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小人物之四:赵六发财了

@ 七月 16, 2012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大刀王五》《穷人李四》《老江湖张三》】

西安人说话关系好叫坚刚,西安人说的坚刚有四大坚刚:同过窗,抗过枪,一块发廊去嫖娼,一起偷人分过脏,这就是西安人眼里最坚刚的关系。我和六就是关系特别的坚刚,上小学上中学,一辆火车去了部队,分在了一个连队,过去的部队,睡的是炕,我们俩是头挨头,上学的时间嘴馋没有钱,一块去工地偷人家的钢筋,卖了钱一块去吃小笼包子,就是这个嫖目前还没有去过,怎么说四大坚刚有三个,这就不错了。

过去的赵六是个好娃,人个子不高,人也瘦,主要是椽子不行。上学的时间学习马马乎乎,反正是比我好的多,过去和现在一样,学校的闲人多,闲人是看谁好欺负就欺负谁,六就是欺负的对象,经常挨打,挨了打还不敢言传。还好我们关系好,如果遇见过我能打的过的,我就去给帮个忙。这样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没有事的时间就在一起,北关的铁塔底下,北门城楼城墙就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

上初中我学习不好,赵六还不错算是考上了高中,上了高中学习马马乎乎,但是离考大学还差一节,大学没有考上。没有办法,我们那一年就一起当了兵,其实就是去混个工作,哈好三年回来就是一个正式工,去了部队还是那个蔫不几几的脾气。时间过的真快,一晃三年就退伍了。我进了我爸的厂,他分到了西安是公用事业局。他去报道的那天晚上,我们坐在一起谝,我说我的命不好,进了我爸厂那就是跟铁块子打一辈子交道,你好不错就是事业单位。他说就是的,听说自来水公司,电管局都是你们局的,多好,我们坐在北关的铁塔下看这星星,他的脸上充满了对未来幸福的感觉。

我进了厂,干铣工,一天是跟着师傅摇摇把,一天到晚跟铁块缸劲。他去了公用事业局,原来这公用事业局的单位也多,把他分到了公交公司在11路上卖票,虽然没有想想的好,但也马马乎乎,因为公交公司卖票的男娃一般最后都是开了车,能混几年混个照而且是A照,也美的很。

后来工厂不行了,我就下了岗,没有工作的日子就是难过,没有办法我就去摆了摊。有一天赵六来寻我。他问我买卖怎么样,我说目前还饿不死,咋幸灾乐祸?你有工作你牛逼,什么时间学车呀?学车,伙计现在和你一样了,现在也下了岗,你没有看现在都是无人售票了。我想了半天明白了,他又没有事了,就说,如果你不闲咱们就一起摆摊把。

摆摊其实是不赚钱的,尤其像我们是卖小杂货的,一天有个10块8块就不错了。记的那是95年的时间,西安市就兴起了卖刮胡刀,我们就去给刮胡刀的去拉托,因为拉托比较清闲,一天20块的工资是旱涝保收,有了一天的20块,生活是马马乎乎就可以过去了。干了没有一个月,出事了。那天中午刚在钟楼的邮电大楼下面落了地,还没有开张,就遇见了市容。邮电大楼的门口其实是新城的地面,过去就是碑林的地,在这个地方干有好处,就是这边的市容来了去那边就没有事了。那天在新城地面,不知道怎么就翻在碑林的市容手了,要收货。老板有话,宁可叫人受委屈,千万可不要叫钱受委屈,人翻进去了,老板负责打捞,货收了是要扣工资的,所以就拼命的去护,没有想到那天是联合执法有公安在,连人带货就给翻了进去。

碑林的市容大队在南门外的围墙巷,进了市容队,有个队长是长的人高马大,听说也是从部队回来的,我刚摆了椽子,人家就说,你鸡巴还扎势呢,一个嘴锤就打在我的脸上了,我一看今天是遇见了硬的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说我要去茅房,派了人跟这我就去了。我进了茅房看我在门口,我脚一踩尿池的边就上了墙,隔壁是一个单位的锅炉房,我就跑了,把六在里面关了一天,老板寻人又是吃饭又是花钱才出来了。

