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日记]财主女儿长工娘

原文首发于《花落此处》,感谢作者“whiteblack”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酒肉朋友就是好》】

你穿过时空,从天而降,与我一体十月后,大摇大摆地从物质和精神上向我索取和要求。我烦了恼了气了后,却还是心甘情愿,事无巨细地照顾你,你的快乐是我的高兴,你的烦恼是我的忧虑。我想:你就如那旧时的地主,而我却似那时的长工,一个要打,一个愿挨。

我人近中年,却发现知之甚少,可学太多。工作日日忙碌,闲暇很少。家务之余,不得已我缩短睡眠时间,力求将单位、家庭和个人的事情都不落下。而你却大不咧咧,在琴桌前,玩这做那,让大好时光肆意溜走。你躺在床上,睡不着也不愿起,我三番五次地喊你,你依旧我行我素,睡过半天,再躺半天。我一边挥汗如雨,恨不得拖住时间的小尾巴,多做事情;一边对你嫉妒加恨,想你怎能如此大方,任时间流逝?整个就是一地主老财!

配图

家在南郊,单位北郊。我早出晚归,到家时,在单位憋足的劲头几乎殆尽,困顿不堪。而检查你的作业是我每日必做的功课。你的作业满目苍凉,对错一般四六或五五开。常出的错误万变不离其宗,加即是减,减也可是加;该乘则除,该除乘了,就连前一步与后一步的简单移挪,也会5变0.5,1.8写1.6,错得蹊跷,让人百思不解。改过一遍,依然再犯,我的闲暇时间被你的简单错误或是一错再错占用殆尽。我虽恼你将我的教导当成耳边风,却不能放弃检查你作业的职责。于是我想你就是那旧时的地主,明目张胆地剥削我这个长工的时间和精力,没有一点怜惜之情。而我固然不愿意,却依旧无可奈何地教导你,继续检查你的作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需要钱了,张口即要,理直气壮。有时早晚忘了告诉我,还会随时电话来催,老师说必须某某时间要交某某钱。接你电话,我恼怒不已,南北之遥,工作之紧,根本不会有时间送钱给你。又怕你在学校尴尬,我又会给这电话寻那帮忙,解你之急,做你的救火队员。近日学琴,学员渐少,于是老师说现在的学费要按小班来收,一下子涨到原来的两倍。你一小时的课时费竟与我一天的薪水相差无几。你对学费没有概念,而我流血割肉却好似一厢情愿,并没有换来你的奋发图强。6年艰辛,你不念,我却不能不记得。所以我极尽能事,苦口婆心地鼓励和说服你,坚持、努力和认真的弹琴。同时,我也坚持、努力和认真的工作,做你的坚实后盾。

人家说:儿女是来向父母讨债的。虽然我不这样想,但财主女儿长工娘的念头却会偶尔跳到我的脑海中,让我感慨唏嘘。不过我依旧愿意做你的长工娘,看着地主老财的你健康、快乐的成长,享受你给我带来的快乐和幸福。有一天,我们还会换位,你做我的长工女,如今天的我一样,贴心照顾,陪地主老财的我慢慢变老。

财主女儿长工娘 二维码相关阅读
女儿成长手记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父情绕指柔
许你一个幸福的童年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