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86期]晚报记者因言获罪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6月30日。1903年的今天,由于《苏报》发表驳斥康有为改良主义政见的论文,清廷以其大逆不道,要求美国人福开森“务将该馆立即封闭”,此事史称“苏报案”。历史总是相似的,让我们回到西安重温吧。

[本周事件]一包烟的故事

南京九五之尊,南京卷烟厂出品的高价香烟,市场价每包100-120元,此烟在2008年因南京官员周久耕知名,周也因此遭南京政府权力部门秋后算账,查出受贿罪而获刑。

4年后,陕西渭南大荔县县委书记孙云峰面临与周久耕一样的困境,他在慰问贫困老党员时,一包九五之尊赫然摆在他的手边(1283期之7)。该新闻出现伊始,陕西省宣传部门便在本省网媒上和谐了个一干二净。官方在事后做出两次回应:

  1. 大荔县宣传部长孙永莉说,这盒烟是村支部书记拿的,里面只有两三根,村支书说是自己战友给的,不知道什么烟,拿来让领导们品尝一下。县领导发现是“九五至尊”香烟后,对村支书进行了批评。
  2. 党的喉舌新华网也认同上述说法,并强调称,此烟既非书记自带也非村上招待,而是村支书在西安做房地产生意的亲戚带来的。孙云峰当场就严厉批评道:“这个烟曾让几个官员掉了乌纱帽,我们作为干部在这方面要多加注意,多加自律,注意干部形象。”

九五之尊

无论是“两三根”、还是“在西安做房地产生意的亲戚”,只会删帖噤声的宣传部门,明显一而再的凌辱了公众的智商。为了让孙书记脱身,不光支书背了黑锅,“亲戚”躺着也中枪。 为什么孙云峰要找人背这口黑锅?答案很简单,公众是不会相信他的合法工资收入承担得起一月2条的九五之尊(正常烟民的消耗量),若再深究,周久耕的前车之鉴他不会不知晓。

其实,正是官员财产收入的不透明,才让一包区区100元的香烟,屡屡成了他们的烫手山芋,让他们连“这是老子工资买的”都不敢说,最终让他们被符号化。这种滋生在根子上的不信任,正是他们自己酿出的产物,怪不得别人。

[本周人物]石俊荣秋后算账

贵党和贵国政府部门,最讲究的就是秋后算账了。孙书记的九五之尊余音未落,报道此新闻的记者——《西安晚报》渭南站站长石俊荣便因言获罪。

6月30日早,新快报“@记者刘虎”透露,石俊荣依照上级要求停职,西安晚报同时被要求即日起,禁止出现任何监督或者涉及政府的负面新闻。但有疑似晚报的匿名线人称,晚报并未得到不报负面新闻的禁令,但极有可能取消渭南站,因为西安晚报不是省级报纸,以前就有地市提出,按规定不能在各地市设站。

西安日报社社长郝小奇在微博上说:“(石俊荣的)报道出发点有些问题,传播效果负面,影响陕西形象,网上扒稿,异地监督,被上级通报批评,责令要撤站,而各级把关不严,影响大局。”他同时强调,石俊荣伤害了晚报的品牌,对其的处理是是按内部规定办的,“希望他提升认识包括晚报的整体素质有新的提高”。

6月30日晚,石俊荣在微博上证实了停职检查,并承认稿件采写给当地造成了负面影响

无论石俊荣是真开除还是接机休假疗养,西安晚报的处理和郝小奇的表态都证明了他们已主动低头。这究竟是省官景俊海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西安市宣传部门的授意呢?一个区区县委书记能搞定《西安晚报》,这是一个笑话,孙云峰不是孙青云。郝小奇究竟是向谁献媚,我们不得而知,党性强的领导总乐于如此。

对石俊荣的经历,晚报记者董行知认为:“作为西安市委直属报社,西安日报社记者站在报道其他地市负面新闻时候一直存在掣肘,一方面尽力维护关系,一方面又要与“省级媒体”新闻看齐,这种纠结的状态必然无法坦然做新闻,这不是哪一个记者、编辑、主任和领导的问题,这是体制所限。”

而西安晚报总编助理齐树华则感慨说:“很多时候,我们需要有人对着我们当头棒喝,对正在行走的我们亮出黄灯甚至是红灯,让我们暂时停下匆匆的脚步,暂时冷却燃烧的激情,冷静地回过头,看一看我们已经走过的路,那或深或浅的脚印是否踏得足够坚实,我们更应该远眺前方,看一看我们是否有些偏离目标,然后,让重新迈开前行的步伐轻快而稳健。”这句话送给石俊荣,同时送给暂时被墙在外面的INXIAN,做有价值的事情,偶尔被杂碎搞一搞,甚至被迫停下来,这未必是坏事。

[本周互联网]陕西好赚钱?

