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人物之三:大刀王五

@ 七月 11, 2012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穷人李四》】

王五是我伙计,北关人,过去也是个函拉拉。王五是家里的老二,弟兄三个,老大叫王文,他是老二叫王武,有个兄弟,他爸起名字起的好,给他兄弟来了个文武双全,就叫王斌。武是武术的武。叫的人多了都以为是老五的五。清末民初的时间有个武术家叫大刀王五。我这个伙计过去也是个练家子,年轻的时间在咱省体委也练过几年的中国跤。江湖人都叫他大刀王五。

过去那几年,北关还没有拆迁,路远远没有现在宽。路不宽,就显得特别繁华,不论是北关十字,还是北稍门都特别热闹,做买卖的多。现在把路修了,高楼也盖了,也没有过去热闹了,那时间王五家里有门面房三大间,自己家开了个饭馆,租出去俩间,在那几年就是有钱的很了。他家自己的馆子卖的是混沌包子。我经常去吃,有时间他在铺子里帮忙,虽然比我大得多,又是个老艺门,但咱去了就比较受尊重,总是哥长哥短,人家也够意思,有时间叫我给他买个烟什么的,后来就成了朋友,虽然他比我大好几岁。

那时间的王五是牛逼的,刚结婚时间不长,娃才三岁.有钱也爱收拾,精神的很,抽的是红塔山,我去了一叫哥,他把烟一拿,兄弟给,保证是红塔山,我说声谢谢,人家就说以后不要再抽你那个烂皮子窄版了,现在都说常抽红塔山爱情在身边,多好.你那个叫啥,抽的窄版猴混的不如个球。我心里想,我倒想天天抽中华,没有钱抽个球。

北关要修路,要拆迁他的房子。拆迁这事情也复杂,拆迁的想少给俩,拆迁户想多要几个。基本都拆完的时候,我路过那里见就他的房子没拆,进去问五哥咋还没有走。“走个球,日他妈给我俩单元我不要。”我说俩不少了.你才几间。他说兄弟你不知道,咱的房是门面,就是给我5间,进了小区,在单元房里可卖不成包子了,咱吃啥呀。“也是,那你准备怎么办?”“给咱三个单元,再给咱50万,要不然我就是不走。”我说你胆大,就不害怕人家打你?“打我,我吓死他,就拆迁办的那几个打手,有几个就是我的徒子徒孙。你不相信你看,现在的社会是会哭的娃有奶吃。现在就剩我一家了,他改不成咋办。”出了五哥家,我想,你狗日的胆大,明天你咋死的你都不知道,人家给俩个,就高兴的很了,你真不知道深浅,就等人家收拾你吧。

又过了几天我过他家,一看拆了,我想咋样,坚持不住了,人家敢拆北关的闲人店就有办法。过了没几天遇见五哥,就问咋样。“啥咋样,给了三个单元又给了35万。”真的吗?“不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晚盖一天要损失多少,他不答应就不行,以后遇见这样的事情就把椽子放正.有椽子你才能办大事。”真厉害,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特别佩服王五,人就是有本事。

没有了门面的王五就租住在我们村里,没事时就爱寻我谝.咱又爱跟他谝,他一寻我就有好烟抽,有时间还带我吃个泡馍啥的。我就问,五哥那现在不弄个买卖什么的?“咱这个人就是爱耍,过去的买卖是老太太在弄,现在老太太去了宝鸡老大那里,咱又不是没有钱,再说了过去咱是自己的房赚钱,现在去租个房月月先给人家七八百,没有意思,先耍着以后看个好买卖。”

那几年西安兴起了游戏机,东大街解放路是一家挨一家,先是嚎丝机,后来就有了动物园。没事的时侯,五哥就带着我去打游戏,豪门、吸引力、钟楼的环球。管烟管饭有水果,人在那里玩就是美。五哥爱打动物园,就是压狮子熊猫兔子猴子,如果压中了狮子就压一块赔40多,刺激。五哥开始时经常赢,赢过800也赢过1000。他打的时候,我在那里给他拣牌子什么的。有的时间五哥也叫我打,我们俩人一人站一面,他站在那里手背后看着版若有所思,然后说11的猴48的狮子打满。我就动手,打住了他就说,你跑看你往那里跑,这版我认得尖的很,杂样。如果没有打住就说,不对呀,继续。赢了钱,我们就吃好的抽好烟,回忆开始的时间真美。

