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也是一门学问

@ 九月 20, 2012

眼下,最火的电影莫属《白鹿原》。这个坐落在陕西关中平原的白鹿村没有《蝙蝠侠》和《蜘蛛侠》的华丽霓裳,没有《敢死队》的壮硕身肢,没有《普罗米修斯》的天马行空,票房上也许敌不过他们,但人气丝毫不逊色,甚至更强。

有的电影未老先衰,经不起时代的考核,《白鹿原》是未火先热,热得一塌糊涂,热得如同田小娥和黑娃那般欲火沸腾。它为什么能让观众望眼欲穿呢?

一是因为这部小说非常牛逼,被誉为“中国当代小说的巅峰之作”,陈忠实靠它咸鱼翻身,一举站上职业巅峰。二是因为4小时的胶卷如何把一部渭河平原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展现得淋漓尽致勾起小说粉丝的好奇。三是因为电影大肆宣传的激情戏到底如何传神吸引眼球,毕竟小说写得挺露骨。

从之后的各种媒体报道来看,观影人对第三点泼墨最多,估计大多数人看此片是立足这一点。此片在香港被定格三级,既然能在内地上映,显然在被“阉割”了一个多小时的片段中有不少露骨镜头,如果冲第三点进电影院看,绝对伤心太平洋。

在这里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三级片”,三级片是指电影中有大量的性爱或暴力或脏话或血腥等镜头。因此,三级片不等同于情色片,跟美国的R级是一回事。《志明与春娇》的粤语版就是因为脏话多而被定为三级片。不过,《白鹿原》罪加“三级”,估计跟《色戒》一样源于性爱,源于脱的激情。

在天朝,激情戏有时纯属刻意而为,好让粗糙稀烂的电影有点宣传文本,比如《十二星座离奇事件》和《喜爱夜蒲》系列;有时根据电影原著需要添枝加叶,但原著写性爱是为了表达某种气氛,而电影本末倒置,逐渐拍成情色片,比如《白鹿原》,还专门制作一集讲电影中激情戏的预告,这实则在糟蹋原著。如果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贾平凹的《废都》、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相继被天朝拍成电影,岂不是三部“三级片”出炉?

脱与不脱

脱与不脱

而在很多国家,女演员脱,甚至露点,再正常不过。片方觉得女演员为艺术献身,对此非常尊敬,不会拿这当做前期宣传的噱头,从而拉动票房;观众对此不会小题大做,更不会因为谁脱光谁露点而争先恐后买票观看。譬如,朱迪·福斯特在《暴劫梨花》里露点,安吉丽娜·朱莉在《原罪》里露点,格温妮丝·帕特洛在《莎翁情史》里露点,安妮·海瑟薇在《断背山》里露点,凯特·温斯莱特在《朗读者》里脱得精光,这些电影全部成为经典,同时,朱迪·福斯特、格温妮丝·帕特洛、凯特·温斯莱特还凭这几部作品获得奥斯卡影后。

脱并不可怕,谁没有吸允过母亲的奶汁呢?可怕的是一国观众把脱戏认作是看戏的核心,为了看脱戏而看,这是怎样的心理?如今,天朝正在形成这股逆流,一旦逆流变成主流,天朝电影真的无药可救。从这点来说,内地学香港实施分级制度必不可少,电影一旦被删减,直接减掉了情节,减掉了连贯,减掉了韵味,这当然包括剪掉的那些脱戏。

导演没有创意,不会拍戏,只好拿激情戏作为法宝,只要有人进去看,骂了也无所谓,反正钱赚到了。正巧又碰到一些女演员希望迅速上位,但演技平平,唯有靠脱扬名立万,哪怕只脱一点点。在脱戏上面,女的比男的容易出名。这是社会的浮躁造成的病态,这是个人的急功近利造成的扭曲,这是电影导演、编剧江郎才尽和演员青黄不接造成的畸形。拿捏得准,脱戏成了点缀,脱去了情色,脱去了媚俗,脱得干干净净,脱胜没脱,成就经典;拿捏失准,脱戏成了马戏,脱不去情色,脱不去媚俗,脱得肮肮脏脏,脱了白脱,千古骂名。

有些演员先不会演戏,然后一脱成名,继而连续接拍脱戏,最终演技反倒越来越好,终究“穿上衣服”后得奖。老一点的有邵音音,中一点的有吴家丽、李丽珍,少一点的有舒淇。此外,还有些脱完与奖杯无缘,但演技被一致公认,夏文汐、邱淑贞、徐若瑄都属此类。可悲的是有些演员都脱到打真军了,却还是红不起来,比如李华月。

同样,有些导演一辈子都在拍脱戏,却怎么也拍不成名;有些导演一辈子也都在拍脱戏,却技惊四座,名利双收,比如何藩;有些导演拍过一段时间脱戏,却成为香港累积票房最高的导演,比如王晶;有些导演只拍过一部脱戏,却这一部成为影射社会的经典,还能改变女演员的命运,比如尔冬升拍《色情男女》。

所以说,不是每个人都会脱,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导脱戏。不要以为脱简单,脱,也是一门学问。

《脱,也是一门学问》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赴来世绝恋的约会
不只是蝙蝠侠
那么热爱《笑红尘》
死亡之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