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人物之二:穷人李四

@ 七月 9, 2012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老江湖张三》】

李四是我车间的一个同事。姓李,但不是排行老四,因为在我们小组的年龄是老四,所以都叫他老四,其实他家里是老三,别人都不知道。李四人不错,是个老实人,比我大五岁,刚进厂的时间给我当过几天师傅,爱谝,我们的关系不错,我尊敬他,他对我也好。

工厂里的工人都有一点自己不如人的感觉。你想嘛,干的牛马的活,拿的没有民工多。我进厂的时候还是在90年代,不管是哪个工人现在都不想在厂里干,有本事的去下海了,没有本事的也想去个舒服的单位,坐个办公室什么的。李四原来在学校的学习好,人家上着班还不忘学习,自己学了大专,学的专业也好,好象是西北政法学院的公安专业,

这个专业好呀,学的就是公安,如果学的好,将来就是警察。李四自己学的也认真,2年就毕业了,还去了哪个派出所去实习了几个月。回来以后那个牛逼呀,他人长的精神个子高,穿了警服显得特别潇洒。

干警察没有门子不行,而李四就是那种自己有水平,家里没有门子的人。我们天天在一起谝,他的同学这个进了分局,那个去了派出所,可是他自己没有地方去。那阵公安处不知道有什么事,叫李四去帮了半年的忙,他回来以后特别高兴,给我说,兄弟,我这回去公安处帮忙,看咱厂就公安处那几个人,什么水平都没有。处长说了,马上就把我调过去。我说真的呀?那美的很呀。

从那以后,李四就已一个公安自居了,别人有个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都找他,因为他的许多同学都在公安系统工作,也办了些事情,我特别羡慕有这样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办了,别人有对公安的一些事情不明白,像上个户口什么的,都来问他,他给别人回答的也详细,到底是专业的。

我们是铣工车间,干的都是大件.干完了活没有事情就坐在一起谝。那天干完了活,我们又坐在一起谝.突然见公安处长在车间门口叫李四,李四你过来,李四站起来给处长挥了一下手,我们就问四哥咋了,是不是你去公安处的事情成了?李四笑了笑,差不多了,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以后有什么事情吭气。我说四哥,到时间可不敢把弟兄门忘了呀。你说的啥话吗?哥是喔人。李四说完起来,走到了门口,手还没有跟处长握上,突然见旁边冲出来俩公安,俩下把李四给放翻,给把拷子给匝上了。

我们几个到了跟前,一看是公安抓人,就没有敢吭气,人就叫给撂到车上给拉走了,过了几天才知道原来是李四给人家帮忙,有一个朋友别人欠的帐要帐,他去了,穿的是警服,几句话没有说到一起,把人给打了,完了一后又把人家的录象机什么的给拿了,人家气不过,就报了官。这一下好,给定了个抢劫,给他算是案三,敲了三下直接就送了二厂,人有的时间就是,一念之差警察还没有干成,到落个二厂背砖。

三年的时间真快,一转眼,就过去了,说起来也不好意思,李四关了三年我也没有去看,人感觉蛮不好意思的。我一看,他人也瘦了,原来一米八二,体重是160,现在成了100了,也把苦吃了。我说,四哥咱今黑坐一下,晚上我们就去了夜市,先要了20块的肉,拿了4个酒,又要了个沙锅,吃完了我饱了,一看四哥没有反映,我就说,四哥再给你加俩馍,他没有客气给吃了,我一看,在里头真是把人饿日塌了。吃完了我又客气了一下说,四哥好了没有,说了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跳,基本差不多了,是这,再来俩笼蒸饺就对了,饭吗吃那么多干什么。

那时间厂里还没有开除他,就又和我们一起上班了,不同的就是经常要去公安处一下,不是帮忙,而是去汇报思想,回来就是吃的好,一个月从100变长成了140,一天就是斤三两。那时间电视上天天正好在播四川的那个888猪饲料,广告说的好,吃了888,保证猪一天长八两,我们都开玩笑的说,你那是个啥吗,咱四哥不吃一天就是斤三两,吃了估计一天最少是二斤。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一天天过去,李四结婚了。他家里条件不好,自己又没有什么本事,没有钱,找了一个四川的,虽说是农村的,但是人长的好,有了个男娃,虽然没有什么钱,但也是挺好的。单位不行了,我下了岗,他也下了岗,单位的人都爱面子,都是属于那种“人倒势不倒借钱抽万宝”,四哥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原来在单位一月开100元,拿了钱不想自己的日子怎么过,在借上20个元去骡马市去买条120的裤子,因为这个裤子是上个月就看好的。我这个人脸皮厚,下了岗没有办法就去摆了地摊,别人看不起我,尤其是过去的同事.也包括李四。李四还是那一种工厂里的作风,自己没有钱也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他不行,口袋里天天装的还是哈德门,那二年的哈德门比现在的红河都厉害。

