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人物之一:老江湖张三

@ 七月 5, 2012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在郑州做乞丐》】

张三姓张,弟兄五个。排行老三所以叫张三,今年就是个五张的样子。原来家里的老房拆迁了,自己没有钱,买不起安置的。拆迁给了几个钱,但弟兄们多,分到每个人手里就没有几个了。自己买卖做的不行,那几个子,早就懂球玩了。张三现在和我一样,租住在城郊结合部的农民房,摆一个地摊混个生活。日子艰苦,看看这人还撩着呢。

张三跟我不一样,还是比较究竟的,虽然是个摆摊的,一天骑个烂三轮,还是穿西服,打一个俩块钱的烂领带。用他的话说就是:人倒式不倒,借钱抽万宝。他这个人复杂,上过山,下过乡,当过兵,抗过枪,劳改队里还背过砖,啥事情都知道,是个老江湖。从小西安生西安长,钟楼上的鸟,城墙根的草,说起来还是个地道的老西安。

张三的最大的特点就是爱谝,谝的特别的美,走到那里谝到那里。那天我们在东大街摆,他问我:兄弟知道这骡马市是个做啥的。我说拿这考我呢,瓜子都知道过去是卖牲口的,顾名思义吗。张三说:“你知其一不知其二呀。在清家的时间,这里是一个法场,知道法场吧,就是杀人的地方,把犯人抓了,过去的那个秋后问斩的地方,而且全陕西的犯人都在这里杀。这就相当于北京的菜市口。知道杨虎城不?”|“杨虎城就是西安事变,英雄呀,把蒋介石给弄了。”“兄弟你说的对,过去把西安事变叫张扬兵变。”

“张是张学良,杨就是杨虎城。杨虎城原来叫杨虎臣,生在清家,是臣民忠心耿耿的意思,后来辛亥革命了,清家没有了,就改成了杨虎城。小名叫个九娃,人称杨九。土匪出手,玩的是江湖味气。过去坐个小汽车,就是电影里头演的那个老样子的。美国出的,什么牌字忘了,反正是长的很就好像现在的加长林肯一样。他往里面一坐,两边一边是四个卫兵,一共八个。往车帮子上一把,一人一的匣子炮,那个威风呀。可是杨虎城特别的讲义气,帮助人,在老百姓心里是个好人。”

“不管在那里遇见了杨虎城的车你一挡,他就停了。认的不认的,只要说九哥,兄弟这几天手紧,屋里揭不开锅了。没问题,口袋一摸五个大洋你先拿着。这样的事情去问老西安,多滴很。他的汽车那里都去,可是杨虎城不管走路还是坐车。绝对不过也不走骡马市。必须走的也要绕路。知道为什么不,杨虎城他爸是刀客,他也是刀客出身。刀客是啥,就是土匪。东北叫胡子,山东叫响马,陕西就叫刀客。”

“杨虎城他爸当刀客翻了把,就是叫清家在这里砍的头,所以杨虎城一辈子不走骡马市。”

我听的目瞪口呆:“哥呀你咋知道的这么多呀?”“这是个啥,咱啥不知道。我爷跟杨虎城是伙计。”

说是谝,人家谝的是有鼻子有眼,慢慢的我们老在一起摆,见识了他的谝功。去城隍庙进货他给我说,为什么是都城隍庙,讲咸宁长安两县。去西仓卖货,他给我讲,什么是档子,为什么是旗人打档子,讲辛亥革命杀鞑子。去东郊的韩森冢赶早市,就给我讲二虎守长安,镇嵩军,刘镇华,这里就是刘镇华的指挥部,讲冯玉祥,西北军,玉祥门是怎么来的。许多许多。我有许多老西安的事情就是听他讲的。虽然是个摆摊的,我特别的佩服。

有一天我们在一起谝,我就问,哥呀,你是啥毕业。他说,哥是初中毕业。初中毕业就知道这么多?他长叹了一声说,我虽然说是个初中毕业但是也是个书香门第呀,于是,张三就给我谝起了他家的历史。

原来他还不是汉人,祖先居住在内蒙古的后套一带,是蒙古人,我就看长得怪怪的。在很早以前说是,蒙古族和满族是一个民族,有蒙满一家的说法。他的先祖在光绪年间入了皇宫,是御善房的厨子。厨子管做饭,是大厨还是打杂就不知道了。他说是做满汉全席的。到了1900年,八国联军进了北京,慈禧太后就和光绪皇帝跑到了西安,这就是庚子事变,两宫西狩。

慈禧太后从北京跑的时间太急了,就只带了20多个人,这里面就有他太爷,这样就到了西安,慈禧太后在西安住了一年,地方就在南院门,就是现在的市委。一年后两宫还朝,回北京了,他太爷没有回去,就在西安安家落户。老先生在皇宫里干,恐怕是弄了不少东西,在西安就做了买卖。买卖做的好,到了他爷手里就是西安的大财东了。他爷有三个儿子,他爸为小,老大是个买卖人,继承了祖业,他二伯是黄埔学生,参加过北伐,国民党的中将,他爸是个文化人,书念的好,去了法国留学,学的是西医。

