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95期]政府的拖延症

@ 七月 9,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7月9日。1992年的今天,彭定康正式出任香港最后一任总督,与以往港督不同的是,彭是唯一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港督,也是唯一一位不是出身自军方、殖民地部或外交部,而是出身自英国国会或民意代表的港督。由于他身形略胖,中文译名又十分中国化,故上任后坊间以至传媒都昵称他为“肥彭”。

[1]政府性拖延症

这座城市最老生常态的议题不多:城管、拉土车、蛋奶工程、堵车…还有“断头路”。如果你是一名记者,设置一个西安断头路何时打通的议题,足够翻来覆去吃三年,2010年的一些新闻放到今天,改一下日期依然无违和适用,这就是现实。《西安晚报》再次走访了西安最有名的“断头路”——文景南路,依旧未打通。

“将”这个词,一定是国产新闻标题中出镜率最高的字眼,充斥着不确定,却是媒体最热衷的用法,可爱的记者告诉我们,按照计划,文景南路今年8月份将有望竣工通车,直通自强西路。从2010年(660期之1676期之6)到2011年(946期之4),再到今天,这个“将”字跨越了三年,还将一直持续下去,这就是画饼充饥的力量。

政府的公信力,就在这一篇篇未兑现的许诺中丧失殆尽,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政府性拖延症”:西安将新开45条公交线路;西安将新增公交车2000辆;西安将投资47.9亿元进行交通建设(1293期之本周话题);三年前的断头路,今年将一一打通…这几张饼,你相信哪一张?

[2]闻到油水就来了

政府的职能部门也并非万事拖延。鱼化寨村委会出面组织电瓶车运营,自行解决了官方叫嚷着将解决的——居民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鱼化寨电瓶车招手即停,上车一元,老人、孕妇和残疾人免费乘坐,这种村办电瓶车共有两辆,每辆5.8万,运营时间为早上6时到晚上10时。

对鱼化寨村委会的行为,交警支队车管所的工作人员果断表示,电瓶旅游观光车未经批准是不能上路运营的,他们将对此事进行调查。言下之意,想合法就必须入公门,走手续交管理费才是正道。

据“@xajyj”介绍,北京很多社区都提供这样的小区班车,也是电瓶车,招手即停,用以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难题,非常方便也很受沿线居民欢迎。西安口口声声要建国际大都市,还是先长点心学点好吧。

[3]保安打死警察的后续

榆林小区保安打死警察(1291期之6),两个细节浮出水面:其一,被打死的男性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系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分局巡防爆大队的文职工作人员,并非此前臆想的防暴警;其二,事发小区物业管理负责人刘子俊,另一身份是横山县政协委员。

据媒体透露,物业欲对小区车辆强行管理,雇佣社会哥强行阻挡无出入卡的车辆进入,死者因车辆进入问题与社会哥产生冲突,因此酿出命案。而一位榆林网友透露,此小区车位价格偏贵,小区内的居民联合起来拒绝购买,物业强制严查进出小区的小车,逼迫业主购买车位。死者的兄弟当天办喜事,很可能多喝了点酒,再加上自己的警察职业的原因,因此起了冲突。

一边是警察的特殊身份,一边是黑保安强收高价车位,强龙遇到地头蛇,最终还是个体的惨剧。命案发生后,榆林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将开展××专项行动,命案发生前呢,你们一直在坐山观虎斗吧?

[4]镇坪的尾声

@张凯律师”今晚发微博称:镇坪案,邓吉元接到南京得癌症的母亲的电话,要他去南京看望。邓不听多人劝告,前天只身前往。昨天到今天12个小时失去联系。刚刚接到电话,已经与相关政府人员达成协议,现在已经到达安康。镇坪堕胎案,尘埃落地。(1268期之51269期之31270期之11272期之全文1275期之81280期之11281期之41282期之1)。

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局,也许是一份无法拒绝的数目,也许是一种无法反抗的威胁,我们无权指责邓吉元的接受和妥协,因为我们无法理解他的苦衷。

@张凯律师”说:“镇坪堕胎案没有结束,它只是一个开始,人们开始关注过去冷漠或习以为常的东西,人们开始寻找律师的帮助而不是一味的妥协或寻找关系,人们开始关心陌生人,并且知道:他的权利就是我的权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却是一个不错的改变。

[5]上不起学

延安高考生韩博,父亲在三年前因触碰高压电线去世,母亲做过两次胰腺肿瘤手术,丧失劳动能力,欠下亲戚13万。在老师和亲戚的帮助下,韩博勉强读完高中,高考考了616分

韩博的大姐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读书,二姐就读于西北工业大学,如今韩博报考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专业,以他的高考成绩,被录取并非不可能。但是,他们一家要面对的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没钱上学。

