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304期]好便宜的公租房

@ 七月 18,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7月18日。1969年的今天,香港政府刊登宪报公布一夫一妻婚姻法案,看过电影《雷洛传》的人,对这一幕应该不会陌生。

[1]唏嘘的是道德?

7月17日凌晨3时50分,咸阳,23岁的男子田某骑摩托回家时,不慎摔倒在路中央,无人知晓原因。几分钟后,一辆拉土车呼啸而过,其底盘过高,未能碾压到田某,但紧跟在拉土车后出租车,却将田某连轧带卷推出十几米远,最终小伙不治身亡,出租车逃逸。

截图

对于此事的报道,本土大牛《华商报》制作了上面的头版,这是缘于这件事情的另一个细节:郑皓是车祸现场全过程的目击者,他第一反应是想去把对方扶到路边,但一个过路的市民劝他说“弄不好被对方缠上”时,他犹豫了,于是打了110和120。打完电话不到2分钟,惨剧就发生了。郑皓跑到路中央阻拦过往的车辆,直到交警和120急救人员赶到。

《华商报》大篇幅描写郑皓的心理变化和懊悔之情,还采访了郑皓的母亲,郑妈妈说:“如果我在旁边,也会犹豫,说不定也会像那位过路人一样,劝儿子不要急着去…(万一救人被讹)对我们的家庭也是致命的打击。”另一位目击者也懊悔道:“不该因为害怕有麻烦而见死不救。”

好,已经上升到“见死不救”的层面了,华商报的亲们真厉害,你们肯定认为自己是客观报道立场公正没有进行话题引导并高举道德标尺吧?这件事的关键,明明是什么让一个躺在路中的人被高速驶过的车压过,而不是矫情的一句“是什么挡住了救人的手”。

在【西安e报(微博版)】中,多少人事后用如果假设的语气来表述自己在场会怎样,并嘲讽“道德冷漠”,甚至有人追问谁是推手。根本没有推手!2分钟的犹豫用得春秋暗讽之前的“南京老太案”们吗?这只是个案,无论在道德感多强的国度,郑皓的举止都没错且科学。

在《饥饿的苏丹》讨论卡特时(217期之史上今日),和这篇新闻讨论郑皓时,我们不能用两套标准,尤其是报业的同仁。

[2]报废车哪去了

资料显示:目前西安汽车保有量为150万辆,以20万辆的速度逐年递增,按照2011年底120万辆保有量的3%到5%报废率测算,西安每年产生报废汽车应该在3万至6万辆之间,但是,实际进入有回收资质正规公司报废的车辆,每年仅有万余辆。剩下的报废车,哪去了?

据《西安日报》调查,部分私家车主舍不得丢车,宁愿停在路边放着看着,也不愿报废,另外报废汽车回收价格无法和黑市价竞争,同一辆车在黑市售价2、3千,但交给回收企业却只能收到600至1200元,有车主说,卖废铁也不至于卖这点钱吧?

希望记者同时调查下,西安有多少公交车到了报废期却仍在路上跑(700期之2),这类报废车更应该受关注。

[3]这次引产是自愿的

西安26岁的庾女士怀孕了,但她却戴着节育环。据医生B超后分析,可能是节育环掉了,没起到避孕的作用。更严重的是,医生认为节育器的位置可能会影响胎儿的发育,随着子宫的增大,节育器也会给孕妇的身体造成影响,可能会有大出血等意外。因此庾女士希望引产。

由于胎儿已超过3个月,引产的当事人需要提供引产证明,人工终止妊娠审批表上要有村委会、街办、区县计生服务站、区县计生局等多级部门的审批盖章,但庾女士连一个章子都盖不了。街办计生办说,要盖终止妊娠的章必须要看到医院的诊断证明,但所有医院都拒绝提供证明,只给在病历上写病情,因此,庾女士陷入了二难。

一个以“三分钟”和专治不孕不育闻名的城市,出现这种事情,多么的讽刺。而更讽刺的,是引产需提供的一系列章子的繁琐,和之前安康孕妇冯建梅被堕胎(1268期之51269期之31270期之11272期之全文1275期之81280期之11281期之41282期之1)的效率,鲜明对比。

[4]高新区的公租房

高新区今年将新建17000套公租房,日前,蓝博公寓一期708套公租房面向社会供应,位于西三环延伸线地区,均为全装修房,家具全带,每户可承担5000瓦的用电负荷量。美吧?但抱歉,首期申请结束了,共分出房子520套。

公租房房租一室每平米15元,50平月租金750,二室每平米月13元,月租也不过1200,真是便宜爆了!想租这种房子,必须是在高新区有稳定工作和收入来源,具有西安市城镇户籍或暂住证,与区内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连续缴纳6个月以上的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的就业人员。

但最近的新闻却没有说,西安市公租房的申请标准,城六区需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1480元,人均住房面积低于17米。如果已取消收入限制,难道月入上万的人也可以申请?如果收入限制未取消,那么拿着不到1500元收入且又社保公积金的人,在高新区实属罕见呀。

