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塔路,我生活的地方

@ 七月 12, 2012

【感谢“@Alf_剩涂”的原创分享。】

我所生活的地方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里失去
——汪峰《北京北京》

好吧,一开头就跑题了。我是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和帝都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听完这首歌后,思绪不断的涌上心头,我在思考,我所生活的地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位于碑林区的伞塔路,因为体育学校内一柱擎天的跳伞塔而得名。这条路的特点是窄得可怕的马路,人行道上两排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不到十家难吃的要死的小饭馆,以及满大街的电驴专卖店和电驴,和由他们衍生出的各大修理铺。最后这条,让本来还略显宽敞的人行道也变成了“窄得可怕”。

先说马路吧,这条两辆出租车并排行驶都很困难的小路,居然连接着车流量极大的东二环金华路和兴庆路,由于小车规避红灯、金花路十字修地铁、中小学上下学、两路大公交、无数电驴等众多原因,每过中午,这里就堵得水泄不通。一条小路,竟然恩呢该堵得像主干道一样,我心里不由得问候着规划部门的母亲,但又窄又堵并不是这里唯一的特点,在不堵的时候,时不时窜出几辆噪音极大、速度极快、放着最炫民族风的小踏板摩托,让这片刻的安宁也化为了泡影,他们咆哮着,目空一切的秒超着默默无闻的电驴和行动迟缓的汽车,好像是一声尖锐的嘲笑:哥的世界,你们永远不懂。

只要不是公路,应该都是有人行道的,伞塔路的精髓,就在这看上去很宽的人行道,仅仅是看上去。其实,除了人行道,它还应该有别的称呼:免费汽车电驴停车场、垃圾回收站、树坑、露天厕所、电驴修理与拆解工作室、凤凰传奇专辑官方播放点,真正留给人的空间,几乎没有。我在这里加起来住了12年,都不敢说闭着眼睛就能走完这条只有50米的小路。在睁着眼睛的情况下,你有机会踩到树坑里的烂泥,踩到隐藏在看似无害的各类纸张、已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各类粪便,以及被竖着停在上面的汽车挡住去路,被无孔不入的电驴撞到,被无良商家和修理工随意扔在地上的铁钉和工具扎脚,被放学归家嬉笑打闹的小屁孩撞满怀。很难想象,这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在到家之前,我的神经从未放松过,再加上各类神曲的催化,嗯,我想给这条人行道起一个新的名字——战壕。

伞塔路

伞塔路,曾获西安最美林荫道之名(by 西安晚报)

这里真的还是个居民区?我不停地问我自己,但答案却是肯定的。路旁的配套设施还真不少,利安缴费点、烟酒小食品店、便利超市、西工院附小、酒店、银行,甚至还有苏宁的一家分店——尽管生意属于全市最烂的那家。看似很完美,但,好像少了点什么。没错,像我这种懒得自己做饭的单身汉必不可少的、物不美但价廉的小餐馆。

前面说过,这里有不到十家“单身汉”食堂,其中有两家让人比较放心的回民餐厅,5块钱一碗拉面,15块钱一碗泡馍,在不讲究味道的前提下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店老板和顾客吃一个锅里出来的饭,说明就算有不明化学品,也是与店家一起分享,心理上有点安慰。还有一家国家秘密机构——沙县小吃的堂口,堂主是一个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能正确识别顾客点菜的老大爷,果然是个身手不凡的高手。菜的味道嘛,惨不忍睹,我一般三个月会去自虐一次。一个凉皮肉夹馍店,我真心觉得老板可以别干了,凉皮是浓的,肉夹馍的膜是顽的,肉食又干又柴又有点硬的,虽然牌子打的是凉皮肉夹馍,但店里卖的最好的居然是花干鸡蛋——而且自从在里面吃出一颗枸杞后,我就发了毒誓,坐等其倒闭也不会再光顾。嗯,还有家卖砂锅的,这个不做评论,当我看到老板边抠脚边煮砂锅的时候,我瞬间觉得还坐在里面大吃特吃的都是神仙…除此之外,还有一家中等规模的湖南菜馆和两个烤肉店,不属于屌丝菜,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我宁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随便找个馆子凑合。

嗯,还是最好的留在最后,配角都出场了,下面应该轮到这条路的主角——跳伞塔!哦不对,是电驴出场了。

说起电驴这个东西,我的感情很复杂,我第一次和他邂逅,是我13、4岁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我高高兴兴的出去打篮球,骑着我的小破自行车,还唱着歌 ,突然就被一辆幽灵一般的电驴从背后呼啸着超了过去,还没待我反应过来,有时一辆电驴,从斜里杀了出来,把我挂了个底朝天之后,头也没回的溜了,整个过程应该不超过一分钟,我却在地上躺着,足足愣了20多分钟。

从那之后,我不停地诅咒骑电驴的人,发疯地给交通局发信要求取缔电驴,偷偷扎破无人看管的电驴的轮胎,和朝车把、座位上吐痰。直到我父亲也骑上了电驴,我沉默了,知道看着一家家餐厅、发廊、面包房被装修成了电驴专卖店,我彻底闭嘴了,平卧一人之力,又如何敌得过庞大的电驴大军?他们无声无息,他们无孔不入,他们让伞塔路升级为电驴路,在他们的无偿推广下,凤凰传奇扬名立万,威震神州;包装他们的纸箱,养活了无数拾荒者,固定他们的木架,在冬天通过燃烧自己,给专卖店主送去了温暖;他们带动了伞塔路的经济,让城管过上了国家无法给予他们的小康生活。我感谢电驴做出的种种贡献,只是,我不想让他们成为我日后对这条路的唯一记忆。

这就是我所生活的地方,她是大城市光鲜外表下的阴暗面,他是许许多多城市角落中的一个,他是无数人的饭碗,他也是无数人温暖的家。我在这里活着,但没有机会在这里死去,无论他以后会变干净、和谐的大街,还是继续丑陋肮脏下去,他都是我记忆力抹不去的亮点。

《伞塔路,我生活的地方》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挤公交
一条腾云驾雾的路
一个河南屌丝眼中的西安
日本人眼中的西安


2个 群众围观在“伞塔路,我生活的地方”旁边

  1. 布农铃 说:

    这个伞塔路是不是老动物园对面那个伞塔路?从文章里找不到一点跟我记忆相似的地方

  2. 阳光 说:

    这说的是伞塔路么?很多地方都不一样啊。伞塔路50米?可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