人们把游戏机叫电子海洛因,是真的,慢慢地瘾是越来越大了,一天不去都不行,输的是越来越多。有一天输了一万二,出了门,王五一拳就打在自己的脸上,说他妈的黑呀,游戏机我是明白了,开赌的怎么可能让咱赢钱呀。我说五哥咱不玩了就行了吗。“不玩了我把20多万弄完了呀,兄弟你再见哥进这里就打哥,听见了没有。”我说知道了,虽然他自己明白了,但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有个百儿八十自己就去了,我也劝了,他也知道,但是身不由己,叫我打我还不敢。后来就出事了。那天嫂子给了100元叫五哥去灌煤气,再买一袋子面,他不知道怎么地就转到游戏厅里了,等媳妇在游戏厅寻见他的时候,那100元早就进了游戏厅老板的口袋。媳妇跟他闹,他这人要面子,觉得媳妇没给面子,在游戏厅打了媳妇,自己也一肚子气,跑到我家里谝。我说了半天,自己才想通了回家去了。没有10分钟就急火火地来了,说:兄弟快不好了,你嫂子喝了药了。

原来媳妇回去想不通吃了安眠药,五哥那时已经没有钱了,还好我有几百,我们拿了钱,拉着我的三轮车赶紧往中心医院送。幸亏吃的不多,洗了胃没有出大事。在医院病房里他媳妇说,你五哥打游戏机把30多万都弄完了,自己也不干个事,这日子咋过呀。出了事五哥也醒悟了,游戏机不打了,也是因为没有钱了。日子还是要过的,没办法就和我一起摆起了地摊.没有顾客的时间就跟我说,哥瓜呀,30多万呀,现在落了个摆地摊下场。

摆地摊只够自己吃饭,想攒几个,不容易。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年多,有一天王五跟我说,兄弟呀,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呀,我准备不干了,余的这一点货你一处理。我说,五哥什么事呀,给我说说。他说现在最赚钱的买卖就是炒股票,准备去炒股票。我说你的钱都没有了怎么炒。他笑了笑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钱虽然没有了,还有房子呀。那时向荣小区盖好了,五哥已经搬了进去,他说给了三套,老大在宝鸡桥梁厂不回来了,老三单位有房,就咱没有工作,老太太照顾咱,给咱了俩套,一卖不就有钱了吗?

我说,哥你把房卖了住那里?是这先租,等把钱一赚,在雅荷花园买个别墅住。“给你说你也不明白,我几个伙计一年都是几十万地赚,而且人家都有消息,给我一说,闭着眼睛赚,咱把房子卖个20万,我估计一年弄个百十万没有问题。”我看着王五脸上的自信,不相信都不行。就这样五哥卖了他的房子,又在我村租了房,开始了他的炒股生涯.

每天早晨就见五哥夹这个包,急冲冲地走,到了村口再花1块钱买份证卷报。见了我,又开始发好烟,那时已经不兴红塔山了,抽的是精白沙。我一看炒股就是厉害呀,几天就又抽10块钱的烟了。我也想发财,回去给媳妇一说,媳妇说你也去看看,咱不是也攒了3700吗。咱心不狠一年赚3700就可以了。

第二天我就去了南大街的股票市场,一进去我的妈呀,能把人挤死,人多的说话都听不见。寻了半天没有见,就去外边给他打了个传呼,我问五哥你在哪里呀,他说在一楼寻啥,我在二楼的大户室。上了二楼才知道,人家有20万,所以是大户,有沙发有电脑条件特别好。五哥见了我高兴地说,你看了没有,现在是大牛市,香港回归现在才5000多点,明年就是一万点,就是说闭着眼睛明年咱也再赚20万,我才入市俩个月,现在已经赚了3万了。我一听真激动,就说,哥我有3700,也想买,你看买什么呀。“3700呀,哎太少了就是赚10倍你也买不起一套房,是这你也不用来了,把钱搁在哥的帐上,哥是大户条件好,有电脑看个日线分析什么的方便,而且大户优先买,我赚了给你一份就行了,你再摆个摊今年好好干,明年咱都住到雅荷去。”我那个高兴呀,以后咱也住到雅荷去,我有了钱再买个摩托车一骑,多威风。

我高兴地回了家,再去摆摊就没过去那么用心了,反正咱马上就有钱了,有了钱咱也住都雅荷花园去了。这个梦没做多长时间,我早上再看见五哥,他不太高兴了。我没有好意思问,又过了几个月.媳妇忍不住了,让去问问,我去了王五家里,见俩口子的脸都难看的很,王五给我的烟也从白沙变成了沙河。我问哥咱的股票现在怎么样了,他没有说话,他媳妇说还股票那,现在全部套进去了,如果现在割就要赔六七万。我说怎么可能,不是赚了吗?他媳妇说21.6买的彩虹现在才13.5,16买的神马实业现在才11.7,你自己算,你哥也真是的听风就是雨,人家赚钱是人家,咱把房卖了.还雅荷花园那,马上就睡在马路上了。五哥一直没有说话,把我送出了门给我说,没事,不要和你嫂子一般见试,女人懂啥,我现在有消息科技股马上要启动,明天我去把手里的股票割了,全部一换,不说去住雅荷,年底解套没有问题。我问那我的3700有希望吗,他说,等解了套就回来了。

