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96期]广电网络臭不要脸

@ 七月 10,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7月10日。1925年的今天,塔斯社在俄罗斯通讯社的基础上扩建成立,成为苏联国家通讯社,总社位于莫斯科,曾是世界五大新闻通讯社之一。苏联解体后,塔斯社仍继续运作,其大部分发展成为俄通社-塔斯社,并向私有化发展。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暑假不补课

暑假是学生们叫苦连天的时候,天气热不说,学校还要组织补课。不过西安市教育局基教二处处长张瑞说了,西安严禁暑假等节假日补课,市局要求各区县教育局,对举报的情况要反应迅速,及时查处,假期中,要保证举报电话有人接听,并组织人员进行随机督查,确保所有的中小学不发生违规行为。

补课是一个巨大的产业(1267期之6),呵呵,张瑞处长是真傻呢还是装傻呢?既然说市民可以举报,为什么张处长不公布举报电话呢?好让我们告诉那些动不动就给【西安e报(微博版)】投诉补课的学生呀。

[2]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课表
娃们的课表真是惨无人道

我们来看一个学校补课的活生生的事例。在上个月被《陕西日报》炮轰过的交大附中,有五个女孩子联合起来匿名给【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说,“我们是交大附中高中部(914期之4),学校收钱补课,要补一个多月,我们同学都不是自愿的,而且学校还说已经摆平了全市所有媒体!春节之后,我们连轴转了六个月了,身心已经疲惫得要死了!还有没有人解救我们呀!”

不知道张处长看到这样的课表是作何感想。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不少学校为了应付教育局关于补课的检查,都要求学生写补课申请,表明自己是自愿要求学校进行补课,虽说这种做法有些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但面对升学压力,学校也是无奈。

[3]可怜的游客

7月9日上午,44名镇江的游客来西安旅游,两地导游因为双方责任问题发生纠纷,导致司机因外地导游出言不敬而拒绝开车,这44名游客无奈地在雨中伫立一个小时,最后一天的安排也全部泡汤。旅游局回应,任何原因都不允许甩团,若旅行社出现甩团情况,须根据合同赔偿违约金。

这条新闻在【西安e报(微博版)】上引起了不少现在或曾经的旅游从业者的讨论,不少人认为发生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地接和全陪都有责任,但旅游局只处罚了地接,欠妥。@云默清寒说,全陪单方面改行程、扣团款、辱司机导游都会产生这样的后果,很多团来的时候一毛不付,走了也一毛不给。总之导游们是大倒苦水,而那些可怜的游客,谁该为失去的好心情买单呢?

西安游客在云南坑得大便失禁(1234期之8),被投诉到了人民网,直接向云南省委书记告状(1245期之本周事件)。希望镇江的游客们千万不要把这个事情也捅给万能的“人民网”,俺们陕西最近很不太平,别给俺们陕西的长官们惹麻烦了…

[4]无辜的洒水车师傅

陕台《都市快报》记者@拓童鞋7月9日做了一条“下雨天洒水车为什么还要洒水”的新闻,结果第二天得知接受自己采访的洒水车师傅被单位开除了。@拓童鞋表示,自己在片子中并没有用洒水车师傅的同期声,也没有曝光他们,只是单纯的解释了下雨天还要洒水的原因——并不是浪费资源,而是为了冲刷慢行道的泥土,天晴后这些泥土会变成扬尘,只有下雨后才能将一些脏东西、树叶清理掉。“这样工人都能被开除,真怀疑他们领导有没有看节目”。

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不少网友包括@拓童鞋的领导都建议她应该再次去采访这名领导,问问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原因很容易就想到了,司机在没有通过领导的同意就接受记者采访,现在“防火防盗防记者”已经是标准口号了,可见与媒体的关系多紧张。不过这样一来以后哪个员工还敢接受采访?监督类报道是不是越来越难做了,舆论环境是不是越来越倒退了?

其实吧,这事情在2011年7月7日的【西安e报】第八条里就说过了,可惜,e报被墙了,不然的话,拓童鞋搜一下【西安e报】就不会误伤无辜司机了。

[5]青旅大盗

江西瑞金人杨某今年45岁,小学文化程度,曾多次因为盗窃被判刑。他从网上下载了不少青年旅社的信息,做成小纸条随身携带,他表示之所以选择青旅动手是因为住店的基本上都是陌生人,便于动手。他之前从海口一路偷到哈尔滨,在西安盗窃后准备去平遥、兰州、西宁及北京等地。

结果还没来得及去别的地方,他就在太平堡村一网吧内落网了。他说,自己用来住店的身份证都是别人的,有的是花50块钱从老家的扒手那里买的,有的是偷来的,自己作案多少记不清了,“这不是刚出去又进来了嘛,我没一技之长,为了生活嘛。”最后这句看的人非常无奈,不管是杨某偷窃还是选择住青旅的穷游背包客,其实都是为了生活。

[6]钉子户

钉子户
抗争了七年的钉子户

丈八西路上最后几十米的路近7年无法修通,在附近生活上班的市民无不切齿顿足。横亘在马路中间的这几间房屋是丈八北村一村民的,由于拆迁没谈妥,这几间瓦房就“挺”到了现在,造成附近路段常年拥堵。直到今天,有关部门还在与这家著名“钉子户”沟通协调中

