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的交大情史

原文首发于《Kevin》,感谢作者“Kevin”的原创分享。本文原标题《250+110周鸿祎交大往事八卦》,略有删节。】

本文题目虽然很轻松,但内容相当严肃,主要探讨的技术启蒙和初恋情人这两个因素,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职业规划的。把周总写在题目里,仅仅是因为他的经历支持了我观点。作为交大的校友和曾经一起上过课的同学,顺便聊一些他的八卦,权作消遣。

周鸿祎和我一级,88的,是参与过88+1那个疯狂年代散步的年龄最小的一批。从此,我们这一级的,大多都有些特立独行的味道。那段时间,上高中时看河殇,大学读李泽厚,听崔健,看红高粱,研究生看大话西游,然后是看王小波的杂文一直到他故去。那时,小平的影响力还很大,河蟹这个物种还没有窥视红旗下的蛋。  

88+1年,侯义斌毅然回国。在交大计算机系当起了教授。说起侯义斌,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有了他,才在90年代初,在西安这个偏远的地方,影响了一大批青年学子,在计算机的技术上和视野上,和国际接上了轨。侯义斌是个大牛啊,80年代,用2年9个月就从荷兰爱因霍芬大学拿到了计算机博士。最后,2003年,北京工业大学请他当副校长,他考虑再三,离开了西安那个伤心之地。他的故事,要展开讲,又是一大篇,这里打住。

90年代侯义斌在交大的时候,搞凯特公司什么的搞得如火如荼。其中一个方向,就是搞杀毒软件。大概是在90年,91年左右开工,其中的骨干,就是朱仲涛。具体工作嘛,就是读DOS的代码。据说当时朱仲涛是DOS的每一行代码都理解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给我们上操作系统课的时候,拿着本红DOS书,随便翻一段代码出来,讲得头头是道。课快结束的时侯,朱老师带着班上一群学生,干起了杀毒软件。

周鸿祎虽然和我一级,但不同班,他是教改班的,也就是招生的时候一定要各种竞赛得过奖的精英,上课嘛,不仅要上计算机系的课,还要上无线电系,自控系,管理系的课。啥都要学。上研究生,直接保送。我是老老实实考进去的,自控系。

在侯义斌、朱仲涛这样的老师的知识的滋养下,当时我们系里面,大四的时候,计算机水平都相当的了得。我当时疯狂地喜欢上了内存驻留程序TSR,用汇编闪躲着中断13,10等等,然后在单任务的环境下弹出类似sidekick一样的窗口。朱仲涛还教我们用PE,这个编辑器一直是我长期以来的最爱,甚至去华为了,还在调试交换机时狂用。

周鸿祎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干杀毒软件的。应该说,侯义斌,朱仲涛这样的老师,给了他杀毒软件的启蒙。后来朱仲涛去了清华,上博士、教书,一直到今天,讲课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周鸿祎创业的班子的骨干技术人员,也是来自于交大计算机系。

为什么要搞杀毒软件捏?一方面是兴趣,一方面嘛,也可能是学习成绩总是比不过几个女孩子,就另辟蹊径了,想通过搞公司神马的,证明自己的实力。

交大历来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学理工科的恐龙虽然很多,但每届总有几个出类拔萃,既漂亮,学习成绩又好,又聪明的女生,属珍稀物种。该物种一旦出现,所有男生就只有服的份。老周的初恋女友——其实可能连女友都不能算,只能算单恋的——小董同学就是这样的物种。那个年代,此物种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门心思要出国,把出国当成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

小董

小董同学

老周当时追小董追的死去活来,小董其实也挺纠结的,毕竟多年以后事实证明老周确有过人的胆识,值得爱一把。但是,老周死活就不愿意和她一起去干学英语啊,考托福啊,办留学啊这样的事,老周最喜欢的就是写汇编代码,而不是写英文。这不,就纠结上了。

