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实录之计诱漏网之鱼

@ 九月 4, 2012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军中的驴子》。】

狼他弟涉嫌轮奸,当他的劣行浮现,准备对他实施缉捕时,尚不知道他的姓名。同案犯告诉说:他从不说自己的名字,也不说自己的具体住址。有人仅知道他哥哥的外号叫做“狼”,于是,就称呼他为“狼他弟”。再讯同案犯:狼他弟的长相?仅得到长头发、脸窄、单眼皮、肤色稍黑一些信息。

狼他弟常混迹于一个大舞场,由此于其他案犯相识,进而纠合,进而共同犯案。

由于缉捕其他案犯动作过大,消息已泄。狼他弟再未在常去的大舞场露面。办案小组扩大范围,但遍寻不着。狼他弟像一条狡猾的鱼,深潜水下,连个水泡都不吐了。

结案时效有限,狼他弟不归案,将拖延整个案件的起诉。

此时,办案组正承办的另一起案件中的一名犯罪嫌疑人,因罪行轻微,拟对其取保候审。此案主办人永永为此特来与老探商议。老探正为遍寻狼他弟不着而郁闷之极,听永永说此事。略一思忖,计上心来。

老探问永永:这小子家居何处?

永永:西郊南火巷。

老探:你下午与我一起去提审这小子,看他能否为我们缉捕狼他弟出力。

永永诺,又诡笑:你贼得很。

老探亦诡笑:不贼咋逮贼。

先前,老探虽无狼他弟的确切线索,却了解到狼他弟外婆住在南火巷。老探以为:将这待取保候审的犯嫌逆用,可能四两拨千斤,将狼他弟收入囊中。

这待取保候审的犯嫌听到自己可能从轻处理,即擂胸道:叔,你放心。我保证能将这瞎慫给你寻出来。我给你的当线人,别看我也做过坏事,我最恨奸污犯了。

此线人确有悔改之意,两天后即报来准确的消息。

线人回去后主动见过狼他弟的外婆,直言自己刚从市看守所出来。狼他弟即从外婆嘴中得知此情后,暗忖:自己的几个同案犯亦关押市看守所,没准这线人有案件的确切消息。狼他弟主动寻找到线人打探端的。线人见狼他弟竟然主动上门,活像用了两块钱中了五百万一样的喜从天降。待他安顿下突突乱跳的心后,心中不由得大呼:这伙公安,贼得很!

线人密约老探说此情。老探:你吊他,海谝你在看守所里的事,从中溜出轮奸案的事,再显化你认识某某,某某认识轮奸案的主办。其余多一字不许说,否则我代表法律给你上螺丝。线人诚惶诚恐:诺!

线人再约老探:这小子就是狼他弟。老探:为何?线人:这小子要我介绍认识某某。我问他干啥?他说,自己犯有事。我问啥事?他说,跟几个伙伙耍过一个女娃,喔几个都进去了,自己害怕得很,想看看某某有没有啥办法。老探:你再吊他,总说约不上某某。三天后一大早再来见我。

三天后,线人再见老探。老探问:这小子急不急?线人:急得很。

老探:告诉他,约上某某了,中午在西关外的羊肉泡见。

线人:对。

老探问:你咋把他带过去?

线人:我骑车子。这小子有时也骑车子,有时也不骑。

老探:他不骑,你拿车子带着他;他骑车子,你走他的右手。记着,来的时候,穿你那件红T恤,再带个墨镜。注意看着我,我在羊肉泡以西100米的路边站着,狼他弟只要跟你来了,见到我,你就将墨镜摘下,放到上衣口袋里。

线人:你咋逮他呀?

老探:你毛啥,绝不带累你。

线人:我不毛,我知道叔护着我呢。

老探:认真办。抓住狼他弟你就有功,政府会记下的。

中午,老探在西关羊肉泡左右布四人,瞩:我的动作为信号,我拍谁的肩膀,就抓谁。随后,老探西去100米等线人。

如约,线人穿红T恤骑车自西来,后座上驮一长头发。线人骑车上,头似拨浪鼓,眼似溜溜球。一脸焦急,一脸热汗。当他见到老探,遂将墨镜摘下带上连做数次。

至羊肉泡馍馆前,线人去存车,长头发径直去买票,老探一拍长头发肩膀,老探众组员即放翻了长头发,老探回身一指线人,线人骑车扬长而去。

老探伏身问长头发,你是狼他弟?

长头发:是。

老探:还有个人骑车带你来的,这人呢?

长头发:得是在存车。

老探厉声对组员:你两个快撵一个穿红T恤的,这两个是一伙的。两组员窃笑佯去。

老探继续正儿八经:狗日的,你跑地了今儿跑不了明儿。咱地押这怂先回。

办案实录之计诱漏网之鱼 二维码相关阅读
怎样查清李新功强奸案
预审是件什么事
关于审讯这件事
王双娃:该死但不应死


1个 群众围观在“办案实录之计诱漏网之鱼”旁边

  1. 说:

    警察贼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