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死队2》:赴来世绝恋的约会

@ 九月 13, 2012

史泰龙、施瓦辛格、布鲁斯·威利斯、尚格·云顿、李连杰…这一批红遍大江南北的国际巨星们在一起演电影,效果如同音乐界的滚石30周年演唱会、体育界的美国篮球梦之队、经济界的达沃斯论坛。

重量级人物汇聚一起,观众要得就是眼花缭乱,看得就是“这个我喜欢,那个我崇拜,巨星组合,大呼过瘾!”这种堆砌明星的做法在影坛层出不穷,香港有过《豪门夜宴》《无间道》,内地有过《建国大业》《建党伟业》《辛亥革命》,美国还有过“罗汉”系列…但这几部电影的演员当中,有的蜚声国际,有的仅限国内,即便蜚声国际的那些尚未达到殿堂级的高度。论阵容影响力,没有任何一部可以超过《敢死队》系列。

正因如此,当其它电影都“挪用”3D技术抬高单票票价,从而助推总票房时,《敢死队2》仍然依靠平凡的2D技术取得首周约1.6亿的内地票房,傲然称雄。论剧本、论技术、论票价,《敢死队2》比不上《普罗米修斯》和“双侠”,能赢,赢在巨星们的影响力。《敢死队2》是借助《敢死队1》票房大捷的声势而拍,如果第二部的票房继续高扬,片方则会拍第三部。据我所知,《敢死队3》的演员阵容早在《敢死队2》上映前逐一敲定,看来片方相信票房不在话下,相信经久不衰不会被似水年华侵蚀。

《敢死队2》这种电影不需要克里斯托弗·诺兰的高智商剧情,不需要昆汀·塔伦蒂诺的黑色幽默,更不需要王晶的奇淫妙性。它只需要主情节合理、分支情节有止、首尾呼应、动作场面对得起一把老骨头们的“夕阳无限好”,即能获得观众中肯的评价。观众不希望每部电影都大费周章、晦涩难懂,偶尔看一部简单轻松的爆米花电影也无比惬意。谁说爆米花就只是爆米花?爆米花也能充饥、可口。

看一次少一次

看一次少一次

只要喜欢兰博、洛奇、《终结者》、《虎胆龙威》、《第五元素》、《尚格·云顿》…这些鼎鼎大名的作品,就会有看《敢死队2》的冲动,正如电影中的那句台词,“经典就是经典。”其实,《敢死队2》在细节处理(每条情节线索都能找到根源)、台词揶揄(“一群白痴”、“我们也能进博物馆”等等对白能让大家在90%是打斗的情况下莞尔一笑)、火爆动作(鲜血飞溅的场景)上比第一部更考究。因此,《敢死队1》更像巨星们在一起不来电,产生不了化学反应的生搬硬套,《敢死队2》更像运用各种浑然天成的材料,精致雕琢出价值不菲的玉器,这得益于西蒙·韦斯特的执导功力高过演多于导的史泰龙。

《敢死队2》比《敢死队1》,甚至比众多动作电影更难能可贵的一点在于它的立意,简单说,就是导演的中心思想。很多动作电影只注重拳脚相加、火药爆破、刀枪无眼,缺少导演自己的心声流露,而西蒙·韦斯特注意了,这也是比他之前的经典《空中监狱》进步之处。

比利(利亚姆·海莫斯沃斯)的牺牲是影片从铺垫到核心的过渡,同时,史泰龙在这里说出了立意台词,“我们之中最想活着、最应该活着的人却死了,最应该死的人却活着,上帝想告诉我们什么?”这是导演对生活里“好人没好报”的不公平的呐喊和控诉,影片后半段全是导演设想的消除这种不公平的美好蓝图,用敢死队象征的好人消灭尚格·云顿象征的坏人,让好人长久,让坏人短命,把上帝出的“难题”击碎,构造桃花源式的环境。桃花源根本不存在,所以,文艺青年去暗恋,暴力中年去强加。从无作为,因而暗恋,主动强加,虽不合理,但也无妨。总之,世人的共鸣随着铁血拳头、枪林弹雨一齐发泄出去,这也是电影带来的享受与快感。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敢死队3》怎能叫人不期待?随着年龄增长,我们对逝去的经典越来越怀念,对难逢的缘分越来越珍惜。韶华不为少年留,一众少年升级成中年、老年,不知还能再看多少年?如此说来,《敢死队》系列更像心如止水,烟波相随,赴来世绝恋的约会。

《赴来世绝恋的约会》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不只是蝙蝠侠
配好一块玻璃的理想
那么热爱《笑红尘》
死亡之舞


1个 群众围观在“《敢死队2》:赴来世绝恋的约会”旁边

  1. 感觉不错 说:

    有人说敢死队2没剧情,我想吐槽,动作你要毛线剧情啊!看的就是场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