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民不仅仅是亲切

@ 七月 6, 2012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酒桌文化》】

以前,对于亲民的理解来自新闻联播。某位领导深入基层和大家一起吃饭,茶话农业收成,又或是自驾拖拉机或是亲自下厨,那时候坐在电视机前深感领导没架子,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再见到他们。在他们周围,有着一圈圈的陪同官员,受访者除了觉得足够荣幸,不知是否能够随心所欲地说出心底的想法?

后来有了facebook和twitter,有机会关注了更多的领导人,比如奥巴马、梅杰韦德夫、小马哥、蔡英文等等。他们会抽时间自己更新页面,有时候助手发布行程。这些人里我比较欣赏梅德韦杰夫,他能够自己写博客和twitter,并回答问题,让我对俄罗斯这个所谓威权国家的印象稍有改观。至少他们是正视网络的,而且能够通过网络主动和民众接触、交流。当然,我并不因此有所奢望,如果能够放开对facebook和twitter的屏蔽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当然,奥巴马这些人并不只是出现在网上,许许多多的图片显示这些人一身简装、几无随从出入社区、民众之间,进行对话和交流。对于这些人使用考察或是调研这类词语,似乎不合场景。

按照新闻联播的思路,这样的行为是否亲民呢?我想亲民这个概念比较难以界定,如果仅仅坐在一起,就是亲民的话,那么确实是了。如果定义为急民众之所想,就很难说是亲民,十个人有十个人的想法,所以很难有哪位领导人做到这样的亲民。但是能够坐下来,给予民众对话的机会却很重要。仅仅依靠电视报道里面的十分钟,估计是很难解决政府和民众的沟通问题。

我以前还专门守在电脑前看CNN新闻,虽然听不懂,但还分得出奥巴马和希拉里,可惜的是CNN从头到尾都没有他们的镜头,看来美国的领导人更忙,忙得上不了“新闻联播”。除了那三十分钟,每个人只要懂得网络,都可以上facebook和twitter给他们留言发信息,懂得写字就可以写信寄到白宫,小奥同学也确确实实会抽出时间,定期选择一些来信亲笔回复。然而你有机会知道中南海在做什么吗?或者能够写信寄过去而不被审查吗?

看过龙应台的《野火集》的人可能会震惊地发现,多年前的台湾与我们现在的生活何其相似,然后没过多少年,曾经的执政群体下野,在野的又开始执政,再然后下野的又赶下了执政的,增进的民意领袖成为总统又成为阶下囚,曾经的执过政又下野的失败者们又再次上台。这些过程也就那么十多年到二十多年,可就在这段时间里,亲民不再是一种奢望,像新闻联播里的那种亲民早已被台湾民众指着鼻子骂做作秀。

所以当“小英”与“小马哥”站在擂台上的时候,我没有再去看新闻,我会去看他们的facebook,看他们走到每一个地方发出的照片,看他们的Google+页面,看他们每一次演讲发表的竞选纲领和口号。他们深入渔民、农夫、上班族、商贩之间倾听,告诉这些人自己规划的新政府将能提供什么改变什么。此时台湾的电视更多的是给他们一个互相批评的渠道,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去宣传未来的台湾。

亲民
马英九、蔡英文竞选时忙拜票

印象比较深的一次,台湾一个节目说这些竞选人每天要跑很多地方,见很多人,和每个能投票的人握手。那些人有的正在干活,有的正在洗菜,有的正在洗车,据说蔡英文当时没有戴手套,也没有停下来洗手,而是不停地握手介绍自己询问别人,或是通过拥抱表达对选民的热爱。亲民是什么,其实就一种形式,更多地靠近民众,让他们敞开心扉说出想说的。因此,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网络里,亲民在于交流。

我常常想起古装剧里面的皇帝,每年都会象征性或是仪式化的祭天祈农,会见一些老农,然后老农们跪下说陛下万岁,蒙皇上洪恩,今天雨水调匀喜获丰收。皇帝赞许一番,给予嘉奖勉励。这便是难得一见的关心桑农恩泽万众的亲民之举。可惜的是皇帝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税收到底是怎样的程度加之于黎民,更不能想到阳春三月的贫民谷仓能饿死老鼠。

所以,站在大众面前和电视机里很容易,但是交流却又是另一回事,网络也一样,它促进了人们之间的交流,但并不完全推动社会进步和政治清明。网络只是工具,在一个开放的环境里可以更好的交流,而在一个作秀的场合里,你只能看到某些人很伟大,我们都很幸福。

亲民不仅仅是亲切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迟到的愧疚
西安人,你为何还不生气?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为什么女大学生找不到工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