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关于高考和大学的痛苦回忆有两处,一处是本条所述的上不起学,自觉改变命运的机会因金钱而丧失;另一处则是毕业后,发现工作的收入远远没达到当初的预期和全家的投入,这都足以让他对生活绝望。

[6]村长是个有钱人

这个社会,贫富永远只是一线间的差距。西安高楼村三位村民举报村长“与邻村置换土地时贿赂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私下与开发商签订拆迁补偿协议,近千万拆迁款却未进村委会账目”,三人同时表示举报内容“不管任何部门来调查,都是真的”。对于千万拆迁款的举报,高楼村村委会会计表示,从2010年以来,没有关于拆迁的一分钱进过村委会的账目。

灞桥区十里铺街道办党工委书记张武刚表示,区检察院4月份的时候还扣了该村长的路虎,而灞桥区纪委则说,如果案情最终属实,他们会联系十里铺街道办,对村长进行党纪处分。党纪处分,这处理结果真牛逼。

[7]住在曲江

曲江是个富人区,用世俗的眼光来看,能在那里置业的一定都是有钱人。不过,有钱人也有烦恼,那就是吃不到早饭。曲江居民抱怨道,“住在这早上想吃个热包子都没处买,啥都好就是难觅放心早餐车的身影。”为什么一定是放心早餐的包子,不是油条豆浆胡辣汤豆腐脑呢?有钱人的口味都这么重么?此新闻一定是放心早餐的软广告。

据记者调查,曲江的放心早餐摊点总数不到全市1%,理由是这里人少房租贵,经营者常入不敷出。看来,住在富人区的代价就是要自己会做饭,否则就是自寻烦恼。

[8]一个千里走单骑的故事

一个55岁的司机,开车从山东来到西安,准备帮儿媳妇照看小孙子,因为一路上路费花销巨大,老司机就想着赚点小钱给孙子买个玩具,于是,他来到西安火车站准备开“黑车”。没想到,老师傅在陇海酒店门前刚拉上两个女乘客,就被火车站管委会出租汽车稽查大队负责人撞见了,由于双方商议了20元车费,所以车辆涉嫌非法营运被查扣,同时处以1万元罚金。

火车站前那么多的黑车堂而皇之的拉客,拉了多少年都没被治理掉,那位稽查大队的负责人只要再往前走100米,就能看见无数黑车招揽顾客,不患寡而患不均,这种选择性执法不敢恭维,我们只能理解为本地黑车都有保护伞了。

[9]老西安

@fly飞矢”发现了一张20多年前的西安老交通图:那时的二环还是一条防洪渠,那时的机场还在西稍门,高新还是许多村寨,曲江池旁还有精神病院,出了北门就是草滩路,南郊那时就高校云集…各位可以点击看大图,欣赏更多的细节。

老西安

[10]老男孩

最后这一视频,来自交大毕业晚会上一曲无伴奏和声版的《老男孩》,现场声音嘈杂,几个男生敢上清唱+和声,这份勇气可嘉。

《[西安e报:1295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99期]29条人命换来的…
[西安e报:929期]一场不可避免的罢工
[西安e报:564期]南门清,北门臭
对话(20):我心中的新疆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95期]政府的拖延症”旁边

  1. 娓内瑞拉 说:

    杀了个花。一点都不欢乐

  2. Deep 说:

    5条,那家人超生了吧,重男轻女。如果就生一个,不至于这样。没本事养,生出来不是自找苦吃么,不值得同情。越穷越生,越生越穷。如果第三胎不是男的,估计还得有若干个姐吧。

  3. 12 说:

    楼上的傻叉又混了吧,人家过什么日子不需要你同情,也不需要你关心,这是他选择生活的权利,你不能因他的选择不和你的胃口就说他是错的。政府都承认大月份引产违法,你到放什么屁?

  4. 布农铃 说:

    我必须要声明一下,12不是我的马甲,尽管他说的都是我想说的

  5. 12 说:

    感谢布老师表扬,现在一些臭混蛋不知是自己缺乏常识还是故意妖言惑众,常用一些偷换概念的办法浑水摸鱼胡说八道。

  6. 翻你大爷的墙 说:

    那个“疯子”今天咋还没来捣乱?我觉得此人的留言堪称“秀脑残”,很欢乐,很有娱乐气质。他今天咋没来?

  7. 阿拉丁 说:

    呵呵,放心早餐就这么好吃?曲江人民花每平米2-3万买的房,不在乎再花每月800美金雇个菲佣做早饭,说不定打个飞的去广州吃个早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