从此我也不想赚了,只想我的钱能拿回来就行了。我去过一次股票市场,里面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华,没有几个人,大盘全部是绿的。没几天王五来寻我,告诉我.他把那几个股割了买了别的,一样天天陪,现在那20万加我的3700已经变成了6万多了。饭还是要吃的,咱们还是先摆地摊吧,我们又一起在北大街的天桥上摆起了摊.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没有钱的日子就是难过。没有钱,人的一切都没有了。当王五的股票赔得只有5万的时间,他媳妇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生活了,有一天跟一个老广跑了,跑的时候还把五哥被套的股票偷偷卖了,钱也卷走了,把娃撂下了。可怜五哥摆着摊还要既当爸又当妈。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媳妇,五哥也没有去寻,他说寻回来又咋。王五一直租住在方新村,过着摆摊的生活.

人活在世界上是痛苦的,人为什么生下来就哭,因为是来受罪的,尤其是我们这样的人。时间过的真快,七八年过去了,王五的性格也磨下来了,再没有年轻时练家子那个冲动了,也不吸好烟了。娃大了,自己也攒了一万多。去年我们在龙兴路摆地摊,遇见个卖搪蒜的女人,是个三原人,老汉开汽车出了车祸走了,自己拉扯俩娃,也不容易。俩人都愿意准备在一起过,我说哥你过去也是几十万,在咱北关也是风流潇洒,就这你都看上了。王五叹了口气说,人在这个社会上要学会认卯,我认了,咱现在要松没松,掀开尾巴是个母的就行了,就是搭个拌过日子吗。

人有了生活的信心就是好,那一段时间,王五天天笑嘻嘻的,好象又回到了过去。有一天还买了一包红河我们抽了。他跑了的媳妇也联系上了,过俩月就从广州回来去把离婚手续办了,然后就和三原这把事办了。那几天我们去了方新村后面的那个涂料厂,把涂料都问了,虽然是租的房,刷一下还是应该的。

有一天王五高兴地来寻我,问我知道马娃不。我说知道,不就是和你一起炒股,赔了个吊蛋精光的那个吗。五哥说,你不知道人家现在可是耍大了,现在在东北的兴城发水果,买卖做地大的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让我过去,他现在是公司,发了财还记得我日子不好.让我赶紧拿一万元过去,每个月给我发6千,而且还配个小车。我问咋还让你拿钱。王五说,那意思就是咱现在混被了,去了给咱先买几身好西服,手机最起码要个摄像头的,再有我没有照,还得办驾驶照。“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不结婚了?”你想我一月6千,她就不用再卖糖蒜了,我过去一安排好,就把她接过去了。我想你看人家混的,都成了这了,还有这么好的朋友,真是羡慕,咱也没有个这样的朋友。五哥买了火车票高高兴兴地走了,去摆摊的时侯又是我一个人了。

五哥走了没有几天,就给我打了电话,在电话里说,你不知道呀,这兴城可是好地方呀,是国家的开发区,就是下一个香港呀,钱就是好赚,马娃现在已经是几百万了,刚好公司现在少个人事部经理,一月是8000,我给马娃说了,让你过来,你赶紧拿一万元来。我高兴地眼泪都出来了,到底是伙计呀,人家有好事情就想着我呀,五哥真是够意思。回去给媳妇一说也高兴,赶紧预备钱,买了火车票。买了票,我娃在媳妇家里放着,就说去把娃看一下。去了丈人家,跟娃他舅一谝,娃他舅说我怎么感觉不对,昨天电视上演了这个,干传销的就是这样的,不会王五干了传销了把?我仔细一想,就是的,长了个心眼,把火车票退了。晚上给王五打电话,我问五哥你是不是干了传销了吧?王五半天没有说话,然后说你不管是什么赚钱就行了,反复让我赶紧去。我明白了,我不去。王五又打电话说.我一年后就是百十万了,你不要后悔。

一年没有到,王五回来了,百十万是没有的,人是扒着拉煤的火车回来的,已经饿得没有样子了。我去看他,他一直都没有说话,最后说了一句,凯子上当是当当都不一样。卖糖蒜的看他现在连一分钱都没有了,也走了,北大街的天桥上又多了一个摆地摊的。

这就是我伙计王五的故事,他是一个西安的小人物,这样的人在西安有许多。

《西安小人物之三:大刀王五》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邻居老黄
“憨驴”老吴
老陕
再说老陕


4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小人物之三:大刀王五”旁边

  1. lavasea 说:

    人啊,不怕笨,不怕穷,就怕不学习,不思考,只会往下走

  2. 布农铃 说:

    以楼上这位的理解能力,这些年上学花的钱算是扔水里咧

  3. 12 说:

    很好的民间史记,真实大过一切。

  4. 布农铃 说:

    to 12:咱们的存在拉高了inxian的评论层次,共勉!
    有没有人说我不要脸?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