学成回来以后,西安市原来的天主教比较多。有个神父叫詹姆斯,是法国人。天主教是行善积德,他家里有钱,俩人就合着开了西安市红十字会医院,他爸是院长。红会医院是他家的,厉害呀!到了民国38年5月20日,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就打进了西安。听说西安也是和平解放,光是在西门打了一炮,胡宗南早都跑到了华阴,城门上只有十几个人,全部是新军装,都是花钱买的,买卖铺子的相公娃。

张三的老父亲是个有文化的人,一看形势,把医院就交给了国家,连医院一起的还有四十万光洋,是个明白人呀。也不错,后来就进了政协是咱陕西第一届政协副主席。他母亲也是大家出身,听说是他爸的学生。后来有了他,再后来文化革命了,不就不好了吗,咱就不说这了。

那天,他平静的给我讲完这个故事,我惊讶的半天没有说话,看着他家的那个破烂的房子,过时的家具。说句实在话,我没有相信。当时张老太太他的母亲还在,看着我的眼神,老太太说了一句,这有什么,是真的。我算是相信了。

我认识他的时间他就没有工作,自己做买卖,和我一样是地摊。张三比我的水平高得多,我有什么问题就去请教他,给我说的是头头是道。我特别佩服,其实就是我心中的偶像。我老在想,跟这张三这样的人没有错,人家有水平,说不一定那天就发财了,我就是跟这人家,当个分子也是我享不完的福呀。

张三的买卖做的可多了,从小卖蒸馍,啥事都都经过。90年的时间就开食堂,那时间的买卖好做呀。一开门就成了我的据点。没有事情我就去了,人家开食堂有条件。人家他老婆是四川人,会做饭,年轻能干。刚开始买卖好。一天卖200多,他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不摊水。卖炒菜一天不买菜,害怕在没有人吃放坏了。每天有人点个菜,问糖醋鱼有没有,有,人家把菜一点。他从后门就出去了,骑这那个28大驴奔了自由市场了。

这样就速度不行,就慢,有一天我去了,一看刚走一桌子,我帮忙赶紧收拾,人家点了个榨菜肉丝,估计是做的不好。吃了两口,我刚要倒。他说慢,先放在那。那天也怪,一会又来了一个,点了个榨菜肉丝,我去帮忙刚要切肉。张三说,不用了,只见他给锅里放了点油,把刚才的那一盘字倒了进去,然后又加了一把榨菜,反了一下,就给我喊了一声“上菜”。从那以后,我就在没有吃过他的饭。食堂勉勉强强坚持了一年,倒了。

我就问了,哥呀,我看这买卖还可以呀,咋不好好的弄呀,我看一个月赚个一千五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说,其实我是不想干,就鸡巴个烂食堂,还不是亏了我的先人。我先人在知道我开了个小食堂,还不难受死了,咱有祖先保着那天就干个大的,最起码也要在西安数一数二。

后来,张三还是和我在一起摆摊混生活,但是人家给咱说的明白,咱摆摊是过日子,人家摆摊是在等时机,就好像是诸葛亮在等人三顾茅庐一样,自己感觉自己是比谁都有本事。有一年,张三突然不见了,神神秘秘的很,摊也不摆了,天天穿西服,不知道干什么,而且精神好的很,我就奇怪的很。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下午他回家我给叫住了,我说,哥走,兄弟这几天买卖好,请你烤肉走,他爱吃这个,就和我去了,

四瓶子宝鸡下了肚,张三自己憋不住了说:“兄弟呀,你眼睛有水呀,看你哥马上就发了,请我喝酒,咱们一起有5年了吧,第一回。我知道你不容易,今天花个30,回去都不好给媳妇交代。哥记住了,我发了,忘不了你。”我说:“咱们这些人,没有关系没有人,怎么发?”张三说:“你没有关系,我就没有了?我家的历史你不是不知道。,话告诉你,咸阳飞机场知道不,咋不知道那。现在飞机场建二期工程,知道不,告诉你,二期工程我拿下来了。有10个亿的活。”

我吓了一跳。建飞机场,就你?连个锨都没有,还不说建筑队了,怎么建?他说,工程一到手,就给了别人了,后面人等这那。给咱一个亿就行了。我虽然不相信,但是也希望是真的。因为他说了,钱一到就开个大公司,叫我去当经理,一个月一万,再给我把秘书、小汽车都配上。我在想,当了经理我就不是我了,有女秘书,小汽车,多美呀。

我就没有心思去卖东西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又过了俩个月,有一天张三来了,兴冲冲的给我说,兄弟,事情马上就成了,你是不是有个执照呀?我说有呀,可是学了个照,没有人叫我开,就快忘完了。他兴冲冲的说:“没有事,现在不叫你开了,这回去给我当车队队长,你认识的司机多不。我说多呀,好几个都闲着呢。太少了,你是这,现在啥都不要干了,我看你这个烂摊就生气,踢了,明天咱发了,让人知道咱俩原来是干这的,没有面子,去给我寻100个司机,要快。下个礼拜资金一到位,你领100个人,我给你1000万,你去湖北二汽,给咱接100个东方自卸。”

