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述评]中小企业过冬“棉袄”在哪

@ 七月 3, 2012

原文首发于《华商报》,经作者“严伟民”授权发布。作者曾撰文:《让阅读成为城市的底色》】

国资委在近日召开的中央企业强化基础管理工作现场会上表示,中国经济经历了持续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开始进入一个紧缩时期,央企要做好3至5年过寒冬准备。

长期享受阳光普照的央企都要过冬,国资委领导还特别提醒央企“中央企业要做好3至5年渡难关、过寒冬的应对准备”。那其他企业的处境是否会更艰难?这样的担心,不仅因为央企以外其他经济性质的企业容纳了从业人员的90%左右,还因为和央企相比,它们普遍在市场准入、银行贷款、项目审批等方面没有先天优势。企业要过冬,棉袄在哪里。答案当然是建立法治保障下的市场经济体系。

企业过冬

纵观30年的改革,从国有企业开始的城市经济改革,至少有一半以上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一直在一个没有市场经济概念的环境下进行的。改革就是在计划体制之内和国有企业之间的自说自话。用大家耳熟能详的词:松绑、承包、搞活、厂长负责制、横向联合等等,都是在国有企业中进行的。再看当时发的文件:1979年《关于扩大企业自主权利,加快生产建设步伐的试点意见》(简称14条),1992年《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就连1988年叫的“企业法”它的全称也是《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

在计划经济长期主导国民经济,国内基本没有其他经济性质的企业,民营还仅限于“个体户”概念的大环境下,我们误以为,只要国有搞活了有效益了,改革就成功了。实践告诉我们,企业改革的核心——产权制度的改革,在完全计划的条件下是一个无法解开的结。

直到小平南巡,市场经济才作为一个和计划经济的参照,出现在公众面前。特别是之后的1997年,国家统计年鉴的数字:(到1996年12月31日为止)国有工业企业固定资产原值占全国的比重是66.8%,而产出占工业总产值的28.5%;非国有制经济固定资产原值占33.2%,产值却占了71.5%(94、95、96三年都大致这样)。这个国家统计的结果,无疑把当时国有企业的低效率和民营企业的高效率做了一次公开的数字对比。同时期的全国工业普查结果更爆出全国工业企业只剩下12%的净资产的结论。

国有资产的空壳化问题显现出来。民营经济则令人刮目相看。这时,人们才有条件在对比中理性的审视计划和市场的差异。也就是在这时,才知道国有企业由原来国家计划实施单位变为一个经营单位有了经营权,远不是市场经济的全部,有市场不等于就有了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一个完备的体系,它有赖于现代法治的大环境。自此,中国的经济改革再也不是计划和国有经济的自说自话,而是在市场经济的大框架中建立培育一切市场经济所需要的元素。要建立市场经济,民营企业理所当然地要有公平的市场地位。

2005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非公经济36条”),但是,推进异常艰难。“非公经济36条”不但和利益集团相冲突,在某些地方还和计划经济主导时期的某些法规冲突。于是,2010年国务院颁布《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被称为新36条)。

其中,明确指出:“明确界定政府投资范围。政府投资主要用于关系国家安全、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经济和社会领域。对于可以实行市场化运作的基础设施、市政工程和其他公共服务领域,应鼓励和支持民间资本进入。”这为建立公平的市场环境提供了一个有力保障。

这次国资委有一个亮点,终于说出了“不可持续”的事实。单靠投资拉动经济的效力已经到了它的边界。看到了问题,解决方案就容易找到。那就是落实“新36条”,建立公平的市场秩序,让市场配置资源,让消费而非单靠投资拉动经济。

当然,眼下过冬,最重要的是给中小企业减税,税收不能只升不跌。在市道艰难的时候,调低或减免部分税收也是国际惯例。

中小企业过冬“棉袄”在哪 二维码相关阅读
姜昆把政协当成相声舞台了
张艺谋凭什么垄断了“印象”
官员应如何对待媒体监督
改革不应再以血路相辅


3个 群众围观在“[财经述评]中小企业过冬“棉袄”在哪”旁边

  1. 12 说:

    利益集团习惯了奢侈生活,你让他减税不就是要他命吗?这是个根本矛盾,无解。

  2. deep 说:

    现在都这样,如果易天,中国决定好不过俄罗斯,必然大批寡头出现。屁民们死的更惨,小企业们就得推出历史舞台了

  3. 高管 说:

    楼上纯属放屁,现在的局面就是一权独大,易天不是换主子是分权。俄罗斯是什么样你知个屁,比中国现在强百倍。再寡头也不如我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