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器只是工具

@ 七月 18, 2012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厌倦小清新》。】

玩尤克里里有一段时间了,最近有点小开窍,发现抱着这个小四弦琴,也能玩我最擅长的布鲁斯。一下子对它又增加了不少亲切感,弹起来也更得心应手。这个小玩意,给我的创作激发了不少有趣的感觉,价格却不过百元。

乐器只是工具,作为表达大脑思想的介质或是协助创作的帮手。真正的精华是创作的成果,这更多地取决于创作者的才华,而非他手中的工具。在我看来,乐器这种东西,够用就好。够用的标准是什么?就是能让我顺利完成创作,同时音色、手感、外观基本达到满意即可。我不太追求乐器的档次和品牌,这点和身边很多音乐人不同,但这是我做音乐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曹石

古怪而又有趣的是,我使用高级别的乐器设备往往无法顺利完成创作。举两例。

弹吉他差不多20年,不管是箱琴还是电琴,都玩过一些很棒的琴,可从没用一把高档琴写出过什么歌。每次有机会玩好琴,都只沉沦于一时的新鲜感和其动听的声音,无心也无力进入创作状态。以前弹电吉他时创作和录音的歌,基本都是用一把千元左右的破IBANEZ。而黑撒《西安事变》专辑的创作中,《这事你不管》、《西安事变》、《拙劣的抒情》、《玩民谣才是王道》、《蓝调情歌》这几首,最开始的编写居然都用的是杨森那把破旧不堪手感奇差的木吉他,其余的歌也不过是用我自己那把几百元的电箱琴写就的,此琴最后也是整张专辑的录音用琴——窃以为此琴完美地阐释了我想要弹奏出的情感。

用电脑做编曲也有多年,早年设备简陋,软件低级,倒是积累了无数美好的音乐片段。硬盘里堆积的创作素材,现在听来虽然音色落伍,但动机和旋律充满亮点。这几年电脑更新换代,软件版本也不断更新,拥有了更多美妙的音色库,却在创作时总觉得无所适从难以下手。

想来,大约是如今的自己,创作态度越来越返璞归真。高端设备让创作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却反而让自己更难直抵内心。华丽的音色固然迷人,但也会迷惑自己以至于沉醉其中不能自抑,常常忘记了音乐的本质依然是:旋律、和声、节奏——而这些元素,依赖的是脑海里的灵感而不是手里的工具。过份追求乐器设备,有时候恰恰是迷失自我的桎梏。

摄影人常说的一句话:不管你用的镜头是“牛头”还是“狗头”,决定相片内在质量的,不在于相机前面的那个头,而是相机后面的那个头——这话可以类推到一切艺术领域,也包括音乐。

只要有音乐上的才华和感觉,给你一把破吉他也能打动别人;反之,即使拥有了吉普森,也只是个暴殄天物的废柴。只要有文字上的天赋和冲动,给你一支2B铅笔也能写出不凡的篇章;反之,即使手中握着万宝龙的钢笔,也只能写出一堆2B而已。

《乐器只是工具》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火车带来灵感
写过的那些情歌
谁说玩摇滚的就不能搞商业
西安摇滚音乐简史


1个 群众围观在“乐器只是工具”旁边

  1. 布农铃 说:

    窃以为,如果只记住了音乐的本质是旋律、合声、节奏才恰恰是迷失自我的桎梏,音乐最大的敌人总是吃太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