晚上我去糖坊街他家去寻他,一看明显是吃了亏了,就把他拉到五四隔壁的安远去吃饭,要了俩凉菜要了啤酒。酒一喝人的话就多了,六说,他妈的现在这世道就不叫人活的,要么有钱要么有权,咱是没钱没权再加上一个没有工作,人又长的难看,过去我光想是娶不下媳妇,现在看连生活都是问题了,我算是想明白了,这个社会好人当不成呀,想干皮个烂刮胡刀都不让干,非要逼这人去杀人放火呀。我以听,小伙子是上了头了,给他说,咱哈好也是当兵出身,受过教育,犯法的事咱可不敢干呀?这个干不成咱就去在摆摊把,摆摊哈好不挨打。他说我没有想过去犯什么法,我就感觉咱们这种人活的太窝囊,得好好想想了。

从那以后的赵六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和我一起拉托了,自己在北大街的桥上就摆起了摊,同样是摆摊和过去不一样了,人活道了,也学会了给市容买个烟了什么的,天气热的时侯也经常在口腔医院的门口,给西五路的市容拿一瓶酒喝着谝着,原来的指甲刀耳朵勺什么的也不卖了,取尔代之的是卖起了刮胡刀,不是拉拖卖电动的,而是上海的飞鹰手动刮胡刀。

开始摆的时间我不明白,自己又不穿甲克了,穿起了他自己那一身最好的蓝西服,扎了领带。我就问这不过年不过节的,怎么穿的这么整齐干什么?他告诉我,我现在你看是在摆地摊,其实我是在上班我现在是上海吉列公司的推销员,我才看清楚他的衣服上别了一个上海吉列公司的牌牌。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想想也好自己在社会上没有本事,上个班给人家干个推销也不错。

他这个人本来就个子底,就显着年龄小,穿起了西服看起了就象个业务员,过去有一句话,业务员的腿是推销员的嘴,原来没有注意,现在才知道这赵六也不知是受了专业训练还是咋了,这嘴是一天比一天厉害了。早上一来就在莲湖路的预售票门口摆开了,说是摆其实没有摊子,自己背了个过去跑业务常背的那一种摩托罗拉的包,手里拿这东西就开始推销了。

见了男的叫哥,见了女的叫大姐,说的标准的普通话,反正是嘴甜的很。叫完了就是一句,广告公司做宣传我们今天不要钱,说着就递上一个飞鹰的刮胡刀架,免费送的。过去那几年推销的还不多,人都有一个占小便宜的心态。就拿上了这个人一拿,那个一天不要钱也就要一个,一下就有几个人拿了。他就接着说,拿到的同志都不要走,听我给大家做一个宣传,听完了还有赠送,不听完的你吃亏。

我们是广告公司,送给大家的刮胡刀是在上海吉列公司的飞鹰牌,它是中美合资企业上海吉列公司生产的,地址是上海浦东三林路550号,为什么把它送给大家,因为我们是一个新产品,新产品上市大家都不知道,送给你你拿回家去用的好了,给亲朋好友做个宣传,给左邻右舍做个推荐,推荐什么那,就推荐我们公司的写产品,就是这个飞鹰刀片。

说着就一个人给了一板飞鹰的刀片。飞鹰双层刀片与原来的刀片不一样,它有三大优点,一它是双面结构,第一层刮胡子,在刮胡稍的同时把胡跟轻轻的拉出第二层同时跟上把胡跟刮去,所以说它刮的比较干净,二它的上面有一层特氟龙涂层,什么是特氟龙,它就是我们家里电饭锅里面的那一层,见水以后自动润滑,所以说我们的刀片在刮胡子的时间,不用打肥皂不用剃须液十分的方便,第三就是我们的刀片是用美国的碳钢制造的,使用寿命是特别的常,每一个刀片可以用一百次,这一板是五片,也就是说,你一礼拜刮一次刚好是用十年。

