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的驴子

@ 七月 21, 2012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石泉记叙》。】

陕西汉阴县城以南有一排高大的山脉,叫做凤凰山。我们的部队由格尔木移防到汉阴县后,除了团部和团部直属的单位驻扎在县城内,每个营都分别驻进了凤凰山中的山沟里。

凤凰山离县城大约是十几公里,各连队大宗的给养一般都是团汽车连给送,而连队每日的生活用品的采购要靠各连自己解决。

那时的部队不像现在,有那么多的汽车。整个团只给团长和政委各配备了一台北京吉普,连营长出门都没汽车代步,更别说连队了。于是,各连队每天都要买的油盐酱醋茶以及蔬菜的采购就成了一个问题。由于我们部队是工程兵,不时的还有些零星的拉运活儿也要干。于是,这些活儿都得派战士身背肩扛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不知是团里的哪个臭参谋滥干事想了一招,给团长建议,干脆买些驴发给各连,让各连都搞个驴车来运输。团长以为此招不错,立刻指令还留守在高原上的部队在当地买一些驴子,运回内地,给每个连分配了两头。

在高原上买的驴虽然已是家畜,但是,估计这些驴们更多地保留了野驴的品质,一个个不但不计较饮食待遇,还十分吃苦耐劳,温和驯服。

各连欢天喜地领了两头高原驴以后,立刻都改造了一辆能够一次套上两头驴的人力架子车。这一来,各连都算是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交通工具了。

于是,每天清晨或是黄昏时分,山沟中的便道上便经常会看到驴车。

驴车大多由各连队的司务长或是上士赶着,来往于县城和各连队之间。

有时,连队的领导去团部开会、卫生员去团卫生队领药品、通讯员去县邮局领包裹、老兵去县城长途汽车站接来队家属,也都是驾着驴车往返。

我们这个营当时有五个连,加上营部,一共是六辆驴车,十二头驴子。如果哪一天六辆驴车凑巧了赶在一个点下山时,那可是一个不错的景致。

往县城去是下坡,两头驴子拉一辆空车,加上驭手赶得又快,驴车便跑得飞快。有时,后边的驴子见到前边有驴车在跑,更是不用扬鞭自奋蹄,非要追上前边的驴车一块跑。边追还边扯开嗓门召唤前方的同类。这时,驾驴车的兵之间也会大声互相扯淡。一时间,山谷中奔跑的驴车首尾相接、蹄声得得、轻尘微扬、人欢驴叫。驴一叫唤,人一喧哗,山中的鸟儿们都闭了嘴,一直到驴车远去了很久,鸟儿中才有一只怯生生地重新的唤起其它的鸟们。空山鸟语,人欢驴叫,青山绿水,有静有动。

驴子
(图片来自网络)

驴子经过一段时间的使驭后,驾车的技术居然越来越好。有时,几辆驴车虽然是首尾相接地在山路上跑得飞快,可后车的驴子距前车车尾,也就是十几厘米,无论是前车左右变线,还是加快减慢。后车的驴子都能从容调整自己的步伐,步调一致地跑着。虽然前车遮挡着路上的石头,沟坎,但是后边的驴子居然也能从容避过,决不失蹄。车速流畅、车距相等,整齐划一。

部队进驻大山里施工后,山中的老百姓都迁出了大山。兵们除了看山就是看兵,战士们除了在山洞里施工,要不就是在操场上走队列,平时的生活很枯燥。所以,看驴车从山中便道上跑过时,便成了兵们的一个乐子。驴车跑过时,总有人大喊:“驴吉普来喽。”其他人立刻也会兴奋地大声迎合。

看到驴车上坐着连长时,有些老兵会故意喊:驴长,驴拉着你下沟呀?连长这时会回一句,狗日的,我开着驴车去看你娘呀。看着通讯员赶着驴车去县邮局取回邮件时,兵们会纷纷的打听:有我的信吗?通讯员会向自己的老乡喊一句,有嫂子的信,等我看了再给你。如果刚好碰到哪个老兵驾着驴车从县城汽车站接回来探家的媳妇儿时,那就更热闹了。战士们会嗷嗷叫着起哄,有些兵还会拽住驴车不让走,大声调侃那个家属:嫂子,这次可要加油干哪,要不然,娃儿还是领不走呀。

