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的供销社

@ 九月 26, 2012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童年的大雁塔》】

阴雨天气,我驱车走进秦岭北麓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意外看到一家供销社。上世纪70年代我曾上山下乡,对村头路口的双代点、供销社并不陌生。当年的供销社主要经销服装鞋帽、毛巾手帕、百货文具、搪瓷铝制品、糕点烟酒、副食杂货等等。几乎所有供销社的门头都会有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标语,其实根本保障不了。供销社也并非全部现金交易,有赊账的,墙上挂个黑板写明某某某某年月日欠款几角几分。按照民俗村规,这个账在阴历年的除夕之前肯定得清,否则就失去信誉了。

当然也有以物易物的,学生娃买作业本买铅笔橡皮,家里没钱,用搪瓷碗葫芦瓢端来小麦包谷,上秤后进行调换,再用现金或其他零碎物品补齐。供销社里最令我们知青垂涎的是吃食:水果糖、白皮点心、江米条、红烧扣肉罐头、炼乳罐头、水果罐头、果酒之类。那年月的点心都用糕点固定周转箱盛放,卖到最后的点心渣子会处理给关系好的亲戚朋友。买回家后拣去里面的老鼠屎、芦柴屑,攒起来到中秋节做月饼馅。

那年月货架上的很多东西都不是能随便买得来的,很多东西既要付钱,还得凭票券:粮票、布票、烟票、酒票、火柴票、肉票、点心票、糖票,诸如此类等等。买水果糖须受限制,每人每次限购10粒,是那种发黑的古巴糖做的,稍微有点苦。想多买的话,只能凭医院开具的肝炎证明、或是领导开具的条子。

小山村里的供销社
小山村里的供销社

那年月人穷,很多人逛供销社的实际意义也就是逛,看到喜欢的东西,兜里没钱,只能咽着口水离去。供销社一般比较排场,青砖铺地、芦席吊顶,半空中悬挂吊扇、60W的白炽灯、纸盒子,盒子里照例是一盘纸绳子,拽下来捆扎顾客买好的商品货物。三围有灰尘扑扑的木头货架,下面木条凳上搁着糕点固定周转箱。箱子上苫者防蚊蝇的窗纱。木框玻璃柜台上搁着算盘和售货员饮水的搪瓷大茶缸,一般角落里会有个磅秤。

当年的售货员一般都是公社书记、主任的亲戚,很牛,部分女的说话刁钻刻薄,眼头也很毒,能看得出谁想买东西谁是来逛的。不晒太阳不吹北风,按月拿24元的工资。很高的收入了。我们插队的地方穷,1975年年终分配时,1个劳动日价值仅9分零3厘,每个月每个壮劳力赚不到3块钱。那时售货员非常吃香,民间有顺口溜: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售货员。

那年月绝大部分人买不起点心,因此点心的存放期就很长,有时长达1-2年。霉坏的搁在芦席上,在太阳下晒晒剥去外皮照样出售,甜味还在,只是口感差,非常硬。70年代的人们把那种点心戏称全钢防震点心。在全民皆兵的年代,基干民兵都配发老式步骑枪。供销社的女人不用,说有1箱子白皮点心当武器,来了帝修反往死里打。

传说有俩售货员打架,抓起搁置久了的白皮点心砸向对方,把另一个人打成脑震荡不说,骨碌碌滚到马路上,把一辆凑巧路过的自行车车胎崩爆胎了。还有个过路的馋嘴猴飞奔过来捡起咬了口,当场被崩掉了2颗大门牙。

当年的那些供销社还会销售种子化肥农药树苗。很多为了防盗,都是前店后家的。后院养着看门狗,值班室门外屋檐下可以做饭。我们知青嘴馋,当年看见狗跟看见猪差不多,一般都会柔声呼唤,伸手摸摸狗头,边摸狗头边流口水边想象铁锅里香喷喷的清炖狗肉。

希望能有人搜集保存这些资料和原物,辟一间供销社博物馆,至少印证了那段难忘历史,或可做拍摄70年代影视剧的基地。

70年代的供销社 二维码相关阅读
31年前的临潼
1980年的军训
老西安的对调启事
70年代的小偷通缉令


1个 群众围观在“70年代的供销社”旁边

  1. 姜江 说:

    这个文章真的真好,看评论的数量感觉翻墙对广大在西安网民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