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人生]有理想谨慎入行

@ 七月 20, 2012

【感谢作者“孙昊”的分享。】

今天听一位刚入行的小同志说了这么一件事:某单位意外发生了事故,依照常理初步判断是人祸,而且众多当事人极有可能遭受生命危险。由于到达现场的时间比较晚,已经找寻不见当事人,但遇到了一位电视媒体的同行。这位同行相当低调,三缄其口不愿多说,而且还帮助该单位说好话。小同志又联系之前另一位的爆料记者,也是闭口不谈,并且定论说事情不大。我替小同志把心中的一点疙瘩说了出来,这两位同行有可能,但不一定是被封口了。

小同志刚开始不相信,问道:以XX栏目的行业地位来看,他们也会屑于干这样的事情?我说:虽然不能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摩别人,但是作为一名有经验的记者,遇到这样的事情不去现场找目击者,不去医院找伤员,反而坐在当时单位的办公室里喝茶避而不见,替人开脱责任,这肯定是不正常的。至于为什么,你可以小心假设,大胆求证。

小同志又问,以他们的薪资待遇,还在乎这个?我说这个你可以掂量,做一条片子,分数乘以收视率,大约在千元左右。我只是听说一些单位用信封糊记者嘴的价位,要比这多得多。你可能担心记者回去如何交差,有些事情不到现场根本无法掌控情况,打一打马虎眼就过去了,如果第二天同城媒体有爆料出来,顶多也就是找领导认个怂,说自己业务有待提高,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几条人命很可能就被糊弄过去了。

封口费漫画

小同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脸的苦笑似乎想说什么。我俩简单的道别之后,我想起还有些话没有说,希望他听完刚才那些话不会灰心丧气。干这行肯定会遇到递过来的各种红包,有轻有重,有厚有薄。厚薄意思不表,轻重还是要掂量掂量的,同时更要掂量下自己有几斤几两。我一直认为这个行业只有具有普世价值或悲悯情怀的人才能做得好,而这种修养和情商又往往是与生俱来的,入行后很难再培养。如果有志要做这一行,起码要保证心底那块最柔软的地方不被麻木。面对这个操蛋的社会,年轻人的心中要有一块尚未崩溃的地方。

@乄小乄的评论:

我们的环境不好。在很多时候很多方面,很多人的判断标准都出了问题。比如“认真”这个词儿,通常都用来委婉批评人。大多数人都更推崇会打马虎眼儿能得过且过的人。曾经遇到过一老领导,总半开玩笑说那些很本份的年轻女下属不如那些能玩弄各种人尤其是异性于股掌之上的有本事。我觉得那就是他的价值观。

话说回来,虽然放弃操守和底线是一件令人鄙视的事,但是客观上会不会也有制度方面的问题?如同我常常引用的一句话:“没有不好的人性,只有不好的制度”。是中国的官员、记者、医生、教师、警察都天生更不要脸吗?很明显不是这样。

任何行业任何社会想要良好有序运转,指望每个人保持高尚情操那是最靠不住的,最有效最有力的保障只能是制度。可惜我们没有。行业没有,做背景的整个社会也没有。有些人的妥协也未必就是外人看来的那样无耻透顶。

假设这样一个情况:比如你,遇到一个医院或者学校出了大问题,你想报道,对方塞过来一个天价信封,足够你累死累活干好几单大活儿的。如果足够年轻,有企图有幻想没负担,那绝对挺得住,可是你都开始养家糊口,看多了社会甚至单位丑陋面儿了。不如你的同事张三李四王麻子都凭借诗外的功夫爬到了你头上,而且这家医院或者学校背景实力了得,跟你的领导甚至更高的高层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别说你这稿子可能发不了了,就算能发,那你也把对方怎么样不了,危机公关一启动,你那稿子就像投进大海的小石头,一朵浪花都溅不起。而且对你来说,更加头疼的事情也许正好是小的要上学老的要看病,接过信封不仅意味着赚一笔,更意味着你们达成了某种默契搭上了某种关系。

试问有几个人会选择拒绝这种诱惑坚守住自己的节操?当然我绝对不是给那些人开脱,说他们做得好做得对可以原谅甚至赞成, 只是在当下的环境中和制度下,对很多人来说,接过那个信封只能是一种必然。

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这真的就是人性。虽说君子喻于义小人才喻于利,可是能够自我超越的人真的太少了。不论是一个行业还是一个社会,在设置规则时不能以最高尚的那群人的底线为参照,只能以人的本能本性做前提去考虑具体游戏规则如何设定。我理解的人性化,不仅是尊重人性的需求,还包括承认并直面人性的各种本能,哪怕是丑陋原始的一面。不做这方面的考虑,那所有的制度、要求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终将成空,如同共产主义。

《[职场人生]有理想谨慎入行》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努力的意义何在
创业者的思考
悟空的紧箍咒
走弯路


1个 群众围观在“[职场人生]有理想谨慎入行”旁边

  1. 芹菜炒肉 说:

    今天的e报又迟到了?
    被和谐之后的INXIAN越来越不正常了。
    这是咋回事啊?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需要捐款资助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