7年了,政府没有选择强拆而是一直沟通协调,总有一种深深的违和感啊。不知道是我们的政府真的进步了,还是这个钉子户有背景。一边是钉子户,一边是断头路,一边是公共利益,一边是私有财产,都是不可侵犯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咋办?(相关:日本人是这么办的西大街钉子户是这样的)

[7]臭不要脸的陕西广电

陕西广电网络可能是全陕西最不要脸的无耻企业(1180之1),不仅无良,而且无徳,更令人伤心的是,这个官商合一的企业根本不把任何投诉和批评放眼里,任你咋生气,它们都是无动于衷,好像陕西广电网络不是人类负责管理的一样。以下是最近一周里陕西广电网络被投诉的情况(via:@IN直播):

陕西广电网络报错
这是近期频频出现的“报错界面”

  • @我是一只鱼yf:“西安广电网络的数字电视全年基本收费应该为300元,但是刚才去营业厅缴费被告知只能一次缴2个月的50元,一年要跑营业厅6趟。如果要缴清全年的除非选费用更高的其他套餐。这就是变相涨价!”
  • @偏执狂的小心眼:“精彩黄金档,又没电视了,三天两头的断信号,广电你到底是要闹哪样?”
  • @饿不死的家雀儿:“去广电交费,明明有300元的基本年费,强行升级收360,理由是多加了几个台,这不是强买强卖么?如果一定要求300的基本套餐,那就要两天后再跑一趟,因为要领导批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一年多六十元估计在乎的人不多,但选择的权利不能剥夺!!”
  • @Sherleyss-hh:“我家的广电宽带出了故障,从前天开始报修,到现在已经四十八小时!就来了一个回访电话,连维修人员眼睛鼻子大小都没看到,投诉电话还没人接。”
  • @春天花常开2012:“18时许,西郊旭㬌碧泽园小区的广电网络信号中断了,看不成电视了。”
  • @国营长安县酱菜厂王师:“陕西广电你们要点脸成么?屏蔽星空卫视的信号,插播自己的野广告——什么西安铁道学校连个学校地址都不敢写的野鸡学校。升个级之后,弄得电视越来越慢,换个台都导致我都以为电视死机了。你们搞点正事,踏踏实实做生意不行么?”

广电总局的老爷们天天就想着从电信运营商手里抢地盘,连自己的一摊子烂事都弄不好。电信行业目前至少有三个巨头在竞争,广电行业呢?垄断必然滋生无耻和腐败,不仅是政府机关如此,企业也是如此,真不知道陕西广电网络这种无耻的企业还有什么脸面存在下去?特别提醒各位:陕西广电网络还是上市公司呢!

[8]赤裸裸的剥削

7月9日晚上的都市快报曝光了早市收摊位费的新闻,“便民早市”所在街道办或其他神马管理单位都要来刮层油。一个街道早市,一年下来,收取的摊位费费用可以超过110万,还不给开发票,这些费用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怪不得现在菜价这么高。

街道办收费多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什么绿化费卫生费,据@西安邓禄普轮胎讲,卫生费收的很矛盾,店门口的人行道不能用,用了就是非法占道经营,但这块的卫生清扫费还得照样交。@杰克精神病感慨,其实按照投入产出比,街道办完全可以上财富500强 。

[9]暴雨过后

汉中
图by新华社

7月9日,在陕西省宁强县舒家坝镇,村民在清理被洪水冲毁的养殖场,该养殖场560余只土鸡被冲走。7月8日晚至9日,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遭遇强降雨,多个乡镇降雨量超过100毫米。暴雨导致近百户房屋不同程度损毁,部分地区出现塌方和电力通信中断等灾情。一下雨,就真心的为陕南人民感到担忧。(相关:1293期之关注)

[10]大雨

汉中这次的大雨据说是四十年不遇,来看看网友@彭奇芳带来的现场视频,电线被拉断,房子被淹了一半,老树被连根拔起,30米高的桥被淹没——值得欣慰的是这座桥在洪水的冲击下依然坚挺,看来早些年的工程真让人放心。

不出意外,本期e报第9条、第10条,都将成为支撑我陕长官进行“陕南大移民(872之4913期之1)”的理由和依据,这是肯定的。

[西安e报:1296期]为了生活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00期]在一起
[西安e报:565期]留住古城的魂
[西安e报:930期]西安影像(Ⅳ) 
“找对象”就像“买相机”


4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96期]广电网络臭不要脸”旁边

  1. 马达加斯加 说:

    那个钉子户是好样的,纯爷们。小心官方舆论以“公共利益”为名,以“打通断头路”为由,把这个房子给强拆了!

  2. 布农铃 说:

    楼上不要太天真咧
    求钉子户背景

  3. 墙外了还审 说:

    NND,终于在手机上看墙外了,破opera还不能设代理。

  4. xiaohuixia 说:

    原来in西安被河蟹了啊。
    喜闻乐见
    喜闻乐见啊,干脆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