据报道,首批公租房选配当天,除了三家企业外,只有两位个人申请者成功参加了选配

[5]毛主义来了

7月17日上午,尼泊尔共产党,也就是俗称的毛主义一行,来到他们心中的圣地延安参观视察,姚引良全程陪同。尼泊尔毛主义主席主席基兰表示,一定要在延安认真学习借鉴贵党的先进经验,以及如何培养领导干部、增强党性修养。这些博大精深的贵党内涵,确实得花好长一阵时间来消化学习哟。

[6]车丢了

以前看港片和外国电影时,我最不解的是,为什么车主会放心把车钥匙给酒店服务生或车行的人。日前,这一担心变成了现实,7月16日晚,“@已注册咯”求助称,文景路7号金源石油的洗车工,趁她妈妈上厕所时把车开走了。这名洗车工今年40岁,是新城区人,警方按其在单位登记的身份证信息寻去,发现地址已被拆迁,找不到人。这…都可以拍电影了。

[7]西安大剧院

由新宣传部长景俊海亲自带队,在深圳举行“陕粤港文化产业发展合作交流推介活动”上,陕西一系列文化产业项目获得签约,其中最大的一个项目——西安大剧院,签约金额达10亿

华彩国际(香港)董事总经理郭建兰说:“我们希望将西安大剧院建成一个可以容纳两千多观众的国际化高端文化场所,包括了演出厅、排练厅和小剧场等适合各类演出形式的大型剧院,主要出演各类经典剧目。”计划在三年后建成。此建筑究竟建在哪里?并未告知,只希望造型不要搞得太pia气。

为推广文化产业,陕西设立每年上亿的专项资金,对全省文化企事业单位给予扶持,这笔油水,不知会被多少人洗走?

[8]翻墙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有南门、西门、北门三个门,其中南门西门常开,而北门不开。由于北门外有医院、车站、万达广场等等,因此建大的学生学会了翻墙出门办事,以避饶大圈。

翻墙

有记者质问:“学校的管理部门应该拷问自己的良知,长久困扰师生出行的问题,为什么就没人出来解决?”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糙哥”说:建大一开北门,操场就被空军医院的老弱病残占领了,这才是真正原因。

而在大秦网的新闻跟评中,还有两位同学给出了下列内幕:

  1. 早先建设东路是建大冶金学院内部的路,因为当初默认人们从建设东路随意通过,最后西安规划局脑残得把那条路规划成了城市道路,害得建大被南北一分为二,之后就是祭台村、空军医院对建大的不断蚕食,如果建大再不关闭北门,早晚建大的学苑路得被“既成事实”成某条城市道路,建大北院就得被再次一分为二!
  2. 早在几十年前空军医院来到地方,没有土地,当时暂借了建大一块地方使用,后来就霸占着不还了。枪杆子里出政权,部队占地,当时打官司也没有用。于是建大就和空军医院结下梁子了,你去建大食堂办饭卡,如果知道你是空军医院的人就不给你办。有时会有空军医院的人或者小孩家属出行,直接从建大校园内穿过,把北门一锁,想过就得绕道走。

两个版本虽不知真假,但作为校园传说,还是有些可信度的。作为长安大学毕业生,我也分享一段相似的传说,我姑妄说之,你姑妄听之,别问我是真是假:

“长安大学校本部被南二环摆了一道后,校区和家属院被分割两半。在我校准备在南二环上修天桥将两边连接时,傻逼政府无视校园安全,要求天桥必须在二环人行道上开设上下口,以方便市民通行。我擦,不就是想蹭天桥嘛?我校便拒绝了。结果,政府以南二环上的桥墩影响交通为名,限制我校修天桥。但我校最牛逼的专业就是修桥,公路学院硬是设计了一个没桥墩的彩虹桥,上面还能跑车呢!几年后,政府在旁边默默的盖了两个有桥墩的天桥,深深的扇了自己的脸。”

[9]原生态的奶

羊奶

@穆穆的穆穆的穆穆”在辛家庙珠江新城门口看到一个卖羊奶的,有很多人围观购买。为了一口没有添加物的放心奶,买家和卖家都不容易啊。

[10]来西安治病

云南小女孩万燕眼里长肿瘤,长到半个脸那么大,近日,小女孩来到西安接受免费治疗,她是幸运的,愿她手术成功。

[后记]由于安排失误,本期e报昨晚无人撰写,因此,这是一期在单位蹭着电脑干私活的应急作品,此时才出炉,望见谅,望不要向我单位领导告密我不务正业。

[西安e报:1304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73期]生如夏花
[西安e报:208期]人性无善恶
[西安e报:938期]科萨下,老布上
老陕


2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304期]好便宜的公租房”旁边

  1. 匿名 说:

    公租房你不开个宝马都不好意思住

  2. xiaohuixia 说:

    修桥真有意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