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个个都是刘震云

@ 十月 4, 2012

【感谢“@六六他娘”的原创投递。作者曾撰文《幼儿园第一周》】

家属院的清洁工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我注意到他是大概三年前。当时我在和他怀抱婴儿的妻子聊天,他走了过来,一脸慈爱地逗逗孩子,又拿起笤帚开始打扫。

那个婴儿和六先生年纪相仿,是这对夫妇的第二个女儿。女人没有工作,抱着小的,拉着大的,从没半分焦躁。到了男人下班的时候,两人有说有笑地一起离开院子。

我曾暗暗为他们捏把汗——靠一个人做保洁的工资供养一家四口,可两人从来一副互敬互爱的乐呵模样,倒也看不出贫贱夫妻百事哀。

上个月,我在单位碰到了那位妻子,她穿着和丈夫一样的浅蓝色工装,正在积极地擦拭电梯。“你也上岗了呀。”我和她打招呼,她一脸自豪说:“是呢。做做看。”

小女儿想必入托了,如今两人工作,定能轻松不少,我也松了口气。

故事到了这里,只是上半场而已。

前天晚上,我带着六先生在小区门口玩。新来的门卫站在一旁抽烟。

六先生为了讨我夸奖,跑到门卫大爷面前大声喊:爷爷好!

老门卫一叠声地说“真乖,真乖”,他转向我感慨道:“城里孩子就是有礼貌。我20多年前第一次到西安,在一个馄饨摊前碰到小女孩主动和我打招呼,我心里好吃惊,比我们农村娃强得多呀。”

“哪里的话。”我谦虚一句,又问:“您听口音是河南人,来西安这么长时间也一点没变。”

他呵呵笑着:“那变不了,那变不了。”

“您子女也在西安吗?”

“那打扫卫生的一男一女,你见过吧?就是我儿子儿媳。”

这意想不到的关系让我心中一动,老门卫也来了兴致:

我八九年来的西安。太穷,两个儿子眼看养不起,田啊地啊一撂,咬咬牙进城打工。

吃苦没啥,没想到还是耽误了两个孩子。

我那大儿子,你别看是个扫地的。上学那会儿成绩可好,文艺也好,写写画画办黑板报,在我们那学校可出息。画画得过我们县上第二名哩。

怪我没眼光,没供他上大学,高中毕业就带到西安来跟我一起打工。前一阵和一楼那老头聊天,人家就有脑筋,家里也穷,砸锅卖铁供娃上大学。现在人家儿子可在大单位摇笔杆子,我儿子倒好,摇的是扫帚。

说起来我还干了一件傻事儿。大儿子二十多岁那会儿,三桥一个村长的闺女看上他,死活要跟他,没房没工作也要跟他。对方家长来问我意见,我一想这和人家差老远,将来要受欺负,生个孙子我想看都不让看咋办嘞?

最后我脑子昏了,硬是没同意。你说当时要是同意了,现在我还不跟着吃香的喝辣的?也不能天天在这看门。

(说到这里我安慰他:现在也挺好,你儿子媳妇感情可好呢。他满意地点点头。)

二儿子有性格,不听我的。上学、做生意、娶媳妇,一样都不听我的。现在在西影路买了房,媳妇也对我不错,就是嫌我话多。她总说:爸呀,人家都是婆婆唠叨,咱家咋是公公嘴碎呢?

夜色里,我俩一起开怀大笑。故事很圆满,河南话是最好听的汉语。

为什么这么说呢?

用河南话讲述出来的故事中永远没有苦难,只有命运的阴差阳错,并且化作笑声。

河南人个个都是刘震云 二维码相关阅读
台湾来的培德爷爷
那个让我流泪的小偷
你好 幼儿园
给儿子的第一封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