西安的民风彪悍,经常打着打着架,就上板砖,动刀子什么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女朋友是西电的,据说,有一天这个女孩收到一封情书,里面装了一个断了的手指…老周也是在那个时候,和别人打架,动了刀子,一刀子扎到腰上,据说现在一到阴雨天,还隐隐作痛。原因好像就是为小董同学打的,所以当360大战QQ的时候,老周说无论是群殴,还是单挑,都奉陪,这牛皮可不是吹出来的啦,是俺们西安人民把他磨练出来的。因此,360的成功,多半要归结成俺们西安人民的功劳,培养了一个250…

俺为神马知道这么多细节捏?很简单,当时我的初恋女友和小董同学研究生正好一个宿舍,俺狂追俺的初恋女友的时候,老周也在狂追小董同学,因此,小道消息俺最清楚了。俺的初恋女友也有出国狂热症,俺当时最感兴趣的也是写程序,不过,更喜欢的是画电路板,最后走上了搞嵌入式的路子。

后来,小董同学去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去了加拿大,进了北电工作,再后来,到加拿大一所大学当教授,研究的是MIMO啊,UWB之类的无线通信技术,拿了不少funding,也是牛人一个。那张照片,是人家40岁左右的照片,仍然光彩照人。要是到20岁左右,大家可以想象是多么的美丽。

另外,小董班上有一个高大威猛的男生,叫石首义,毕业后去了华为,在无线部,现在是很大很大的领导了,没事就折磨XILINX啊,ALTERA啊这样的芯片厂商,爽得要命。石首义的老婆是交大自控89级的一个MM,又是另外一篇故事了。

小董93年底去了新加坡,和老周估计也还保持了一段时间联系。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对老周和我都有影响的大事,就是挑战杯选拔赛,在交大内部,名字叫腾飞杯,获一等奖的,可以参加挑战杯。

我研一的时候,背着我导师,接了些私活,为江苏扬中某企业搞了一套语音教室教学系统,软硬件都有。我和我一个哥们叫常涛的,没日没夜的干了半年多。后来常涛去英国留学,搞汽车发动机控制系统,现在回来在华晨搞电动车。我们用这个项目参赛了。老周呢,拿着他那个杀毒软件也参赛了。结果,他的软件获得了一等奖,我的硬件获得了三等奖。他继续晋级,拿了挑战杯的奖励。我呢,继续上博士去了,后来,依托这个奖,拿了首届潘文渊奖学金。关于潘文渊,又是另一篇传奇。

小董去新加坡了,软件又获奖了,西安没啥好留恋的了,干脆,开公司,地方就在交大东南门那边的一间破屋子里。然后,老周去北京中关村,骑着自行车,住着地下室,走街串巷,卖他的杀毒软件。很快,老周的公司倒闭。再然后,他在山东借钱搞了个广告公司,很快被骗,也完蛋了,欠了一屁股债,自然麻烦事很多,据说还有人拿枪指着他。不过,俺是不信的,估计是玩具枪。不管咋样,这哥们当时热切地想念110的警察蜀黍,以至于多年以后,搞360的时候,直接在自己这个250上捆绑上了110,感觉就安全了,安全系统横空出世,尽管是用流氓习气打底的…

时间一晃就到了1995年。老周痛定思痛,调整工作重心,开始准备用半年的时间,写硕士论文,拿到学位。这时,我们本科毕业的一帮同学,有分配到北大方正的,那时候在给银行做管理系统的,用pc版的unix,叫什么xnix,当时这个帮哥们动不动就说,让我把unix内核从新编译一遍。当时我还停留在DOS思维,对他们膜拜啊。现在想来,靠,被这帮哥们忽悠了,不就是make一下嘛。还说,方正漂亮MM比交大多啊,于是,他打定主意,去北大方正了。

周鸿祎

周鸿祎老板

老周的导师李怀祖,是个特别nice的老头,老周这么折腾,居然让他轻松毕业。现在看来,太英明了,否则,老周演讲的时候,肯定用这个句型开头:我没有毕业blabla…

与小董感情的破裂,给老周极大的心理创伤,那一阵子,整天看大话西游,看了一遍又一遍,流着泪看,挂在嘴边的,是“我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之类的。别人都说大话西游是搞笑的电影,而老周总是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大话西游看多了,猴子的性格也就越来越多,总是不安分,不按牌理出牌,时不时还要大闹天宫一把。

