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名气皆垃圾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作者吕晓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定位营销已过季》】

忘了是古人云,还是俗人称:天下文章一大抄。

如今是个包装和传播的时代,名气大小至关重要,有名者有利,无名者无利,名利名利,皆因有名而有利。

如何打造自己的名气,首先是一串耀眼的头衔,其次则是一串骄人的业绩。

前两天到宝鸡看望一位非遗传承人。那人说,他听了一个报告,报告者自称是袁家村的总策划。那人觉得不对劲儿,这村究竟是谁策划的。我说,其实是几个人,在一个土地庙里策划的,算不得谁策划的,属于一个集体。后来本人还多去了几趟,写了个文本,俺也不能说这事就是俺策划的。可有人竟然大言不惭地说是TA策划的。我对那传承人说:“怕不是您老听错了,那人只是把这做案例分析吧。”那传承人说,他绝对不会听错。后来又和我聊起西安鼓乐,好象也有人没做过什么,却也开讲鼓乐。我写过篇博客《有多少人在吃西安鼓乐的饭》。当时俺对那传承人说,三年没见什么论文,报告,不出局还呆着干甚。俺虽不才,俺这半年的报告,在南京会议上,不管是当面恭维,还是真心说话,总还算给了好的评价,算是没有白忙,只是不知道那些拉扯头衔的人在弄甚。

袁家村
袁家村因其民俗风情被称为关中第一村  图By涛涛滔滔不绝

想起这一年,不断有人跟我说,某某说自己策划了什么什么,惹得时不时有组织和领导来问我,究竟有没有这回事。我说,俺咋知道呢,嘴长在人家脸上,说什么俺怎么知道,脚长在人家腿上,做什么俺又咋能知道呢。俺只能说,俺做的事,谁有份谁没份,都是清清楚楚的,俺虽人老昏花,但这一点是清楚的,因为要按劳发钱呢。至于发表的文章,俺都是写了署人家的名,还没见谁写了文章署着俺的名。反正俺一老汉,署那么多名,挂那多衔也没求用。

前几天又有人问额,不都被叫去上课了吗,这不是您老人家设计的课程和配备的教师吗,怎么忽地一下那人成了特聘讲师啦,您老和特别请来的人,怎么都没资格成特聘呢。再说了,恐怕不是什么人都能被特聘吧,看来是真真有大来头呢,大大的头衔呢,好生不得了呢。俺说,您老也就是爱操心,人家愿意说自己是什么,关您什么屁事。

这次我是第一堂,我看了看课程表,当场表示,什么乱七八糟,完全不着调。课堂上我对学员说,不要指望两周的课能弄透什么,但我们会保证让学员对整体系统有了解,我们的课程设计是按文化产业的产业要素和运作与发展逻辑设计的,不是一堆什么东东杂凑起来的拼盘。我还特别引用了前年想起的一句话,你不能问猪如何上膘,你只能问喂猪的人猪怎样上膘。现在连不知道猪如何上膘的人都来喂猪,那猪还不惨啦。

俺是闲人,没甚名气,更无多少头衔。数年前,有学生来问我的个经历,都做了什么,担任了什么社会职务,我淋淋拉拉说了一些,没成想那怂编排了一番弄到网上,俺几次想撤下,但那学生早已不见踪影,非得那人本人才能修改。既然自己也掺水,就不要埋怨人家发短信罗。

看来这年头,天下名气一拉址,只是沾点边,管他真真假假,多些总比少些强,拉拉扯扯挂上一河滩。那名片上,头衔一串串。就如同上周去楼观台,乌秧秧一派水泥壳子,全是垃圾,文化垃圾。

天下名气皆垃圾 二维码相关阅读
利益是最大的推手
幸福和钱有啥关系
文化资源是个假问题
文化何时成了迷彩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天下名气皆垃圾

  1. 页面的右侧出现了可耻的韩寒代言的凡客广告,和这个文章的标题放在一起,真是太有趣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