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公交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虚伪的道德家》】

对于大多数中国的年轻人来说,走出大学校门的第一课就是挤公交。很遗憾的是,这样一堂课我总是错过。因为第一份工作离家非常近,有时候走路不过20多分钟,懒得走路了坐公交的话,也就10多分钟。还是从起点站上车,所以基本上那几年上班路上都是挑个靠窗且离下车门近的位置坐着,微风拂面,面带微笑。

然而,正如列夫托尔斯泰在《水浒传》的第157页第三行中所写的“出来混,终归是要还的”那样,有些课,你可以请假,可以翘掉,但最终还是得补上。

于是,就这样我潜入海底,与那些和我一样拥有着平凡背景的年轻人们一样,去体验上班路上的辛酸。

每天的第一场战役,便是在一辆710的公交展开,这是一辆中小型的巴士,每天早上六点二十,从万寿中路出发,最后开到锦业一路软件园,全长26公里,经过46个站点。我很怀疑这是西安市内最长线路的公交。因为它横跨了西安的东郊到西南,再加上去往高新锦业路的线路本身就寥寥无几,这就导致在早上7点30分到9点这段时间内,这个公交成了名副其实的沙丁鱼罐头。

人们被挤得紧贴门窗,密度大的让人觉得这个公交车的铁皮随时会被挤破炸开。公交车摇摇晃晃的到了一个站点,等候多时的大批白领蜂拥而至,此时人们一头扎进那小小的车门,形成了一条巨大的肉虫子,只有头勉强进去,它的躯干和尾巴来回扭动,尽一切可能钻进那个窄小的洞口。尽管已经门都合不上了,售票员还是会以划破空气的破嗓子大喊,再往里挤挤!再往里挤挤!她此时似乎已经转变为一名威猛严厉的驯兽师。任何一个理智的上班族,我想都不愿意冒着迟到被扣钱的风险,与一个售票员掐起来。于是,人群开始不安的骚动。

公交

此时,坐在座位上的人,微微闭着眼打着盹,他们在当下的这个小世界里,估计是最幸福的人。比他们略微不幸福的,应该是站在车厢最末尾的人,因为坐公交的人无论怎样被售票员呵斥,大家都不愿意往里面挪动,所以里面的空间会相对大一点。第三类人,也是最为悲惨的人,是站在门边上的以及车厢中间的。他们连可供扶手的地方都没有,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把自己夹着。你会感觉此时你就像是一个重重的麻袋,这么一个物件儿顺手被人扔在了火车上,跟着众“麻袋”一起去往它们该去的地方。这个时候,人的尊严你是感觉不到的。你仰着头,像是一个深陷沼泽的将死之人,泥水已经淹没到下巴,你努力抬头去寻找相对新鲜的一点空气,你还得护着你的钱包,还有保证你的老二不能碰到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的身上。

对我来说,所幸运的是每次上车的时候,人还挺少,我可以迅速的选择去当第二类幸福的人,避免最悲惨的情况发生。然后一番小小的磨难就此展开,直到公交经过枫林绿洲西门那一站之后,整个世界又重新恢复了颜色…

我想这也许是每个人都必经的一段历程,大家都隐忍着,沉默着,挤在一个小小的公交里面前往他们都不怎么确定的未来。如果不想与众人去争夺那少的可怜的一点点资源,你只能早起一点,早点到公司去安排整理一天的生活。其实在天朝,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你得付出常人无法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才不至于沦落到与常人一般,像稻草或者麻袋一样生活….

《挤公交》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一条腾云驾雾的路
我来解决西安打车难
给公交司机上课
关于西安的记忆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