纸媒篇

就在《西安晚报》处理旗下记者时,本土最强势的都市报《华商报》迎来了改版15周年大庆,15年前,正是西安晚报和三秦都市报统领西安纸媒的时代。15年后,华商一统江湖。

就在华商上下喜庆的时候,【西安e报】作者“萨桑”却因为在网上无法找到免费的华商报电子版而愤怒(1285期之8)。华商报电子版的收费,始于2010年2月25日(430期之9),彼时华商报业集团在和陕西电信建立战略合作,欲利用“电信旗下互联星空技术以及优势资源,联合打造创新形式的报纸电子版”,面向用户进行收费,通过陕西互联星空付费,每月10元。

华商报电子版的收费阅读,是张富汉们在互联网时代到来手足无措的最好体现,他们看到了《纽约时报》相当于日发行量一半的38万网络版付费订户。但却没有意识到:既然在华商网上可以看到当日华商报99%的内容,用户为何又要付费购买同质化的电子版产品呢?曾有付费读者投诉质疑,为什么自己购买了华商报电子版,还是有内容被屏蔽,这就是剩下的那1%,在哪里都会被和谐,上面大荔县书记的新闻,便是实例。

与其说华商在为纸媒的未来进行探索,倒不如说华商和电信某些中层试图借此项目圈钱洗钱,在我供职期间,两公司曾先后合作三个项目,其中两个已死,分别是:

  1. 以华商网论坛员工为主体,推出“华商公社”,并酝酿出与【西安e报】相似的电子报【华商杂谈】(296期之10)。但其在编发了125期后便悄然息声,华商公社项目解散重归华商网,其网站也指向了华商报电子版收费阅读页面(439期之本周事件)。
  2. 电信在DNS解析上动手脚,在2010年8月-9月期间一度猛推华商网弹出框(612期之6),后亦不了了之。

目前尚活着的华商报电子版收费,据电信线人透露,订购人数也不过数百人而已。华商和电信的合作究竟谁赚了钱,只有当年负责这一项目的人心里清楚。

网媒篇

与纸媒相似,网媒们同样在向陕西进军。本周,腾讯网同西安报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推出了西北首个“全媒体合作平台”,在这个页面中,我们还能看到西安晚报记者石俊荣的微博推荐。

用大秦网的原话来说,“该平台由腾讯微博、微信、大秦网、大秦社区等多个产品组成”。通俗翻译,就是记者从网上获取线索。这种事情,INXIAN旗下四大微博账号已经持续并义务干了两年多,不知“养活”了多少记者,但他们依然一边蹭我们吃肉一边骂我们娘。对此,INXIAN没收个钱、起个牛逼的名字,确实挺亏。

华商报和华商网,也曾一度喊出打造全媒体平台的口号,同样不了了之。所谓全媒体,无外乎记者通过互联网获取线索,并第一时间在网上通过各种手段第一时间发布,但鉴于纸媒体制的保守以及记者担心独家线索被抢,他们只能做到前一点。因此,有华商报网鸡肋合作的前车之鉴,腾讯和西安报业的合作不容乐观。

在西安建站,这块肥肉不仅被腾讯盯上。新浪和三秦房地产网合作建成新浪陕西,并于2011年底高调上线(1103期之9),打出西北最大微博问政平台的口号。本周,新浪陕西网站再度改版,但内容上仍未摆脱华商网、西部网模式。

凤凰网陕西频道同时也在西高新悄然建站,由陕西蔚蓝传媒有限公司代理运营。凤凰陕西祭出“塑造城市品牌、宣传城市形象”的口号,表示欲助推陕西经济持续发展。据内线透露,凤凰陕西主打官方牌,不碰负面报道,不做监督新闻,只转载宣传稿件以弘扬西安形象,其后手尚不明。

新浪陕西、凤凰陕西,腾讯陕西(大秦网),三大门户已经将地方站开到了西安,再加上本土的华商网、西部网,没落的古城热线、西安网、以及新华网、人民网的陕西频道,若是再算上在老三届大厦驻点的环球网,西安的网络媒体圈都能凑上几桌麻将了,陕西人的钱就这么好赚吗?