我一下激动了,哥,咱马上就去修飞机场了是不?啥飞机场吗?我跟我伙计商量了一下,飞机场赚的太少了,现在人家把西宝高速给了咱。这个活下来就能弄俩个亿,有2个的不干一个的。有肉不吃蒸馍,你说对不。

我听了这个话,胡球把摊子了一卷,就跑去找学车时的师兄弟去了。司机寻俩三个好办,100个,我日他妈,是把我给跑咋了,五天我才寻了17个,就这还是把所有的关系都用了。我在家头都疼,三哥把这么重要是事情交给我办,我没有办好,怎么去给人家交代呀。晚上我媳妇说,发啥愁那,打个广告不就行了吗?就是的吗,一个广告就行了吗,我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我想三哥忙,白天没有去。

晚上我去了他家,到了门口,就听见提里跨拉,盘子碗乱飞。这是咋了,有了钱就和媳妇闹离婚了?我要好好说说他,怎么这样,刚有钱就变心了,哈好也是患难夫妻呀。一进门,我就看见三哥的脸跟猫抓了一样。我说,打啥呀,咱穷的时间都好好的,这工程也有了,马上就发了,可打开了。嫂子说,还工程呢,你问老三,把一万八都叫人家给骗去了。我一听,头一下就大了,三哥,真的吗?三哥没有说话,我说三哥,我可怎么办呀,都给人家说好了呀?三哥也没有说话。出门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也难受的很,不是他的一万八,也不是我的队长干不成了。而是我一个礼拜没有摆摊,办事又化了120,事情没有希望了。回去怎么给媳妇交代呀。

财没有发了,又叫人骗了一万多,张三人一下老实了,又和我一起摆起了摊子,但是张三就是张三,没有灰心,天天在那里做着自己祖先的富强梦,就向诸葛亮一样在等人三顾茅庐。虽然说人家跟咱一样,但是我还是崇拜人家,还不要说人家就是比咱强,没有二年,就又在羊毛城弄了个摊,干了三天我见了,人就不一样了,回家过我的摊,给我发的是精白沙,我问买卖咋样,他说马马虎虎一天就是个一千挂一点。什么?在羊毛城卖个羊毛衫一天赚一千,不会把?

他说不会,这是哥给你说真的,不相信明天去看吧。我晚上回家给我媳妇了一说,我媳妇说,那还不去干啥。第二天我没有出摊,就去了羊毛城,害怕人家不教咱,我在路上还给张三买了一把香蕉。一去看,啥嘛!一个烂钢丝床,我问,三哥就是这?他说,你不要着急,你看。过了一会,来了个人问,师傅这个多少钱?这一件吗?360。那个人惊讶的说前边才要60。要60?你要是想买线衣你就买60的吧,我这是100%纯羊毛的,你看一下,那个人说是纯的可以烧吗?三哥说没有问题,你找一个线来,那个人寻了半天找了个线头,三哥了一烧,全部是灰,是臭的。那人一看是真的,三搞俩不搞,200元卖了。人走了,我问,这个多少钱拿的?他说,25。25?是羊毛的吗?是个锤子!那你刚才是咋烧的呀?

张三说,这个事情其实简单的很,你看前面和咱一样的东西,要60都没有人要,什么南方人聪明,去鸡巴蛋吧,他怎么卖不过我呀?衣服是化纤的,我叫你嫂子把那个全毛的毛线,一个样子买了一两,每个衣服里面拿针缝七八个纯毛的线头,让他自己看,一下一个准。那天,我在那里看了一天,张三卖了七个,我就给张三说,哥,能不能给我也弄个摊位,叫兄弟也吃一碗这个饭?没有问题,过几天有转让的我给你弄一个。我那个高兴呀,终于又看见了人生的希望了,回去以后给媳妇了一说,赶紧处理我的地摊货,咱马上就去羊毛城发财了。

等了七天没有见人,媳妇说,你还不去看看,你在家也能坐住呀,人家都赚了多少钱了。我第二天就去了,到了一看,没有出摊。怎么回事?我就问隔壁的人。隔壁的说,你问那个人呀?他在这边人,叫人家给寻来了,还和人家吵架,昨天叫人家把肋骨给打断了。

这就是我认识的张三,一个真正的西安人的张三,一天回忆着祖先的辉煌,不好好的干,光想去发个大财,其实什么都干不成,西安像这样的张三李四王麻子太多了。其实,西安人的意识就是这样的,自己认为自己特别的了不起,自己是13朝的古都,有这过去的美好,今天虽然已经是废都了,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是什么大唐秦汉的,小的做不来,光想一下就发个大的,不实干,宁可吹牛皮也不去做小事情。

这就是西安人,也包括我在内。

《西安小人物之一:老江湖张三》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邻居老黄
“憨驴”老吴
老陕
再说老陕


2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小人物之一:老江湖张三”旁边

  1. 布农铃 说:

    真不错,这种文章看着就是有意思,画面感十足

  2. JackBlack 说:

    我为这么好的文章被墙而感到遗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