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72期]堕胎惊魂记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6月16日。1960年的今天,英国导演希区柯克执导的惊悚片《惊魂记》在美国首演,这部恐怖片中的“淋浴被刺场景”被奉为经典,无数次被后人研究、讨论以及恶搞。和无数后来人一样,我们也来结构一下现实中的惊魂,下面进入本周的【西安e报】周末版。

[本周公共事件]堕胎事件回顾

陕西镇坪,周正龙的老家,这个小镇在过去5年间一度因华南虎而知名,那场由当地政府牵头的造假,现在偶尔还泛起余波。我时常想,如果当时便有微博,陕西省委宣传部还能否轻松扼住信息传播的喉咙?如果当时便有【西安e报】,e报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和判断?

直至本周,镇坪再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一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被强制引产(1268期之51269期之31270期之1),让人们再次见识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冷血。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继续圆谎,而是率先在官网上宣布——这是依法终止一起流动性人口政策外妊娠。他们虽然习惯性删除,但感谢百度快照,让你仍能从中看到一丝痕迹。

由下至上的剖析此事:最基础的共识是——7个月被强制引产的行为丧失人伦,这是左中右派达成的一致,即便是民间最狂热的计划生育政策支持者,也不否认于此。直至当前,【西安e报】和微博版的评论中未有左派承认“政府行为是正确的”,即便是网评员也有人性的存在。

再看法。政府口中的依法终止妊娠,并无任何法律条文可依,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共七章67条,无一字能为杀人做凭证。基层官员停职、政府道歉、副市长也赴医院向当事人冯建梅夫妇亲自道歉,接二连三的政府行为预示着这件事情在官方即将画上句号。道歉的潜台词,意味着这件事不违法,只违规。

是的,胎儿并不在法律保护之中(不知国外是否如此),因此感官上的故意杀人,也并无法律依据。但是,索要无法律依据的4万元保证金、不交就强行打胎,不构成敲诈勒索吗?强行打胎、限制孕妇人身自由,不构成非法拘禁吗?7个月的大月份打胎,对孕妇身体造成伤害,不构成故意伤害吗?政府机构执行无法律明令授权的行为,以上种种难道不犯法吗?

省计生委最近开会表示,坚决杜绝大月份引产,这么严谨的说辞,难道非大月份引产就是可允许的吗?到了谈法律的时候,有些人却对法律闭口不谈,或试图给引产堕胎找一个言语说辞。那好,这就是事实:2005年,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顾秀莲说,中国政府不允许强制做人工流产、节育手术和堕胎;2004年,时任外交部发言人的刘建超说,有关政策均明令禁止强行堕胎,这一点不接受美帝的说三道四。

当然,如果,贵党承认自己的习性就是两面三刀爱扇自己的狗脸,那上面一段皆为废话。

[本周话题]违法生育

网评员在转移视线时,会用总会用一分为二的辩证眼光看事情,再次感谢百度快照,能让我可以不再废话,翻出腾讯的这一专题(被“辩证法”毒害的中国人)来砸他们的脸。

回到正题,网评员们转移视线的无非是高举国策大旗,指责冯建梅夫妇违法生育。违法生育,这个词实在是太冷酷了。冯建梅确实并无怀二胎孕资格,其丈夫虽是农村户口,但冯建梅却是非农户籍,依照内蒙古还是陕西计生条例,他们的二胎都属于“超生”的范畴。

为国家发展操碎了心的屁民,屡屡搬出国策来以正视听,但这些热心人知否,国家计生委新闻发言人的于学军曾公开表示: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是“一胎化”,也从未实行过一胎化政策,国家鼓励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中也是鼓励、提倡的字样,并非禁止。那么,官员和网评员们口中的“违法多生”,请明示,究竟违的什么法? 哪一条哪一款?

[本周财经]4万元的杂税和百亿的抚养费

在中国大陆,“违法生育”的唯一官方明文规定代价,就是要缴罚款,学名叫做“社会抚养费”。钱交后便不再追究是否违法。在此,是该感慨这违法的说法太过儿戏呢,还是立法执法的人太过牛逼?田亮一事便是明证(1209期之本周公共事件)。

而冯建梅的公公称,镇上的人说,要么交4万块钱,要么得强行引产。这四万元究竟是什么钱?并没人解释。曾家镇计生办的袁芳称,冯建梅是非农户口,故生二胎不合法,4万元系保证金,只要她把户口搬过来,钱还是要退的。

这种离谱的乱收费放在一边,来看合法的乱收费。陕西计生委调查田亮超生并要罚款后,一个数字浮现在眼前:前文提到的社会抚养费,全国31个内陆省市总征收规模高达279亿,若是算上冯建梅这种苛捐杂税,恐怕这一数字会增至千亿。这笔钱去哪了?无人得知。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

计生委说,征收社会抚养费不是罚款,而是超生者对社会进行的经济补偿,因为多出生的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连人口等级划分严重的元朝都没讲出这种笑话。我家合法拥有两个孩子,那么我弟弟就不占用社会公共资源吗?他和冯建梅的孩子有什么区别?更可笑的是,瑞安一对夫妇因未领取结婚证和生殖健康服务证,二人所生育的第一胎都算作非法生育,被征收高达40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当连第一胎都占用了所谓的“社会公共资源”时,对这一罚款收费的伪命题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社会抚养费,本身就是一个不伦不类的性质,有学者表示,农业税取消以后,村镇的经济来源受到了严重影响,预算内的资金又远不能满足基层的发展需要,因此社会抚养费成为了运转的法宝之一,“省市吃土地,县乡吃肚皮”的说法,正来源于此。如果没有冯建梅的惨案,镇坪计生部门又凭空多了一笔油水。