有一天,我在北大街的天桥上摆摊,四哥来找我,我摆的钥匙链什么的小东西,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兄弟你看把你都混成松了,摆鸡巴个烂皮摊摊子。他从口袋拿出来是希尔顿,穿的还是他那个上茅房都要脱的毛料西裤.因为是毛料的害怕打折,所以去茅房要全脱,所以他一般不在外面上茅房,不方便。

李四给我发了希尔顿后就谝了起来,原来人家有个同学现在在分局里已经是副手了,马上就去局里上班了,还要给配汽车,四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兄弟你想干这个,哥不反对,也算是走了个正路嘛,别的不说,以后北大街有什么事,不管是公安还是市容你念传,哥给你出头,这就是咱的管片。我听了很激动,四哥当了公安,还是这一片的,我看哪个市容还敢欺负我,我就说四哥一起吃个饭吧,他说不了,我有事忙的很,是这,你身上方便不,哥今天出来办事把钱花完了,你先给哥拿100元,我那天正好要去进货,身上有钱,没有犹豫就给了,人家走后我还在激动.有人给咱撑腰了,咱在北大街可谁都不怕了。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李四也没有给我还钱,我也没有去要,那时间我还没有结婚,没有人管,无所谓。有一天都半夜了,有人敲我家的门,开了门一看是李四.我特别的高兴说,四哥这时间咋来了,你现在去分局去了没有?昨天又有一个市容叫我给他买烟,我一天能赚几个,人家都要抽白沙一包就要5块,不行你明天去给说说。

我看四哥人不太高兴,就没有往下说,拿出了我的窄版给四哥发了一个,李四抽了几口烟说,兄弟呀不害怕你笑话,咱一个蹲过劳改队的人,人家公安怎么可能要咱那.咱现在都没有了工作,你比哥强,敢去摆个摊,哥拉不下那个脸呀,不蛮你说,半年我没有工作了,你嫂子本身就没有工作,那天去拿你那100元哥是揭不开锅了,现在也没有钱给你还.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娃有病没有钱看,哥没有办法就又来给你下话来了,我听完了,说,兄弟虽然没有钱,这个忙还是要帮的,走。我们抱着娃去了医院,打了吊针,把娃的病安顿了。

我俩抱着娃朝回走,在路上基本都没有话.这个社会穷人就是这样.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就问,哥那嫂子咋没有来.不问还好,一问李四哭开了,把我弄了个没办法,我说哥你哭啥,就是娃病了,没有钱我还攒了500个元,我明天给你取了,你先给娃看病。兄弟你看不是这个事,你嫂子是四川的,原来的目的就是跟这咱进了西安享福的.咱现在连饭都吃不上了,人家都走了俩月了,去了广东,我寻都寻不见了,叫我带个娃,你说我咋办呀?我听完默默无语。

我这个人就见不得谁有难处,何况是我的好朋友,我就说,哥咱都成了这了,咱把架子放下来把,不行跟兄弟去摆地摊把,虽然不好看,总比没饭吃强,就这样,我们俩个摆起了地摊,虽然是摆了摊,可是李四还是有点拉不开,没有办法我们就干一个摊,赚了钱平分,钱虽然不多,但是够吃饭,慢慢的他也就熟悉了。其实我感觉和他在一起干还挺好的,我个子低,他身体美,有很多的时间去摆摊要占好地方,要是我好地方就占不上.有了他,人家一看,不敢皮干,我们就有了好摊位,有了好摊位,赚的钱就多一点。

买卖慢慢的就上了路,干了三个月,一人就分了一千四。这时间有一个朋友在南康村的一个塑料厂有熟人,塑料厂生产的盆不好卖,可以不要钱给我们,卖完了再给钱,这是个好事情,咱没有本钱就需要这样的事情,我们准备拉一汽车的盆去外县赶物资交流会去卖。我经过考察没有问题,就是李四的娃没有人看,想了半天说,不行就送到四川他姥爷家,虽然媳妇跑了,但是人家老人通情达理,不但跟女儿断绝了关系,还要给他看娃,毕竟也是人家的孙子。

