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泉记叙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深圳交警为何被轮番质疑》。】

出西安,沿210国道向南,越秦岭,经宁陕,过饶峰镇。待与汉江遇时,石泉县城即至矣。

石泉城,北依秦岭之尾,南接巴山之远,除隆冬,尽被翠拥绿抱。城南,如碧汉江,西来东往,四时不歇,润城而过。白日,波光嶙峋;入夜,星月缀点。溯江西望,石泉水电站大坝截江而立。逢汛期,千钧闸门升起,万斛江水疾出,江涛鼎沸,水雾长虹。

临汉江,堤坝傍水十里,下能御水、上可走车。晨,相聚于此的是健身的百姓,暮,留恋于此的是闲适的情侣。晨晨暮暮,夹江两岸,修树秀草,一片葱笼。

临江岸,晴可见白鹭一二掠于江滩,雨能赏瓦舍错落隐没崖畔。设能临空鸟瞰,这名山、大江、小城又将是怎样的一幅丹青。

观陕西,有如这尽得名山之衬、大江之润,且被名山扮之、大江美之之城,唯有石泉。

石泉
白日,波光嶙峋耀江面;入夜,星月缀点闪其中

状石泉以山城耶、江城耶,皆不足道。

沿江行,先人所遗故垒有三:石泉城西门、大南门、东门。西门匾额曰秀挹西江,大南门匾额曰雄临汉浒,东门匾额曰远瞩金州。西门匾额系青石,并镌上下款,上款,前任知县李照远题;下款,道光知县慕维城重建。

查石泉县志:李照远,江西吉永进士;慕维城,甘肃镇原进士。想李、慕二官皆为封建官僚,乃皇帝老儿爪牙,而其竟能以秀挹西江若此褒美之词冠于石泉这僻壤之地。此四字何止是赞石泉,实为是李、慕二先生四海为家、普天王土、他乡即故乡、为官造福一方的赤子之心之鉴证。

由于近年人们的修葺,西门和东门已如枯木逢春,尽显关隘锁钥雄姿。惟大南门原状依旧,任风雨剥蚀,任草遮蔓绕。大南门经百年沧桑,虽已快成颓垣,却勉立不倾,风貌犹存。至此流连忘返,唏嘘不已,又澎湃激烈:英雄暮年,壮怀不已,当如此门,自强不息。

西门至东门之间的街道系当年石泉城旧址主街,现在已被今人以当世理念、规划、材料重新复妆,想重现清、民年间市井街衢的风貌以吸引四方来客。但穿街而过,却有这样之概念:迎合时下业绩之风、图谋怀古旅游之利,行为急功、复古意拙,难免画虎类犬。

街中所复原的旧县衙衙署楹联恰可为决策者省: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意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石泉城主街道本系穿城而过的210国道,如今夹街两旁都是没有规划过的建筑,鳞次栉比,妍媸相杂,差成风景。石泉人们若如休整沿江堤坝的意趣整修之,石泉城将风姿绰约一如国色,定能倾城倾国。但,何易也。

早年,为拙计所驱,曾近百次驾车穿过石泉,但从来都是匆匆复匆匆,一路上的好景色没顾得细琢磨。此次得以在石泉宿了三天,记叙如上。

石泉记叙 二维码相关阅读
澄城识记(上)
澄城识记(下)
关中八惠
延安,延安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石泉记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