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口号有什么用

原文首发于《瓷瓜子的博客》,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儿时趣事》】

2011年5月28日,山东荣成的一个老实巴交的海参经营户遇到了灭顶之灾。一个姓徐的伙计给这老板打过工,看着老板整日大把大把赚钱便动了心思。他找来北京的朋友王某、崔某、王某某,谋划到老板中抢劫。

5月21日,四人途中购买了尼龙绳、胶带、折叠刀、迷彩服、丝袜等从北京赶来荣成,于5月28日21时30分许,当受害人夫妇开门准备外出时,四人闯入屋内,采用殴打、勒颈、捆绑、胶带封嘴等手段将受害人夫妇控制并开始实施抢劫,一名受害人因被勒颈而当场窒息死亡。四人在室内抢劫现金20000余元,并将存放在地下室的价值20余万元的干海参全部抢走。

案件很快破获了,警察对记者说:这是一期典型的见财起意、杀人掠货的案子。

1949年,陕南一个叫宋家岭的小村庄突然热闹起来,土改平分工作组住到了村子里,成立贫民团,整日里敲锣打鼓的开“诉苦大会”、“揭发大会”,土改要开始了。村里没有大地主,殷实人家却有一家,祖上几辈省吃俭用从牙缝里生出了十几亩田地、两头牛和一间院子,到了这代人手里更是勤俭到了极致,一家老小每日里2更睡5更起的,每年过年全家人碗里的肥肉加起来都超过不10片。过去村里的懒汉们晒太阳时常拿这家人开心:他家人都是个驴托生的,那样过日子把家当白送我都不要。

文革

图片来自网络

不知是谁起的头,诉苦大会上的风头开始逐渐对准了这户人家,传言也越来越多,什么白天装穷半夜里夜夜吃鸡,忙时请的帮工碗里从不见荤腥…最后,工作组在广大劳苦大众的一致揭发下,认定其为“大地主”“恶霸”,没收其全部家产,户主天天在批斗会让“坐飞机”交代问题和隐匿的金银财宝。后来,户主不堪其辱自杀,媳妇也跟着疯了,见人就说“我是地主婆,我天天都吃鸡,鸡大腿可好吃了…”

据说,因为这个村的土改工作扎实有效,有很多人被请到县上很多地方戴红花、传经验、做报告。

英国牛津大学政治哲学博士Michael J. Sandel在哈佛开设了一门叫《公正课》的公开课,课堂上他向学生们提了一个问题:如果你是一名医生,假设现在有5个重病患者分别需要移植心、肝、脾、胃、肾才能活命,但是现在没有合适的器官,原本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但你突然想到隔壁的诊室里正好有个健康人,如果你杀了那个健康人,就可以救活这5个人,你会这样做吗?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坚定的回答说:不会!教授继续问,如果这5个病人共同要求杀那个健康人呢?你觉得这样是不是合乎道德了呢?学生继续坚定的说不!教授继续问到:如果杀这一个人,能救50个人呢?500个人呢?有学生开始动摇了…

也就是说,如果只要目的是良好的或者结果是利好的,只要利益足够大,卑鄙可以变成高尚,不道德可以变成道德,不合法可以变成合法,那么就可以推倒一切人类文明的底线,理解、同情、认可或者加入一切我们平日里视为非法的恶行,甚至还可以为其带上冠冕的礼帽,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理所当然。

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在于人不仅仅是靠牙尖齿利力大膀圆来分辨是非确立秩序,公平和道义自有不可逾越的底线;文明之所以称之为文明,就在于压抑向恶的绝对自利的动物性并崇尚向善的天性。而在这个过程中,每个环节的正义不一定导致最终的利益最大化,但却能保证人类文明的存续罔替。

所以,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很多现实的悖论和难题确实根源于此,我们总是太着急,总是希望“一举解决”所有的问题,总是希望一劳永逸,所以在我们这个国家里“一千条理性的分析抵不上一句激荡人心的口号”,而忘记了那口号之下的环节、环节之下的人,如果不能保证每个环节之下的人,那我们要那口号又有什么用?

《要口号有什么用》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忘记,是一种罪恶
历史总是相似的
生命是不能设计的
人命的行情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要口号有什么用

  1. 这个文章说得好,太浮躁,不会耐心花时间去分析,太追求利益最大化,却忽视了这个过程中的受害者

  2. 看来人的价值也没能脱离“物以稀为贵”的规律啊…

    10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