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出来的喜丧

原文首发《芳草满径》,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的小名》】

在老家芳流,若是有人过世,再穷的家儿,也要打上一夜丧鼓。鼓在前,锣在后,鼓唱主角,锣做陪衬,恰到好处地喂在鼓点的间歇处。鼓槌雨点般敲在中心,声震四野,传到数里之外,还不时敲打鼓的边沿,旁敲侧击,平缓匆促,抑扬顿挫,节奏明快。就这样,敲锣打鼓唱歌的率领一队披麻戴孝的,绕着黑漆棺材踱着方步,在灵堂上用脚为亡灵画上一个个圆满的句号。

打丧鼓之前,孝家要请当地名望较高的歌手开歌头,开时只打锣不击鼓,从三皇五帝唱到周朝灭亡,还有什么彭祖执斧分天地,生下神农尝百草,不该生下九殿阎王。边唱边退,一直要退完九重门才进入灵堂。孝子们都跪在地上烧纸,开歌头者在门外唱:“歌头开在这一阵,孝子还未见起身,无非还要讨封赠。”于是,又将孝家今后的发展数落一堆好话。歌头一开,早已按耐不住的歌手们纷纷登场,谁音高气长能压住对方谁就占先。孝歌音调较为固定,板路较慢,如诉如泣。第一段均为三句,也叫“三起头”:“人到阳世有什么好,说是死了就死了,亲戚朋友不知道。”有的非常谦虚:“灵堂之下都是客,东扯葫芦西扯叶,还望大家莫见责。”有的风趣:“灵前一片哭哀哀,满屋都是歌秀才,让一个空空我好进来。”有的劝戒:“来到丧前把鼓拍,歌场坐的有女客,风流歌儿唱求不得。”三句唱罢,一阵激昂的锣声鼓点,然后就是长段子,或唱或数,可长可短,你忘我补,相互提示。

往日在歌场生了嫌隙,或是互不服气,就要打擂台比试个高低,看谁声音宏亮韵律悠长词儿随口编得快。也有比试文墨深浅看谁书读的多,还有言归正传看哪个长本大部头记得全。如识文断字的唱:“王字三点本姓汪,也字三点下池塘,工字三点鱼过江,目字三点泪汪汪。”大本头就是《二十四孝》《薛刚反唐》《张四姐闹东京》,只要开了正本,一夜两夜唱不完。唱孝歌也有忌讳,亡者的亲友不能唱,开了歌头就一定要在结束时唱还阳歌,别人唱宋你不能唱唐,若唱就叫翻上,被视为大不敬,轻则喝斥,重则驱逐,一年内不准在本地登场。后半夜人困嗓哑时,为了提精神,也唱一点插科打浑的浑段子。下一位歌手如果想接唱,要耐着性子等上一位最后一句的尾声拖腔,气足韵正,嘎然而止,鼓锣声紧。若稍一迟疑,别人一嘴就会接了去,你就是发了声也得由强到弱,偃旗息鼓,再等时机。

喜丧
By 江湖色论坛 老目

为歌手润喉咙的不是通大海,也不是糖茶水,而是用苞谷酒熬干辣椒,一口下肚,辣遍全身,热血上涌,嗓门由暗转亮,音色也格外悦耳动听。挎鼓的肩披红布,打锣的袖缠红纱,唱歌的手捧酒碗,戴孝的捧着燃香,这支特殊的送葬队伍首尾相接,步履缓慢,俯首致哀,将一个原本非常悲痛的仪式弄得别有一番情趣。

我有一位姓王的同学,平时爱写些顺口溜,对我们那儿一位歌郎佩服有加,第二次听他唱孝歌时,就说他锣声鼓点铿锵有力、节奏感强,能解乏去困,歌声腔调长歌当哭、催人泪下。并写了几句以示褒扬:难得芳流好儿郎,长腔似哭动悲伤。喉似簧片声声雅,词如流水线线长。穿锣破鼓能解困,碰槌敲边好转香。一夜孝歌听罢了,红尘看破官不当。

大音稀声,大痛无哀。家乡农忙薅草时的打锣鼓草叫“打阳锣鼓”,死了人打丧鼓叫“打阴锣鼓”。结婚叫“红喜会”,孝歌叫“白喜会”。不管是红是白,是阴是阳,这一个喜字韵味弥长,富含哲理,让人肃然起敬。所谓节哀,芳流人视节为唱;所谓化悲痛为力量,芳流人视力量为喜会。

把一个悲痛的场面,唱出喜来,这是歌手们的功劳,也是他们的智慧和哲学。是啊,面对死亡,面对悲痛,唱比哭好,喜比悲好。

唱出来的喜丧 二维码相关阅读
梿枷声声
栽秧季节一蓑烟雨
一个叫书院的门
老屋的火炉坑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