于是就买了火车票,把娃送到了四川他姥爷家.我们俩个拉了一汽车塑料盆去了宝鸡,先去虢镇,赶了15天的交流会,又去了凤翔赶交流会,生意特别好,城市里不好卖.农村还比较认,一个月就赚了毛三千,我们高兴死了,这样下去没有多少时间就发了,四哥有了钱也可以再寻个媳妇,我也该和女朋友结婚了。

有一天,他赶早起来就说,今天的天咋这么阴,我咋心慌的很,不敢有啥事把?我说能有啥事,大不了今天下雨,咱不卖就当礼拜天.天没有下雨,下午他哥就来了,说叫回四川去,我问啥事,说没有啥,娃想他爸了,我就感觉不对,他老大说,兄弟你也一起去把。我们叫了大车把货拉回了西安,买了去四川的火车票,当我们从汉中换车到了通江他前妻的家里是时侯,李四的娃,那个叫我叔叔的四岁男孩已经躺在一个小棺材里了。农村里的娃不象城市里那么的精心就自己在村里耍,四川的农村,到处有水塘,不知是怎么的娃掉到里面了,当大人发现的时间已经没有救了。人死不能复生,他丈人两口去了都给李四跪下了,李四五天都没有说话,帮忙处理了娃的事情,我们就一起回来了。

回到了西安,我让他休息几天再干,我就发现他人有点神神的了,一天爱发呆。李四过去是个爱谝的人,现在话也不多了,我就劝他多休息几天。也是人倒莓,那天晚上骑了个车子下北关的坡,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下水道的盖子给偷了,他的眼睛不太好,没有看清,一下给把掉到下水道里了.把四个大牙磕掉了,膝盖也肿的不象啥了.我去看他,他笑着说,哥是他妈的倒了血霉了。我说膝盖要紧不,不行去看看吧?看啥,我知道没有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咱就那几个钱,花了咱咋做买卖呀。

休息了一段时间就算是好了,但是膝盖就是走路不利索了,有点一点一点的了,人没有了四个大牙,胡子也不刮,看这就象是50岁的老汉,我们的塑料盆卖不成了,没有了他我也不敢去外县了,又在北大街的天桥上摆起了地摊,他就走路一点一点的在北大街卖起了华商报和西安旅游图,一天也能赚个10块8块.

卖个报纸赚不了多少钱,他的腿不美就想办个残疾证,有了残疾证就可以拿个低保什么的,再就是买残疾人的摩托车可以拉个座什么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是很长时间没有弄成,这其间还给谁买了俩条烟,后来还是没有弄成,最后他也没有眼色,还去问人家要他那俩条白云,叫人家给花椒美了。

又过了一年,人家隔壁要盖房,他家的房是和隔壁伙的墙,其实还是人家的墙,人家的房不行了要从新盖,他不愿意,其实他的房也不行了,但是没有钱盖,他的房在人家的墙上伙着,人家一拆他的房就住不成了.没有办法他就和人家闹,闹急了,就动了手,其实也没有咋,他的腿不太美就吃了点亏,闹到派出所,人家给看了病,但是人家的房还是要拆,因为是人家的墙,他没有理,派出所也是这样说。李四晚上回了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想不通就喝了药,发现后给拉到医院,就没有抢救过来。

人就这样走了,只有30多岁,办事的时候我去了,看着没有牙的脸,老的象个老汉,满脸的沧桑,让人不禁凄然泪下。办了事,骨灰寄放在了那里,因为家里没有钱,大家去吃了碗泡馍就完了。

这就是我的伙计李四的故事,一个西安的小人物,一个西安的穷人。

《西安小人物之二:穷人李四》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邻居老黄
“憨驴”老吴
老陕
再说老陕


5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小人物之二:穷人李四”旁边

  1. 布农铃 说:

    我忍不住看完了张三李四王五赵六,必须要对作者表达我的敬意

  2. 铁骑士 说:

    很多年前看过家住未央的这个系列,多年后再次看到,一样唏嘘

  3. 胡铁花 说:

    未央的这一系列故事,看得人想哭。有阅历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来,无需修饰。

  4. 布农铃 说:

    楼上说的没错,真实的就像我们的邻居,就像街对面那个人,就像一转头就能看见的那个人。真实的就像一把刀,直接插在我们隐藏又隐藏的那个地方

  5. 匿名 说:

    作者是写小说呢还是在回忆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