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大连:人口双城记

@ 七月 2, 2012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作者吕晓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天下名气皆垃圾》】

西安建都始于周武王由丰迁入镐,即镐京,乃公元前1134年,亡于唐未,即公元907年。作为城市,如从公元前1134年至公元1998年计算,为3132年。何以要止于公元1998年,实因这一年是俺的老家大连建市一百周年。

于是关于这两个城市,就有了如下的段子:

甲、乙两人在火车上相遇,甲很高兴,溢于言表,乙不解,问甲,何事让您这样高兴。甲回答:我是大连人,有幸得到大连市政府的邀请,回家乡参加大连建市一百周年的活动。甲说完问乙,我看您也很高兴,是什么事?乙回答:我是西安人,有幸得到西安市政府的邀请,回家乡参加建市3100年的活动。

有人说,西安早在周武王建镐京之前就有人聚集居住。传说中的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古华胥国、半坡、姜寨,将世界城市史推到了公元前6000年的新石器晚期,西安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历史上的第一座城市。

我不知道这样说话的人依据什么样的城市概念,至少我以为,且不说盘古、女娲仅仅是传说,就是半坡、姜寨,也只是有人类居住,而非城市。城市、城市,至少是有城、有市。城有保卫功能,市是商业活动,怎么能把史前传说和人类活动也说成是城市呢。

如此说,大连也绝非百年历史,据考古发现,早在四千年前,大连就有汉人居住,2000年前就有山东人渡海来此。如此说,大连至少也有四千年的“建城史”罗。

我们不去辨别那些不具学术规范,凭着自己的情感或什么意识去争说自己如何古老,如何伟大。但就西安大连两座城市比较,就不单是3100和100年这个时间历史的巨大差别,就城市发展和文化而言,西安是个古老但却衰落的中国传统城市,而大连却是一个由外国人,确切说是俄国人和日本人建起的城市,是个殖民地城市。如果没有深圳,大连将是中国最年青的城市。

遗憾的是,当我们走进西安时,除了少数遗迹,我们几乎看不到这个古老城市的街道和房屋。倒是大连,那俄国人的房子、日本人的房子依然存在,走进这些街道,看到这些房子,非常直观而强烈地感受到这座的城市殖民地色彩。今天的西安,到处都是加上大盖帽的仿古建筑,成了中国假历史、伪文化泛滥成灾的典型。

最近查看了一些两城的人口资料,不难发现,近代以来,一个古老城市的衰败破落,一个年青城市的崛起兴旺。

大连,据说是从一个叫青泥洼的小渔村发展起来的。今天这个地名依然存在,大连火车站和最繁华的商圈都在青泥洼。其实,较大连更早的应是旅顺,是因着北洋水师和后来的俄国人。大连在清朝的行政区划中,属金州厅,据考证,1888年1893年间,北洋水师从山东招募大批民工,工程峻工后大多留下,到1898年,金州厅人口已达13.9万余人。旅顺口人口也达二万余人。甲午战争后,旅顺大连人口惨遭屠戮,但大连地区人口仍然保持在二十余万人。

甲午战后,三国干涉还辽,日本退出,沙俄趁机进入。1898年,诱使清政府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和《旅大租地续约》,在此建立殖民统治机构“关东省”,遂有旅大市,当时名为“达里尼市”,是大连的俄语谐音。同时宣布大连为自由港,大连迅速崛起为近代化城市。

据1903年调查,大连人口已达44760人,外国人3300人,其中俄国人3113人。大连已全然不同于传统的金州厅和基本上因军港而建起的旅顺口,成为一座新兴的近代城市。据资料,到1905年日俄战争俄国人战败,日本人接管大连,已有人口37万。

随后大连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日本统治时期,日本把大连作为一个新的行政区,名关东州。至今大连不仅仍然显现着日本建设的遗迹和风格,而且存留许多日本名称和语言,想完全褪出殖民地色彩,或许不大可能,况且这正是这个城市的历史和文化、风格和特点。

1907年,大连人口已经达到409652人,日本人45317人。1923年,大连人口为706673人,日本人86300人。1933年,人口突破百万。1944年,大连人口1652407人,日本人202807人。每年增长5万人,年增长率8.32%。其中大连市区人口,1903年仅4万余人,29年达25.8万。35年达377000人。1944年达796187人,日本人202807人。至1945年,市区人口突破80万。日本统治大连四十年,市区人口增长15倍,日本人增长约39倍。

再看西安。

根据西安市计划生育委员会官网,西安于清末有了“省城”的概念,有23265户,人口83967人,户均3.6人。至1929年,因二虎守长安,人口锐减,仅101548人。1937年,仅197257人。抗日战争爆发,东部人口西迁,西安人口得以较快增长。1938年,为246478人。抗战胜利的1945年达到489779人,仅大连人口的一半。1948年达630386,仍不及大连。

西安人口的真正增长,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一五”、“二五”和“三线”建设,西安由一个衰败的消费城市和西部重镇,迅速成长为国家的工业和科技教育文化基地,迁入和建设大批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工矿企业。如果不是计划经济,西安何以如此迅速的发展?

如今的时代,人们可以满世界乱跑,西安和大连也有了越来越接近的城市面貌和物理形态,但内在的文化和气质,来自两个城市不同的历史,即各自不同的生命过程和成长历程,仍然显现出由外至内的巨大差异。

参加挑战杯大赛期间,我在大连正拆的哈尔滨街拍到的“西安凉皮”。看着“西安凉皮”藏身于如此破乱的地方,颇感伤心。不仅为“西安凉皮”伤心,也为大连对城市老建筑的狂拆感到伤心。

大连

《西安大连:人口双城记》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文化资源是个假问题
谁的西安?
一场几欲让陕西人亡种的大饥荒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大连:人口双城记”旁边

  1. 布农铃 说:

    第一次看这个人的文字,顺便看了那篇名气是垃圾,嗯,果然是垃圾,从字里行间迸发出来5个大字在空中闪闪发光:羡慕嫉妒恨。
    这种人,你说他老吧,但是从他身上看不出长者该有的宽容仁慈,说他年轻吧,行文又都是遗老遗少的风采。其原型与电影[顽主]中的那个德育专家如出一辙。这种人最擅长干的或者说最渴望干的事情是花钱找个小姐然后把人家眼睛蒙起来换个小伙子干一把最后把眼罩取下来自己躺在小姐身边点根眼说生命在于运动•••
    这篇狗屁双城记更是充满了城乡结合部的不屈精神,很少看到有人如此热爱如此怀念殖民地生活,散发出浓郁的奴性光辉。从人口角度判定城市的"一个古老城市的衰败破落,一个年青城市的崛起兴旺。"让我明白了作者的良苦用心,原来是来挺薄督的。
    最后劝一句井底下门背后的作者:全国各地大街小巷里几乎都能找到西安凉皮,那种只是名字叫凉皮的一种食物罢了,跟西安却没有任何关系了
    建议作者报名老年大学多参加参加夕阳红旅游吧,至少能长点见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