方,低声道:你最好也像我一样。等她刚站起来,一阵类似于九级地震的晃动从地面传来。有些人都惊吓的叫出声音来,然而中国人到底还是温顺的,到头来也没有任何人去和司机理论一番。因为大家都知道西安的公交车司机,想看到他们面目平和安静的时候,估计只有趁半夜溜他家卧室窗下,欣赏他睡觉的表情了。就这,我还不敢打保票,谁知道他梦里是不是还在开公交呢?

西安的火车站,一出来就是这么一条笔直的路,无论是来西安的人,还是要离开这座古城的人,都会体验上这么一段近乎于山区的颠簸路况。搞了那么长时间的面子工程,三四年的时间,到头来一段迎宾送客的大路被修成了这样,而且这个状况持续了也有近乎一年的时间,除了苦笑的表情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如何应对。

所以我面对西安的时候,感情是复杂的,看到它一点点的变好,我会为它鼓掌,然而在它进步的同时,它还会出现走两步退一步的情况,这让人也不得不为它着急上火。生活在这个城市越久,你也就越会发现藏匿在这个古城角落里的陈规陋习是多么的难以根除。几千年的古城,什么时候,才能化茧成蝶,真正让居住在此的人们骄傲自豪起来呢?

《一条腾云驾雾的路》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的记忆
对话(141):我眼中的西安
我来解决西安打车难
给公交司机上课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一条腾云驾雾的路

  1. 1024…

    那一刻我仿佛是呼伦贝尔草原上一名执马扬鞭的内蒙古青年!

    哈哈哈哈哈 亮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