驴和驴车给大山中的兵们带来了不少的欢乐。

工程兵是十分辛苦的兵种,工程兵的战士们都深知下苦的艰难。所以,走在便道上的战士,每逢见到驴子拉着重载上坡时,都会伸出手来,上前帮忙推车,谁都不惜力气。

驴子们每逢这时候,不是扯开了嗓门大吼以示骄傲,就是晃晃长长的耳朵表示领情。

汉阴县地处陕南腹地,全年气候湿润而不寒冷。于是,大山中四季都有满坡的绿草。部队在这里主要的任务是打山洞,除了各种机械设备的轰鸣声,还不时地响起沉重的爆破声。于是,山中的野兽也都远远的避开了。所以,连队也没有给驴子盖驴舍,也不用专门饲养。驴子们没活的时候,都会聚到一起,跑到高高的山坡上,去吃新鲜的草;或是卧在一块平坦的地方,挤在一起打盹;或是互相啃啃脖子,联络联络彼此间的感情。不管是哪个连队的围着白围裙,挑着猪食担子的饲养员一出现,驴子们就知道自己加餐的时候也到了,会溜溜达达地跟着饲养员走到猪圈去,先猪一口,吃些煮好的猪食和饲养员散给他们的一些精料。

驴子们也有乏味的时候,白天,它们会到工地上来转,卧在一旁,一双大眼睛困惑地看着我们汗流浃背地施工;晚上,它们会跟着站流动哨的哨兵一起转,挨挨蹭蹭一步不拉,希望哨兵揪揪它的鬃毛,拍拍它的脊背。

驴子们最辛苦的时候是在他们拉着重重的车回来的时候。返回来的路,几乎都是上坡。驴子们弓着背,尾巴夹在后腿之间,四蹄蹄尖着地,奋力地拉着车。驭手们都会用挎包装满馒头,当驴子们实在走不动了,驭手们会以石头掩住车轮,让驴子们歇一歇,拿出两个馒头掰开,托在手掌里喂一喂驴子。这时,驴子的耳朵耷拉着,汗水遍体,呼吸沉重,眼睛无神。默默的诉说着重载在身的艰难。

这些驴子们很敬业,也很聪明。清晨的时候,司务长或是上士到山坡上扬扬手,嘴里“湫湫”地吆喝两声,驴子们就会乖乖走下山坡,乖乖被套上车,快乐得跑下山去了。但是当驴子们拉过一趟车回来了,你当天再想给它套上车赶他下山,那可就难了。不管驴子们是在工地上卧着,还是在山坡上吃草,只要司务长和经常使唤它们的那几个人的身影一出现,本连的那两头驴子就会立刻走开,远远地向山顶上去。沟沟坎坎的,叫你怎样也赶不上它。这时使驴的人会陪着笑脸到工地上来,央求战士们和他一起去赶驴。这时,又是战士们开心的时候了。去帮着赶驴的老兵会指驴骂人,放开了地奚落着使驴的人。这时,大山里又会出现快乐的情绪了。

四年的服役期满,老兵复员了,新兵也到连队了,山沟里迎新送旧的比平时热闹了很多。当复员老兵站在离队的大卡车上向车下的战友难舍难分地含泪告别时,驴子们也会站在便道旁高高的石坎上,“昂昂”地叫两声。复员兵便会伤感地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心中在感叹:我们还不如驴,驴还是这铁打营盘的一部分呢。

军中的驴子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偷西瓜
一块麸面饼
一件毛衣


3个 群众围观在“军中的驴子”旁边

  1. 布农铃 说:

    好文字

  2. lilan 说:

    啥时候的事情,还有“上士赶驴车”?
    军衔取消前?
    还是88年新军衔以后?88年以后的话,部队条件没这么艰苦。

  3. 布农铃 说:

    楼上再别冒充内行咧,会让人笑话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