但问题是,这几家号称本地新闻门户的网站,几乎引用着同样的纸媒内容——华商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我们需要这么多相同的纸媒网络版吗?这是他们在圈钱的同时,应该顺便思考的问题。

[本周图片]删你户口

户口

这是前西安晚报记者石俊荣微博上的一张图,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这张照片是真的”。经搜索,渭南白水、澄城、潼关、大荔、华县皆有城关派出所,我们也无法验证这究竟是在哪里,而且这张告示并无公章,真假难辨。

但我们更乐于相信图片的真实性,因为以基层公务人员的尿性,他们干得出这种事情。邓小平曾对美国总统卡特说:“在移民问题上,如果你要我输送1000万中国人到美国来,那我是十分乐意的。”小平说笑的事情,城关派出所做到了,他们正努力的为中国居民销户。

如果石俊荣将这一线索做成新闻,不知是否会提前收到被停职的待遇呢?

《[西安e报:1286期]》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西安e报:190期]舆论能“引导”吗
[西安e报:555期]谁在制造假新闻
[西安e报:920期]交警不是皮条客
“憨驴”老吴

Published by

15 Replies to “[西安e报:1286期]晚报记者因言获罪

  1. 一楼在微博已被拉黑,又跑到e报卖淫,建议同拉黑。下面我唱首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早点死翘敲

  2. TO一楼:
    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你要是不同意INXIAN的观点,可以摆事实讲道理啊。心平气和一点,不用一堆脏话。

  3. 凤凰陕西纯粹就是一个舔屁股的平台,然后忽悠一些政府官员洗钱牟利。

  4. 1楼的那个傻逼是转移话题、破坏评论、恶化矛盾、制造对立的。
    建议把这个傻逼的话全部屏蔽,因为这种傻逼的捣乱,导致e报的评论质量、评论的逻辑性、思辨性、理性和建设性都很受影响。
    这种人是e报的祸害。

  5. 10元钱一个月的电子报纸,倒也不贵。取消了广告的篇幅。但网络化和电子化时候真的那么普及,华商报的目标人群是否真的会使用电子版这种方式。这才是需要考虑的。很明显,西安的生活方式还没有那么无纸化,而读者群更没有那种习惯,而编者说的,在市场上基本不占因素。华商报又不是靠卖政治噱头当卖点的。 至于免费,那就比较扯了,华商报又不是街边小报,也不是起步,不靠这个扩展读者群。而成本因素也不允许这么做。

    记者的质疑可以理解,但官员过于在意这样的负面消息。领导视察,拿好东西出来,中国传统,就是平常人家也会这么做。至于那个官员的解释也符合逻辑。政府的公关还是不行。尤其是落后地区的政府公关。完全适应不了现在社会。这跟地方官员的知识结构,学历,家庭环境,教养,素质,眼界都有关。

    今天看网上说现在全国有8000万党员,那就基本有至少2亿中国人是党员或其直系亲属,如果是亲属,估计至少5到6亿。那就是50%以上都是党员群体,这个党的作风,素质,实体跟现在中国人,包括你我他,实际是一样的。谁影响谁呢。

  6. 亲属跟党员作风有球关系。发展到这个数量,是不是党员并不是关键。只是体制内外的区别。另外这个傻逼说法最早是韩寒说的吧,智商确实不行。具我所知,很多人全家都是党员,这种计算方法实在莫名奇妙,难道一家人只准有一个党员?

  7. 我也是党员,但这不过是被人逼的,随便加入为了自己工作方便,8000万不知有多少是酱油。可笑的是一些人不是党员胜似党员

  8. 姐的理想就是买个豪宅,然后竖着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这是老子的工资买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