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网络实名制破产了

原文首发于《ItTalks》,感谢作者“魏武挥”的原创和分享,曾撰文《微博社区公约真滑稽》】

大部分人在网上如果被人恶言相向,可能都会这样的念头:这家伙究竟是谁?大部分人在看着例如BBS里的污言秽语时,可能都会这样想:如果这些人是实名的,大概就不会那么放肆了吧?实名制的起源,基本上就在这两个想法中产生。

韩国是一个互联网渗透率高达7成以上的国家,可见它的网络社会之发达。它也是全球第一个推行实名制且推行的最彻底的国家。早在02年,它的15个政府部门就开始实施实名制,到了05年的狗屎女事件(一女子由于未清理宠物狗在地铁里的排泄物而遭网民人肉与攻击,导致此女患精神疾病),实名制推向民间开始进入立法阶段。07年,信息通信部正式出台与网络实名制有关的法案。而韩国人气女星崔真实自杀,更是使得此项法案的支持率大升。从时间顺序上,我们可以看到,网络实名制并不是仓促之间拍拍脑袋的想法。必须承认的是,韩国政府也是小心翼翼的:从02年的政府先行,一直到07年才开始立法。

但如此长时间的试探,几起引发全国人民关注的因网络攻击而遭受不幸的事件,却抵不过一次隐私泄露。11年7月,韩国两个大型网站被黑客侵入,3500万用户(也就是95%的韩国网民)资料外泄。这起事件直接动摇了韩国实名制的基础。虽然行政安全部8月提议取消实名制但遭到信息通信部抵制。也许是巧合,11月黑客再一次出手攻陷某游戏网站,1350万玩家信息泄露,韩国政府终于退让:限制网站收集和登记用户身份证行为,实名制实质上宣告结束。

作为一个互联网极其发达、政治制度实行民主化的西式国家,在早期网络实名制得到巨大的拥护,是值得玩味的——相较之下,很多国家的这种动议并没有高比例的民意支持。在我看来,这和韩国的集体主义盛行有关。

实名制

韩国是一个很“团结”的国家(民族),在亚洲金融风暴时,甚至有国民出售黄金(而不是囤积以图保值)让帮助国家渡过难关。为了一个整体的利益考虑,韩国人可以委屈乃至牺牲自己。这是东方所谓儒家文化圈很典型的特征,只是韩国的特征过于突出罢了。

在这样一种集体主义感召下,为了一个净化的网络环境,韩国国民能够在实名问题上所谓“为大局着想”就不奇怪了。而这种集体主义观念,也恰恰为韩国政府所利用。在韩国专栏作家金宰贤看来,实施网络实名制,就是执政党大国家党企图控制网上舆论。韩国记者李成贤进一步推断,由于内阁中大国家党占有绝对多数,民意上只要稍加支持,这种实名制法案的出炉,是相当容易的。

但集体主义精神在个人利益遭到切肤之痛时便很快败下阵来,那就是隐私泄露。集体主义精神再强的韩国人,恐怕都很难忍受自己的信息被非法窃取。如果说大多数人对政治冷感,对政府控制舆论这件事感受伤害不深的话,那么个人信息一旦外泄,随之带来的十分具体的不安全感无疑大幅增加。大国家党即便在内阁占有多数,面对民意的转向,不得不重新考量起实名制。

事实上,韩国几个研究机构的数据也显示,实名制其实对它所意图解决的问题起不到多大作用。首尔大学的研究表明,诽谤跟帖数量从实名制实施前的13.9%下降到后来的12.2,下降幅度微弱之至。另一项由信息通信部自己参与的研究显示,恶意贴仅仅减少2.2%。而反过来的数据则是——同样来自首尔大学的研究——网络论坛平均参与者从2500余人锐减到不到800人。这些研究的数字告诉了民众:你们所期望的净化至少通过实名制是完全不可得的,倒是会让更多的人在网上选择沉默——即便沉默,个人信息依然有可能被窃取。

于是,在相对客观中立的研究支持下,在个人利益的直接被侵犯下,在大国家党不得不获取民意支持以保住执政地位下,全球首个实施实名制的韩国,宣布放弃了这项看上去很美好实则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网络监管体系。

《韩国网络实名制破产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微博实名之殇
致国宝们的回信
荒诞世界的生存方法
Facebook如何管代码

Published by

5 Replies to “韩国网络实名制破产了

  1. 从技术角度看,一旦ipv6协定代替目前的ipv4,实名制的技术约束就不存在了。这还不是政府如何,到时候,就个人技术,就能窥得他人隐私。

  2. 实名制就是瞎扯,进INXIAN群的没有几个实名的吧,还不就是五分钟就人肉出来了,这个官方做不到?还不就是约束你少说话。
    其实也就是让想说话的人有点心理压力,威慑效应而已。
    这只能说韩国还是个半民主的国家,中国嘛,说好听点就是个威权国家。所以官方是不会照顾你个人隐私的,方便治理是第一要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