原来我们是打电视广告,效果不是太好,所以我们就免费赠送,我们的产品在西安的个大商场都有专柜,在咱们身后的北大街商场也有专柜,刀片是13块5一板,刀架是14块8一个,今天我们在这里做宣传刀架是免费送的,刀片商场里是13块5今天我们优惠给能够给我们做宣传的人,只收10块钱的广告费。那位可以给我们做宣传,就可以交10块的广告费拿我们一套价值28块3的产品。过去的人没有见过这阵势,一天便宜,你一套他一套就买开了,有个别不相信的去北大街商场一看,一模一样的东西就是便宜,就又回来拿一套。

看这他红火的推销,想想也好,自己做不了买卖,给人家的公司干个着也好,每月有工资,看干的这么好,说不定月底的奖金和不少。我为他高兴。在这期间和我在一起的老王和给他介绍了个对象,女娃是南郊北池头的,一般人,过去的郊区农民都想想找个城里的,好的找不下,一般找的就是这没有本事的人。见了两回,人家他俩还都满意,那个女娃就经常来帮忙给他推销。在回家的路上我就问,六寻个农村的以后这娃的户口什么可麻烦了,你想过了没有。赵六说,有一句话叫贫不择妻你知道不。咱们这些人还讲究个啥,尾巴一掀是个母的就行了,先结婚咱那一天发了财再换。我听了他的话,怪怪的,这个人杂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

认识了不到一个月,赵六就结了婚,跟父母挤在糖坊街那小小的厦子里。有一天我要去洗澡,没有了刮胡刀,就想六卖的是促销的便宜就去拿了一套,给他钱他不要,我说你也不容易,给人家推销少了自己要拿钱,你的心我领了,如果你不要钱我就不要了,他接了钱,脸是表情特别的复杂,我没有多想就去洗澡了。他妈的啥吗?胡子没有刮干净不说,把我的脸还刮了两个大口子。

晚上我就去了六的家,六见了我不好意思,见他老婆在我什么也没有说。我们去了北大街,坐在夜幕下北大街天桥下。赵六给我说,卖假货的事情我早就想给你说,可是我害怕你这个人死臭死臭的看不起这边人的。我知道有一天你要是过不下去了,宁可去抢也不可能去边。现在你知道了我就告诉,我卖的都是假的,康复路刀片是8毛,刀架是7毛。卖一套是赚8块5,我一天卖50套,你算一下,我已经干了四个月,再有几个月就可以在郊区买一套房了。听了他的话我就劝他,不是我不爱钱,我就害怕咱赚的起花不起,那一天翻了把进了劳改队怎么办?他说现在的社会你还是没有看清呀,你不干我不劝你,你以后不要后悔就行了。我在想还不知道谁后悔那。

从那以后,我摆我的摊他卖他的假货,虽然是朋友话没有过去多了,关系就那么一天一天的淡了。后来他就开始卖了假南孚电池,卖电池的时间已经不是他一个人了,雇了十几个伙计娃,发的工作服是带的工作证,他自己当起了老板。塘坊街是不住了,在青门小区是买了房。看着他蒸蒸日上的买卖,我的心就有了许多的担心。

没有多长时间就出事情了,他雇的娃多,就嫌康复路的老板赚的多,自己去了浙江的义乌自己去进货。每次都是从义乌托运回来,自己去托运站提。那一他就翻了把,叫工商局的经检队给拿下了,去他家的时候还叫公安一起把屋里的货也给抄了。他的那个北池头的农村老婆一下就没有了主意,跑到我的家里哭哭啼啼,我经常看电视就想这事情弄的不好就要判几年呀,看这他老婆的大肚子,我就去想办法。有一个战友,退伍分在了灞桥工商所,我就给他老婆说,我第二天一干早就去寻。

