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诉陕西高速集团的结局

@ 七月 10, 2012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本文前篇回顾:《我为何要起诉陕西高速集团》《这是一个揣着聪明装糊涂的判决》】

说起来挺丢人的,律师给自己打官司,而且就一次,还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上一周,省高院法官打电话,要我领取裁定,出于重视,我没有让助手去领,而是亲自到法院领取。其实,结局早已在意料之中,法官打电话时,我开玩笑问她,裁定再审了?她笑笑答:你觉得呢?完了,双方都笑了。

拿到裁定,我简单的看了一下,无奈笑了笑,这件事情我尽力了,我基本已穷尽了司法途径,当然,我不会为这事给法院添乱去上访的,再审裁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善始善终交代吧,不像有的公益案件,没有了后续。

应当强调的是,本案无论是一审二审还是省高院承办法官,我对他(她)们还是抱有相当的尊敬,不论案子结局如何,他们都表现出了相当的诚恳,但是,他们没有独立决定的权力,尤其是像这样牵一发动全身的案子,我相信,如果体制改变,他们具有真正的独立审判权,这些法官会表现优秀法律人的品质,法官包括所有吃财政和国有企业的人员,都是被控制住饭碗控制住思想的人群,这些人中很多害怕学习害怕思考,因为越学习越思考,结果只会越痛苦。

我读曼德拉自传,曼德拉总统就职典礼上,警察海陆空军总司令向他宣誓效忠的时候,他感慨万千,这些人昨天还在抓他和他的同志并把他们送进监狱,今天却截然相反,这就是体制这就是民主制度!我相信,只要体制转变过来,我们的军人法官等一定会马上转变过来。

判决书

这个案子的确是个牵一发动全身的案子,在高院听证会上,被告高速集团代理人说出了原委,本来这些理由我是想等到判决结果出来再说的,结果被他首先说出来。

首先是告知的问题,很明显,政府的批准收费文件并不能代替企业的告知义务,但一旦法院判决高速集团要进行告知,实际上不仅渭南收费站要重新制作公示告知牌,陕西省甚至全国所有的收费站都要重新制作公示告知牌,而且要把全省甚至全国所有的收费标准具体情况在每个收费站告知清楚,因为全省的高速公路是联网的,我从这个收费站进去不知道要从那个收费站下来,而各个路段的收费标准是不同的,这段路收费贵,那段便宜,这个桥梁隧道涵洞不收费,那个桥梁隧道涵洞收费等等,操作起来非常的复杂。

其次,对于收费票据盖章的问题,因为全省高速公路联网,可能所行走的路线有几家高速公路公司,有经营性质的有政府还贷性质的,但是收钱只是出收费站的那个公司收取,但是这个公司明显没有收这么多钱,其他公司怎么盖章等等,操作起来很复杂,收费系统可能要重新制作,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因此,目前全国的高速公路收费管理已经和合同法、发票管理办法产生严重的冲突,要不要去解决如何解决,我看目前还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这个案子本来想通过司法的途径让法院对特殊利益集团尤其是垄断性质的国有企业进行审查制约,就像美国最高院对微软进行审查制约一样,但是显然目的没有达到,在我国,司法机关尤其法院地位太弱了,它甚至连高速集团都不敢得罪,我们知道法院车辆走高速路是不缴纳过路费的,这是省高院和交通厅协调的结果,这里面都有利益的因素。

但是,这样的案子也不能说没有价值,如果社会舆论足够强大的话,他起码对政府对垄断国企构成一种压力,在收费的审批上不能不有所顾忌,如果社会上没有一点反对反抗的声音,那么下一次审批收费的时候可能还会层层加码,反正中国人的忍耐能力是最强的。

马丁路德金说,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不断努力而梦想永远无法实现,而我们的人生正是如此。令人欣慰的是,我听见时间长廊的另一端有个声音说,‘也许今天无法实现,明天也不能。重要的是,它在你心里。重要的是,你一直在努力。

是的,重要的是,它在你心里。重要的是,你一直在努力。

《我起诉陕西高速集团的结局》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电信业
临潼区和曲江新区的秘密交易
富士康的梦魇就是中国的梦魇
他们已经丢尽了脸


2个 群众围观在“我起诉陕西高速集团的结局”旁边

  1. 花手绢 说:

    段律师是推动中国进步的“正能量”。

  2. 人生绞肉机 说:

    支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