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难辨

@ 十月 3, 2012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的真情分享,曾著文《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日,和母亲到一商场买母亲此前就看中的一件真丝上衣,收银台付钱时,隔柜收钱的女子看了我一眼,随即切切地问:你的双眼皮在哪儿做的?做的真好啊,跟真的一样!

这个问题砸的我有瞬时的晕眩。但因之新鲜和有趣,并未破坏了我的兴致。“你觉得好在哪儿呢?”我一副请教状。

“双眼皮深,而且从眼角自然长及眉梢,一点都看不出做的的痕迹呢。”

“是吗,我怎么就从来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真的,我也想把我的眼睛做成双眼皮呢,所以我就会注意别人的眼睛,你给我说说你在哪儿做的?我也做去。”

“其实我的双眼皮不是做的,你所说的眼皮深,只是因为我年龄渐大,皮肤松弛,眼皮日渐耷拉的缘故。”

“现在做双眼皮的人多了去了,还隆鼻、垫腮、丰胸呢,有的人,浑身上下假的比真的多呢,没啥可掩饰的,你就给我说说在哪儿做的嘛。”

我还真没想到人家非要我给说出个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方来:“我这双眼皮还真的不是做出来的,我总不能胡乱给你说个地方吧。”

“来来,你们来看她这双眼皮是不是做的?真是,做了就做了吧,女人爱美是天性,我们楼层的姐妹都知道我想做双眼皮,都纷纷给我参谋呢,真是,问你个地方都不愿说,我又没和你在一块儿,我美了,也影响不到你呀。”这女子似乎生气了。

“就是嘛,觉得你做的好才会问你地方,这个没必要保密呀。”有两三个售货员对我的不愿分享也有些忿忿然。

“我这眼皮真的不是在美容院做的,其实小时候我只有一只眼睛是双眼皮,一次害红眼,好了之后两只眼睛就都成了双眼皮了,我总不能祝愿你害眼吧,也把眼睛一不小心害成双眼皮。”我的神啊。

双眼皮

关于双眼皮的漫画

“我女子这双眼皮是我给做的。”母亲看着七嘴八舌围上来的几个人突兀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你给做的?”收银台的女子上上下下细瞧了我母亲一番说:“不可能吧,你会做?”

“咋不会,我是她妈,她的命都是我给的。”没想到我这不善辞令的母亲还具备幽默的天赋呢。我和母亲走向了电梯,还听见一女子说:明明是做的嘛,还非要说是天生的,真能假装!

回到家里,对着镜子我一再审视自己的眼睛,看着看着连我自己也有些迷惑:好端端一双眼睛怎么就有了假的成分,而且被人坚信我是在以假乱真?不由得又看看镜子里那个我早已习惯且深信的“我”,幸亏人家只是对我的眼皮感兴趣,若是身体的其它部位有了惹人眼目的地方,真真假假,是不是也会被人揣度一番呢?

中国的语言,其意境之深邃,玩味之悠长,传播之迅捷,非其它发达国家可比。一根芦柴棒,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说不定最后那个人听到的是一根可定海、撑天的金箍棒;一个被抑郁症谋杀了的生命,传着传着便成了可写成无数种版本的长篇小说;一个相对老诚的人对未见的人或许就整个是一智障;一个性格外向,漂亮活泼的女子,也说不定经过无数唾液的洗礼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妖狐…凡此种种,每一个人,也都或多或少的领教过吧。

也是,繁华世相,喜欢听假话的人太多,有需求就有产出嘛,说假话的也就一个个粉墨登场;有了说假的,做假的也就不甘于其后了,假烟、假酒、假奶粉、假盐、假文凭甚至假情、假爱也都一一塑了金身堂而皇之的想要把真的排挤在外。

《真假难辨》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蜀河的味道
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活着活着就老了
远远地站在你身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