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工业革命已到来

@ 九月 7, 2012

原文首发于《南方都市报》,作者“丁未”为中国机电一体化技术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原标题《从伦敦奥运会看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影响》。】

高思考,低建设,颗粒化,自组织,这是伦敦奥运会的基础理念和行动规范。这也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理念和行动规范,逻辑模式共享。
任何转型本质上都是对现实利益的否定和对未来收益的肯定。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到微经济体对未来工业的主导地位,依然以规模化、垄断的企业为核心,则转型无从谈起。

从伦敦奥运会的组织和操作模式,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上届北京奥运会的新体育模式的可能性。这个模式说白一点就是建立在游戏设计理念基础上的非职业化、非政府化模式,以及低投资、高参与、广包容的行动框架。

从其场地及硬件设计,就贯彻了两条基本的设计理念:一则是场地建设向落后区域集中,以奥运会的建设工程做为缩小英国城市发展内部差距的契机;二则是临时性建筑就让它临时到极致,以最小的成本实现最基本的功能要求,以节约总成本。

从开幕式等活动的组织上来看,从女王到平常的职业人(如护士医生等)英国社会成员,都被赋予角色化,生活场景直接成为活动的剧情,完全去除了人们、特别是中国这样后发展国家以为艺术活动的艺术创作性,生活被真实地、直接地定义为了英国文化未来的表现形态本身。

再看奖励的非物质性。参加活动演出人员全部的报酬就是一些演出时的道具,如所在场地的草皮等,纯属精神纪念品。

女王和邦德
开幕式上的短片:女王和邦德

英国奥运会的这些设计理念,与英国经济坚持走以设计立国的长期努力是分不开的。英国政府在五年前曾发表了一本国家科技与经济政策白皮书,标题是《向上竞争》,核心意思就是向高价值领域进步。这与广东今天采取的“腾笼换鸟”政策异曲同工。

现在英国经济向未来的转型已经相当深入。如果求索一下人类的工业关联性,英国今天在核心技术领域(如发动机的设计、生物及其它前沿技术)保持了强大的世界竞争力,但更有趣的事实是,英国现在成长的多数为超微企业,一个人、两个人的超微企业正如蚂蚁搬家式地承担起未来经济与科技成长的责任。当然,与之相比照的是美国当下如日中天的巨型跨国经济巨头们。不过从相对长远一点的角度看,谁主未来的浮沉,很难预料。笔者个人以为,未来世界是超微企业的世界。

如果以伦敦奥运会的个案,推而广之到工业和经济领域,我们同样可以发现全球性的结构变化,这种变化被不同学者和媒体用了不同的语汇来表述,第三次工业革命是其中最容易被公众理解的。其它的表述如开启下一代的工业和技术框架等等。

我们习惯上以为,生产线的建设和生产的不间断性就是经济运行的本征状态,这种思维形象一点说,就是还停留在蒸汽机的轰鸣声中,相距今天的世界时间,落后200年。

我们以企业做大做强为指南,以此为评价企业优劣的标准,所谓利税大户是成功企业。对比一下英国的经济模式,自雇、超微企业成长迅速。表面上看这些企业对GDP的贡献有限,但前提是这些企业无污染,可持续,充满了灵活性。

任何转型本质上都是对现实利益的否定和对未来收益的肯定。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到微经济体对未来工业的主导地位,依然以规模化、垄断的企业为核心,则转型无从谈起。

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曾写了一本专著,论述他所能理解的今天人类全球化环境中的变化图景,书名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主要观点就是我们处在信息技术和能源体系融合的时代,互联网信息技术与可再生能源的出现,让我们迎来了新的变化。

能源自给,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在北欧已经基本实现了,甚至这种能源自给的结构,已经彻底改变了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随着页岩气技术的成功,美国能源供应的局面从未如今天这样主动,掌握巨大信息技术绝对优势的美国,也在主导新能源优势,这就是正在进行中的变革。

新的工业革命不是到不到来的问题,而是我们身处其中,自觉与他觉的问题。今天全球经济体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处在这个变革因子的作用下。

欧盟科技框架中已经极大地减少了诸如大飞机这类上一工业时代工业品的投资,而将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超级大脑这一人类工业的终极智能功能体,作为核心研究方向。证券市场上,从诺基亚到苹果公司,几年时间我们目睹了旧工业组织的坍塌和新工业组织的崛起,恍惚之中,苹果公司以600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成为企业之王。

在大宗商品领域,当那些主流投资者们仍纠结于黄金和石油谁是更好的防御品时,新工业变革的进展正在无情地戏弄这些古典主义的爱好者们。碳,取代硅,成为了未来科技的战略性资源。碳纳米管,有幸成为了人类最小、最好的工作台和车间,甚至于未来生命的最小存储单元。过去被称为稀土的过渡元素,现在在新科技面前,全球共同富有,而非一国独有。

中国经济与工业结构也正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漩涡中,虽然表现上还处在抵触期,热衷于挖煤、拦坝、炼钢铁、投资于所谓坚强电网的骨干网。尽管已经看到了自组织、分布式和智能化的微电网已经在发达经济体蔓延开来,但行动上还停留在旧工业模式中。

二战时期,德军参谋本部有一个流行的说法,事件都是在纸质地图的折叠缝隙处发生。借用一下这个古老的谚语,笔者也同样相信,经济和工业的成长也是在信息、能量和物质的混搭处发生。

第三次工业革命已到来 二维码相关阅读
陕西模式:鸣锣开局
暴富的榆林
西咸新区:憋了8年的蛋
技术,一曲忠诚的赞歌


2个 群众围观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已到来”旁边

  1. 榆林人 说:

    这个文章真好,但是对于榆林的领导们来说,他们是看不懂的。

  2. 啊啊 说:

    何止榆林的领导看不懂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