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384期]真假和尚辨别法

@ 十月 6,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0月6日。公元23年的今天,王莽在绿林军攻入长安时,被商人刺杀身亡。由于王莽篡汉立新朝,传统史学一般称他为乱臣贼子。但胡适因其改革中的土地国有、均产、废奴政策赞其为第一个社会主义者,钱穆认为他是一个书生式政治家,徒以文字议论政治。柏杨更进一步,认为王莽夺取政权并非满足私欲,而是为了实现政治抱负,在政治上实践儒家学说,是史上第一次学者建国。

[本周事件]陕西近期为毛老出事?

作为一个曾被微博网友定性为大叔形象的西部省份,陕西这两个月最近颇有点儿事多,罩不住场子。从延安特大车祸(1344期)到表哥(1369期之1),从28个湖(1352期之2)到915打砸抢(1363期),从华山万人滞留(1380期)到理工大学党委书记夫人持刀伤人(1382期之4),仅仅两个月就有这么多事情发生,这还不包括之前的镇坪强制堕胎(1272期)、天价烟(1286期之本周事件)等等,不止政府中人怒道不能干了(1370期之本周语录),就连普通人也有被放在火上烤的感觉。

虽说这些事的扎堆发生可以解释为碰巧、巧合,但历史一向告诉我们,偶然里面包含着必然。那么为毛陕西省最近两个月连续出大事呢?有匿名人士从经济角度解读,认为这是因为区域经济需要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执政能力和官场文化都不支持这个高度。

陕西省这两年发展很快,无论是西咸新区也好,还是大西安、大陕西的提法也好,都透露出陕西省致力于建立一个西部老大的形象,然而陕西省政府却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政府:总的来说,这不是一个服务型的政府。

这不是执政能力的问题,而是执政方式的问题。中共从军队起家,最后拿到政权,这就让其在后来的执政中一直保持了命令式的方式,上级对下级、政府对民众都是命令式,上位者一旦决定,就没有什么商量的。但是时代毕竟不同了,财富的积累如今与权力息息相关,普通人被剥夺感日益增强,于是人们开始维权,所以会对于命令式的执政从心底有一种天然的抵抗,这些都反应在了微博上。

[本周话题]政府与新媒体

偏偏陕西省政府至今还没有适应新媒体的环境。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王天定教授观察到的是:陕西政府“像是一个原本在石器时代耀武扬威的原始人,一下空降到新媒体环境中,他手中无措,但又自命不凡,颟顸无知,几近荒唐。本地媒体的脖子被死死卡住,让媒体没有了发声的任何可能。”

可是微博时代,想封锁消息是极为艰难的。虽然非微博受众才是当下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但纵观之前每次事件,微博会反作用于传统媒体,当传统媒体对某件事做出说明、澄清、回应之时,这种反作用会进一步展现事件的真相,体现执政者的态度和水平。这种作用和反作用便是当下传统媒体和微博自媒体的关系。

可惜的是在陕西,传统媒体因为噤若寒蝉,往往被逼得脸面尽失,透过这些被阉割的喉舌,人们看到的是陕西政府的威权和差劲的应对能力。

[本周焦点]真假和尚辨别法

法门寺监院“@贤空法师”在吐槽了法门寺景区(1382期之5)之后,又进一步在微博上教大家分辨真假和尚:真僧人不喜欢和游客说话,景区的假僧人主动给你打招呼,给你看相、算命,让你请护身符、点灯、抄经等,说游客或家人近期有“血光之灾”,请他念经可以帮免灾。总之一个字:钱。要钱的就是假僧人,不要钱的就是真僧人。

这种辨别方式去法门寺用应该挺有效,但若就整体而言,那就谬论了,寺庙的维护需要钱,用佛教的话来说,佛法的弘扬不是免费的,如来对阿傩、伽叶跟唐僧要“人事”不以为意,西安罔极寺本是占地54亩的皇家寺院,如今好不容易留的十余亩,佛殿残余,重建要花4800多万,至今还在募捐。

真正要区分的话,假和尚从头到尾为的都是私欲。这是一条真理,亦可用来衡量宗教场所的真假。

[本周人物]大力士交警

9月29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雁塔路上的育才路东口与后村西口什字抛锚,@绪刚观天看到一名交警急匆匆跑过去,招呼司机坐上车,把握好方向盘,自个用力地在车后推着车辆前行,一步一步地将“病车”移出了挡道之地…

大力士交警

这个交警名叫张明,当交警4年,因为他的大力士举动被拍了下来,发到了网上,于是他也火了,张明说这种推车的情况很常见,即使是大车坏了他们也照推不误。

相对于最近水深火热的是陕西省、西安市,这是一条难得的正能量。

[本周民生]书院门似农贸集市

黄金周一向是检验西安旅游质量的重要时期,“水莲花开”发帖称,陪外地朋友去书院门,看到路口有禁止机动车驶入和禁止车辆停放的标志,但车辆一辆接一辆地驶入,道路上还停放了很多的车辆,各种车辆穿行在狭窄的街道中,与游客争抢道路擦肩而过,刺耳的鸣笛令人不胜其扰,有游客称书院门“真像乡村的农贸集市”。

书院门

“农贸集市”的类比算不上辱没书院门,虽然里面古风荡漾,但是真架不住人潮车往。网友“王一清”认为这不是车的问题:

书院门里边那条街应该是步行街,按理说,车流走顺城巷,人流走步行街,相安无事,但管理者把以前走车的顺城巷禁行了,搞什么微循环,循的人和车都不知道走哪里合适?反正走哪儿都是违规,不如彻底随便走,这就是现状!

书院门是西安的古文化街,十一期间路窄人多,确实容易出现这问题。过了十一,人流量少了,车走来走去也没什么。我个人认为现在这样挺好的,步行街什么特别像成都锦里那种人造古风,很没意思的。

[本周视频]人形机器人

这是陕西科技大学第六届科技创新竞赛上的一件决赛作品——人形机器人,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瞬间觉得西安、陕西其实一点儿都不土,还是很洋气的嘛。

[西安e报:138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88期]死神来了
[西安e报:653期]山西推广“西安经验”
[西安e报:1018期]西安达人秀
出租车司机和小姐


3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384期]真假和尚辨别法”旁边

  1. Tit!! 说:

    这不是执政能力的问题,而是执政方式的问题。

  2. 啊啊 说:

    陕西的精神其实从来就没有变,就是彪悍,俗话就是冷娃,二球,一言不合以命相搏.

  3. deep 说:

    1. 其实要是执行命令能够不给一级级的变形,本地化,实际化,那么也还算可以。但可悲的是各种初衷好的命令,最后都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变形了。 权力的制衡和监督才是最重要的。

    2. 那个机器人…还不如说是视频软件模板做的还行。仅机器人…真的也就是批发玩具级别的,最多带个可编程指令功能. 这算哪门子创新竞赛. 还不如做一个仿生多手指机器手,实现各种抓举和识别。这才有实际意义和科研价值。 不过,对一般国内本科生,也就不错了,总比成天玩网游强,陕西科技大学是个什么学校…没听过. 新改名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