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来的真实结扎故事

【感谢“妖娆男”的原创分享,作者为本站特约写手,开有“妖言惑众”栏目。】

以下是2007年,我上大学时,坐火车遇到一位姓焦的陌生女士,边哭边给我讲述的。发布后《西部时报》记者发电子邮件给我,问了我对方的联系方式,并驱车赶往当地采访。如今已是2012年,五年已过去,不知他们那后来如何,现在又是怎样了。

在网上看到惨死于安康镇坪政府之手的7月胎儿(1268期之51269期之31270期之1),母子生死血淋淋的对比照片时,我的心头还是猛的一震,说不出话来…

在漫长的一生中,如果每个人在同一时间发出同一种声音,那么这个世界就变了。

甘肃定西结扎事件

孙子都会蹦会跳了,都是当了爷的人了,还被人抓去结扎,而且是第三次结扎。此处已婚成人平均结扎2次,少的1次,多的3、4次。这事发生在当今“和谐社会”你一定不信。甘肃省定西市漳县新寺村镇三宏村,结扎事件令当地农民怨声连连,苦不堪言。

从深圳往家赶的焦女士显得忧心忡忡。一听车晚点,难过地感叹:可不敢晚点啊。

一问之下,不料问出个惊天内幕。

农村计划生育标语
资料图:农村计划生育标语

当地农村,即甘肃省定西市漳县新寺村镇三宏村,十分贫穷,近年此地农民多外出打工,当地政府于是根据市场,实施新举措,对多生者的罚款激增,男女双方各罚七千。若是按国家计划生育法进行管理,当然无可厚非。可当地政府巧立名目,宣称此收费为社会抚养费,且每年都要收取,每一季度都例行检查,逮住谁是谁,抓不住本人,就抓其亲属进行罚款结扎。

白天抓不住人,就夜里派专业“社会人士”,强行进屋破门而入抓人,囚禁在乡政府三楼会议室,强迫家属花钱赎人。若无钱,则抄家卖东西抵押。小孩一见到其专车,就吓得四散,边跑边呼喊:计划生育抓人来啦!

而政府本身干部,如乡长,4个孩子,2男2女,老婆却未结扎。书记3个,1男2女,老婆未结扎。

据焦女士说,当地政府抓人有硬性指标,分配到人有销售任务,若完不成,就抓相关亲戚罚款。供不应求,于是就出现有的人已经结扎3次的荒唐闹剧。

不是结扎失败,而是为了一张结扎证明,用于领导干部以及其亲戚使用。另一方面,是为了完成销售任务,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笑的是,当地乡政府抓不住超生人口本人,一是罚款,二是抓其亲属结扎。当地农民想告,干部发话:你去告!看国家不拿计划生育整死你!过年的时候,抓人去结扎更盛。干部说:过年过节至少赚点钱嘛。

当地一女,无法生育,竟然也一样罚款。乡政府宣称其外边已偷生,打折优惠,罚两千。

此事影响极其恶劣,有人为此离婚,有人为此自杀。附近五山县,出现砍头事件,某户农民老婆被抓去强行结扎,其父得知,恐无后,一头撞死在门前石头上。此农民冲到书记家,将其儿子头砍掉,把书记儿子的人头提到书记面前。

此次焦女士往回家赶,并不是为了回家过春节,而是为了替姐姐挨一刀,千里之外赶回家进行第二次结扎,帮他姐夫保住工作饭碗,再上贡七千。

结扎 二维码相关阅读
转让二胎指标不是坏事
计划生育的力量
我的小姨
14岁商洛女孩的户口之痛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听来的真实结扎故事

  1. 10年前,我碰到比这更恶毒的人,逼着自己的儿媳妇引产,最后的婴儿是被活生生的掐死的,虽然政腐人员没那么猖狂,但最令人寒心的却是自己的亲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