第二天,我骑着我的28自行车刚到十里铺,传呼响了,他老婆说人回来了,我又往回骑,进了门见赵六躺在床上在唱部队的小白杨。我气的就说,不叫你卖你非的卖,把人都吓死了。把你判了,你老婆肚子里的娃怎么办?赵六起来说,我的哥呀,你咋也晃点不清呀,现在的世道那有真的呀,买个刮胡刀刮不下胡子,买个电池没有点,你想自杀买个老鼠药,不但死不了,兴许把你的老胃病给治好了。都说娃是自己的亲,到医院做个DNA,有他们一半子都不是自己的娃。

我就是卖了烂皮子假货,把你俩吓的,实话给你说,现在是要钱不要命。管的也一样,咱不干他吃锤子呀,都是不打不成交,昨天晚上我和他们几个先是吃在是唱歌叫小姐,完了又去了洗浴城不就是花钱吗。现在翻了把不说是怎么处理,而是说咱们把这个事一说,说什么就是说钱吗,他说的数字也是算好了,他有吃的咱能接受,好了不说了,我一会就去给送罚款去了,昨天这一吃一耍,都成了自己人,以后这事情就好办了。

我出了他的门,那一天的太阳是特别的大,照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都睁不开,我在想,有一天非着个大活不可。从那以后,赵六的买卖是越来越大,最多的时间雇了一百多人,拿他的话说资本家是怎么发财的,自己一个人你再能干,一天一百刚好够生活,雇他一万个人,都很无能一天就是一万块。那几年西安市卖假电池的,卖假洗发水的,基本都是给他干的。钱是没有少赚,有的时间叫我吃饭,我没有去过。不是我不想吃,总是心里不太安宁,那么好的朋友,我害怕他出事。

想想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这十年里,我走南闯北做这我的小买卖,做这我发财梦。六我再没有见过,有人说卖假货叫判了15年,有的人说去云南贩大烟在云南让把头敲了,有人说现在已经发了财去了外国。不管他去了那里,我还是个摆小摊的,到了现在我是明白了,像我这样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再没有胆量的人,是永远发不了财的,维持自己的生活就不错了。没有事的时间就迷上了上网,电脑是买不起的,没有事的时侯就爱去个网吧上网。

那一天听说龙首村新开了一家,开业优惠,办100块的会员就送120,算起来还不到一块钱一个小时,就去了说给自己办一个。进了门一看真气派。500台机子,装修的也漂亮。现在的网吧不好开有钱还要有关系,这么大的买卖没有个一二百万是下不来的。

我到吧台说办一张,人家说现在已经不办了,我说我才看了门口还写着那怎么不办了。说着就吵了起来,来了一个经理一样的女人,长的是特别的漂亮,爱美之心是人皆有之,就多看了几眼,人家正在给我解释的时间。有人从后面把我的眼睛给蒙上了。我猜不出来是谁,就拼命的给拉开了,一看是赵六。赵六就叫那个年轻的女人说,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战友,叫冯哥。

原来这个网吧是六开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就是六现在的老婆。让到了办公室,六就给我谝起了他的发家史,我的脑子昏沉沉的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给我了一张卡,有一千的上网费,叫我没有事就去他那里上网,永远是免费完了就给我冲,希望要拉我去海山鱼港,他说北郊就这家还马马虎虎。我硬没有去,拿了卡我就回家了。

走在路上我就在想,这世道是咋了,难道是我错了吗?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拿着那张一钱元的上网卡,再没有去过那家网吧,虽然我没有钱,我想去,我知道我去了就不用花钱。回家也不会因为上网花了钱,和老婆去为那三块五块的上网钱去吵架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去。

《西安小人物之四:赵六发财了》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邻居老黄
“憨驴”老吴
老陕
再说老陕


2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小人物之四:赵六发财了”旁边

  1. 12 说:

    向赵六同志学习

  2. David 说:

    谁都没错选择不同,天朝大部分商人原始资本积累都包含黑暗的一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