[本周人物&数字]一个农村年轻母亲和千万未曾到人世的孩子

冯建梅,这个母亲无疑成为本周e报的新闻人物。她的痛苦,也许只有为人母的女性才能切身理解,大家可以在她的微博(腾讯微博)中看出一二。这里,再来看些其他细节。

冯建梅

冯建梅,女,汉族,生于1989年,2007年1月24日育一女,掐指一算,她在18岁就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她这样的女子,在中国农村并不少见,她在微博中说,自己要二胎只是想给孩子做个伴,但在国内和农村,更多的人选择二胎或三胎,只是想要个男娃。不论你持什么观点,都不得不面对以下残酷事实:选择性堕胎在中国,实在是太普遍了。

这一数字,卫生部公开承认800万,学者们预估1000多万,如此高的堕胎率不能完全将其归结为计划生育,相当一部分是堕掉女孩。如果我们在上文中见识了政府违法的冷血行为的话,这便是民俗与观念的冷血,也是国际上指责中国人权问题的“罪证”之一

@張淵玦”说:“难怪我见过的兄妹这么少,都是姐弟…我就是个被放弃的姐姐,我恨我的每一个弟弟,我们家没有女儿这种成员,只有儿子和失败品。这种事情,我四岁就明白。”而“@夏猫友人帐”说:“亲戚家的女儿就是因此考上大学也不能上。我们一家子苦劝,那个父亲不为所动。女儿只好去北京做宿舍管理员,每个月还要交出来几百块,给弟弟盖房子。”

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在农村盛行,所以,网上有些人与其是支持计生国策,倒不如说是反对这种民间冷血行为,通过恶行来对抗恶行,因此站在了对立面。这里,很难判断孰是孰非。

在【西安e报】中,我十分不愿意批评人性、素质和道德,并将部分事情的原因归结于此,因为这是老祖宗几千年讨论无果的事情,再说再骂也是枉然,一句素质底下没道德说着简单,但没有任何意义。相反,我乐于指责政策和制度的症结,因为相比前者,后者更具备可纠错性。因此回到此事,美帝在堕胎法案中的纷争史和“罗诉维德案”,也许更值得借鉴,这比你骂一句农民,并以此为由支持计生和“一胎法案”,更有价值和意义。

在你的眼中,他们是农民,在三体人的眼里,你我皆是虫子。

这期e报让人太沉重了,就到这里结束吧,没有视频,没有音乐,心中默唱一曲镇魂歌,至少,致那个7个月大的孩子吧。

《[西安e报:1272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76期]永远是多远?
[西安e报:541期]关中“球”事
[西安e报:906期]老无所依
还乡十记

Published by

16 Replies to “[西安e报:1272期]堕胎惊魂记

  1. 今天和我爸去养殖场对公羊进行阉割,理由是公羊追求母羊,追得都不吃饲料了,不长肉,所以要阉割.
    我是二胎,妈妈在生了我之后被乡里的人在炕上实施了绝育手术,她现在还遗留着各种妇科疾病.
    古代阉割宦官为了保证皇族的血统.
    阉割——都是因为影响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他们才搞这个…
    GFW也算是一种阉割吧?

  2. 要给国民提供真正的公民教育,有思维能力的人,在这样的资源匮乏的环境里,是不会使劲儿生孩子的。
    不仅无真正的教育,而且是反方向的愚民教育,都是死局。

  3. 有了公民教育,鼓勵生育也是遲早的事,起碼不會繼續限制生育。城市化水平再提高,鼓勵也不見得能達到2.1的生育更替水平,日韓台都是先撤之鑑。

  4. 政府的职能是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国民,领土等。政府干预,剥夺民众的生育权,自盘古开天地,闻所未闻。
    政府可以宣传,并且通过经济手段来调节,引导民众,但是绝对没有权来限制。像这个7月引产,就是杀人。
    可惜啊,我大汉民族,在几个少数民族人(始作俑者马寅初,回民,几个老婆,8个子女)的忽悠下,走上了自我阉割的不归路。

  5. 我哥哥嫂子都是二婚,我哥哥未育,我嫂子育有一女,与其亲生父亲共同生活,我哥哥嫂子婚后当年就有了对可爱的双胞胎,结果办户口时被告知是二胎,原因不是别的,是生之前没办神马计划准生证,无奈只得交罚款了事。我刚刚查了下那个准生证怎么办理,看了后表示,如果食品监督部门,药监部门对于出厂食品都这么要求的话,我想国人会欣慰的,所以我觉得既然在改变不了二胎这个头衔的前提下,交罚款是很明智的,这比我哥陪同我嫂子往返她老家办理各种证明的费用小多了…

  6. 尼玛 ~~~占了谁的社会资源的,娘希匹,黑龙江规定太阳能、风能是国家资源,冰冷的黑龙江的冬天,大家在门口晒太阳的时候,是不是要给有关部门交税哦
    尼玛 穷疯了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