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伴郎

@ 七月 7, 2012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挤公交》】

5月18号,是我第一次当伴郎的日子。那天凌晨2点多我在新郎家中睡去,3个小时后,便醒来,急匆匆洗漱,穿戴整齐,然后在人群中穿梭不停。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我弯着腰,皱着眉,咧着嘴,快速移动着,大喊着“喂喂,你在哪儿!再说一遍!我听不清!!” 模样挺像上世纪90年代股市里富起来的,拿着大哥大打电话的土大款。

那一天,我站在哥们儿身旁,灯光聚焦在我们身上,底下是黑压压的人群,他的神情焦灼又紧张,视线在人群中四处寻找,好像风雨中一只飘摇的小船。当婚礼正式开始的那一刻,我也不由地感慨万千,我清楚地记得眼前的新郎新娘,之前度过了怎样的困境和苦痛。我曾看过他们欢笑,也看过他们争吵,然而所有的这一切,成就了如今的他们,他们的眼神坚定且幸福,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灯光暗下,人群寂静,舞台上新郎深情款款地唱着任贤齐的《给你幸福》,新娘与他遥遥相对,从大门外走了进来,早已泪流满面。

结婚

似乎每一场婚礼上,场上的人会哭,场下的人也会哭。不管之前有多少世俗的计较和盘算,我相信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是真诚的。人们总是会轻易地被新人的誓词打动。“不管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愿意在一起”已经成为婚礼上最标准的台词。我倒觉得,并不一定非要这么千篇一律,循规蹈矩,所有真诚的誓言,都可以用来铭刻相守一生。说到这儿,隐隐觉得,结婚似乎就在我耳畔呼吸了。

作为伴郎,这次我学到很多。婚前的统筹安排、车管、酒管、炮管的分工协调,真的是一门学问。

一段婚姻,便是新生活的开始。 祝福他们!

做伴郎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条腾云驾雾的路
虚伪的道德家
我们匮乏的词语
十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