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他家的计划生育

@ 七月 17, 2012

原文首发于《瓷瓜子的博客》,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抓周定义幸福》】

Shen第一次来家里吃饭,用汉语介绍自己说,“你好,我是shen”。 尽管他上扬的声调和耸肩膀的姿势很符合美国式幽默,但出于外交礼仪我还是装的落落大方不动神色,可是家里的老祖宗却忍不住裂开嘴笑道,“他说他是神?哈哈,我家里来了个神。”于是接下来的几年里,“神”就成了他非正式的中文名。   

在西安的几年里,神每年都要出席我家的年夜饭,第一年我以一个陕西汉子的淳朴作风把他灌了个七荤八素,直到初一中午才摇摇晃晃从房间里出来要水喝,期间老祖宗紧张的一个劲问我们,“神不会死在我们家了吧?”第二年,神以一个适应了西凤酒的美利坚牛仔形象把我灌了个人仰马翻,然后若无其事的扛着我回家;去年,我备了点海王金樽加三聚氰胺奶,所以在第一场轻松结束之后,他又邀了一个澳大利亚人、一个德国人和另一个美国人与我在酒吧继续,我依然屹立不倒,最后还抢着买单,从头到尾忠实的表面自己的中国人身份。

其实神有自己的中文名字,是来中国之前他的中文老师给取的,叫“柏贤”。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是像柏树一样品格高尚的贤人。看着这个毛绒绒的大家伙一板一眼的给我卖弄他那点中国文化,简直就像看真人版的功夫熊猫一样可乐。家里的老祖宗也喜欢和他聊天,告诉他自己以前是老师,好容易听懂了的神兴奋的说,“我现在是也老师”。我估摸着老祖宗就是在这等着他呢,笑的喘不过气,见人就说,“神是个野老师”。

外国友人

在我看来老祖宗没有说错,他确实比较野。大学毕业不好好找个工作,不远万里的来到中国打短工,各个培训机构当野老师,估计一个月挣的也不多,平日里抽10块钱以下的烟,出门挤公交车,要不是他的那个护照好使,一到假期就马来西亚、菲律宾的乱转的话,我简直要把他等同城中村的小混混了,他自己说这是享受生活。看起来,以后无所事事的乱转要跑远些,在家门口乱转是小混混,满世界的乱转就是人文主义的感受人生了。

在和神的交流中,了解到神的家庭在美国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和庸俗的美国人一样神的父母也没有对人类未来和地球生存空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说人话就是没有计划生育的观念,所以他们家有四个孩子,神是老大。“为什么要这么多孩子?不累吗?你们就没有计划生育的意识吗?”神告诉我,他爸妈特想要个女孩,于是不断尝试,但不断失败,结果就有了四个孩子,“想要个女孩就是我们家有关生育的计划,可惜计划失败了。”

我的神啊,你们家生了四个孩子,你竟然厚颜无耻的说这就是你们家的计划生育?出于对全人类幸福负责的态度,我从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优化人口结构、保护地球等多角度全方位的给他普及了一下我们的计划生育政策及其伟大意义,希望他回国之后能宣传宣传。

神听得目瞪口呆,最后这个看起来笨笨的大家伙郑重其事的说,“你说的我不明白,也不能理解,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角说,我们花了大量时间来使这个世界井井有条,我们发明了钟表、历法并试着预测天气,但人生的哪些部分是真正由我们控制的?我们往往连今天都不能计划,又怎么敢去计划生命?那是上帝的工作。

他的话,似乎…但是,旋即我就抛弃了那些可怕的想法,又在心里趾高气扬的告诉自己:所有知识都来自于好莱坞电影的美国人可真无知啊,而且自大到极点:还说什么“那是上帝的工作”,上帝不就是神吗?神不就是你吗?只有你才能计划生育啊?

《神他家的计划生育》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思考和质疑是最大的常识
89小时逃亡路
文明的野蛮人
听来的真实结扎故事


1个 群众围观在“神他家的计划生育”旁边

  1. 三秦大黍 说:

    额滴神( ⊙ o ⊙ )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