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的江山

@ 九月 18, 2012

原文首发于《ItTalks》,感谢作者“魏武挥”的原创和分享,曾撰文《收费阅读是走不通的》】

8月头上,搜狐张朝阳在一次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称,搜狐微博遭遇失利。虽然后来搜狐公关部认为媒体有“断章取义”之嫌,但搜狐微博在整个微博市场中,居于新浪腾讯之后,应该是个事实。无论如何,搜狐微博在当下,是“失利”的。

不过,就这个事实,有两种解读方法。其一,战术层面的问题,也就是不够努力,或者执行不到位。张朝阳在更早期的时候承认过这一点。其二,战略层面的问题,也就是搜狐该不该花很大的精力投入到微博之争中。这属于方向问题。来自搜狐官方的消息从来没有对这一点做出回应,但在我看来,搜狐其实本就不该打这场仗——至于门户的标配,拿来充充场面,那是另外一回事。

搜狐和新浪的恩怨由来已久,一度就谁是中国最大的门户还打过口水仗——新浪坚持用流量算,搜狐坚持用市值算。这场口水仗发生得太过古老,不过到今天还有一点迹象可循:搜狐网站首页至今还有一行字: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在影响力这个有那么点虚的层面上,搜狐从来没有放弃过和新浪的争斗,无论是早年的1.0门户模式,还是今天的2.0社交模式。

但其实搜狐的“矩阵”已经颇见成效,它的旗下,有游戏、视频和搜狗。畅游(搜狐持有它近7成的股份)的表现不错,第二季度端游市场份额在7.5%,实现利润7000万美元。搜狐视频没有独立上市,但市场份额也不容小觑,艾瑞认为去年年中它就超过了土豆,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不过,它最核心的资产应该是搜狗。

张朝阳
张朝阳(图片来自网络)

搜狐在行内有个“千年老二”的俗称。视频它是第二,游戏则是第二阵营(畅游距离腾讯网易盛大很远),门户流量在腾讯异军突起前也是第二。但搜狗系列,则很有些雄起的意思。这个系列包括:搜狗搜索引擎、搜狗浏览器和搜狗输入法。

对于一个网民来说,浏览器是输出界面:你在看什么;输入法是输入界面:你在敲击什么。而搜索引擎则是你在感兴趣什么。在这个组合套装里,搜狗引擎上大致排在百度、谷歌之后,浏览器排在360之后,输入法则是第一。很少有网络公司能有这样一个套装,它所能覆盖的网民信息,是极其庞大的。

曾经作为评委参与过一个移动运营商的视频内容供应商招标活动,搜狐视频派出的员工非常骄傲地告诉在场的人:网民感兴趣什么,搜狐都知道。其实我一点也不怀疑这个说法,搜狐的确有这样一份资源。而这份资源,是大数据时代数据竞争的前提。在我看来,搜狐完全没有必要去拼命折腾微博。新浪在微博上深耕三年,至今还不知道大部分用户是谁(v字认证除外),搜狐依靠搜狗三件套,就足以了解用户了,也为互联网广告从广播式广告向定向广告转变建立自己的前提。

不得不说,战略方向上张朝阳先生似乎是犯了个错误。最近有媒体文章称,在05年到10年间,搜狗和它的负责人王小川,在搜狐内部是“边缘化”的存在——搜狐微博10年4月上线。也就是说,搜狐并没有把搜狗当成头号棋子,一直到10年8月,搜狗公司拆分。也正是这之后,搜狗才开始一路狂奔:分拆后的6个财务季里,搜狗保持着将近30%的复合增长率。最新的一季财报显示,搜狗有3000万美元的营收——而搜狐的品牌广告部分为7000万美元——差不多已经是搜狐母体的一半了。

事实上,搜狐这个母体的表现真得可以用乏善可陈来形容。如果门户的品牌广告已经排在腾讯、新浪之后这一事实,还可以用“放弃老旧的商业模式”来做借口的话,那么下一个事实就不容乐观了:季报显示,搜狐的利润是1100万美元,但畅游作为它的子公司是要做合并报表的:如果把畅游的利润扣除后,搜狐整体亏损逾3000万美元,而且,比上一财季还有所扩大。

搜狐的创业灵感来自于雅虎,用一个“搜”字,反映出最初的理想:信息定位。早期的雅虎是一种颇有点类似今天hao123的网址目录——在当时的条件下,已经起到了信息定位的作用。随着时代的发展,雅虎慢慢退出了这个领域,搜狐亦然。但雅虎再也没有回到这个市场上,搜狐却借着搜狗回来了,还带来了份额不低的输入法和浏览器两个利器。

就搜狐系整体而言,没有理由漠视这一点。搜狗这个已经有3亿之巨的用户规模的套装,远远比它的微博和白社会(搜狐另外一款不怎么成功的社交型产品)有发展潜力。搜狐的江山,应该在“数据”上做文章,而不是什么明星微博、职场社交。

最后顺便要提一句的,360已经布局搜索。这个竞争者有着国人使用最多的浏览器,排名第二的客户端。面对这样一个悍敌,搜狐还在那里只是认为微博投入不够,纠结于那种虚幻的影响力,是要走雅虎之路的。

搜狐的江山 二维码相关阅读
开放性的网络恶搞
微博大限将至
韩国网络实名制破产了
谣言未必止于智者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