老周的感情心理创伤虽然愈合,但总归有个疤痕,一有机会,就会隐隐作痛。比如,时不时的就会提起什么海归啊,土鳖啊,英语不好啊什么的理论。比如,这次这哥们到米国上市,上来就说,我是土鳖,英语不好,只靠真话赢得投资人。还有一次回交大演讲,讲着讲着,就问,你们这里出国风盛不盛?我们当年很盛滴…看,都是小董同学闹的.

后来,俺的初恋女友嫁给了俺的同班同学出国了,也是走的新加坡,美国这个路线。

俺碰见俺现在的老婆的时候,谈恋爱之前,首先问,你没想考托福出国神马滴吧?她说没有。俺就放心大胆地谈着,然后结婚,在华为痛苦并快乐着地写着程序。突然有一天,俺老婆对俺说,咱们移民加拿大吧…于是,俺波澜壮阔的折腾就开始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而老周很快在方正发挥250精神,不管3721,硬是撬了快结婚了的MM胡欢作为老婆,得贵人相助,从此积小胜为大胜,依托110,一路小跑,走向360的辉煌,俺是永远赶不上乐。

-THE END-

p.s 笔者从别处抄来的,一并贴到这里:

胡欢

实在搜不到周夫人的清晰照,这张也是网传的…

胡欢,是周鸿祎在方正工作时网恋的同事。有文字记载,他们是在水木清华的BBS上认识的,而且周鸿祎能够在BBS上找到胡欢,显然是蓄谋已久。早在方正的时候,周鸿祎就盯上了胡欢。在一身土气的周鸿祎眼里,胡欢无疑是相当漂亮的女孩。周鸿祎不否认自己是在经历一段单相思后才开始下手追求胡欢的,而促使他克服自卑,不顾一切下手的原因,则是打听到胡欢将在十几天后成为别人的新娘。周鸿祎在一夜之间鼓起了勇气,他凭借娴熟的计算机技术,找到了胡欢在网上聊天时的地址。

“聊得有点深了,我知道自己并非一点机会没有。”周鸿祎后来对《北京青年周刊》的一位记者朋友说,他很快了解到胡欢对于那桩婚事充满了犹豫。也就是说,她的堡垒并非坚不可摧。

在这件事上,周鸿祎显示了做事果断、坚决、不计后果、大胆妄为的一面。在留给他为数不多的日子里,周鸿祎一鼓作气,直截了当地邀请胡欢看电影、喝咖啡…毫无顾忌地表露心迹。看上去在女人方面十分笨拙的周鸿祎似乎很有一套,他成功地让胡欢取消了婚礼,并在11个月后成为自己的新娘。

不知用什么手段,胡欢让周鸿祎成为IT业内极少数愿意把老婆挂在嘴边的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他从不讳言自己的成功有老婆的一半功劳。他表示很幸运找了个贤惠和善解人意的老婆。有人问“什么是他最好的选择”时,周鸿祎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的夫人。周鸿祎举例说,当年他、夫人与员工同住一室,夫人给予了最大的理解和宽容。周鸿祎很频繁地对媒体说:“找到这样的老婆是今生最大的幸运”。

媒体很快把周鸿祎的“心里话”传达给胡欢。作为回应,胡欢说:“欣赏周鸿祎的女人不多。现在看来,我应该是独具一眼慧眼的女人”。

“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想了就干。”周鸿祎从几乎是抢来的婚姻中得到启示,他认为只要意志坚决、方向正确、策略得当,并且不顾一切,没有什么事情干不成。

《周鸿祎的交大情史》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请周鸿祎和360不要篡改“安全”
360杀毒:吹得比做得好
马缺德和周流氓
安全软件成了老大哥的监视工具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周鸿祎的交大情史

  1. 自古以来成功者多少都有不光彩的一面。今天的西安交大不再辉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