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刀的光芒

@ 十月 7, 2012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兵与贼的友谊》】

天涯社区某个点击数十万回复上万的热帖中,有位ID是“莲1978”的姑娘说起电视剧《大内群英》中的曾静:“当初,‘曾静’曾深深地刻印在我大脑里十几年,但事实是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容颜,单只清晰地记得他的倨傲他的不羁他的苦痛…”

重读《天涯明月刀》时,我想起了这句话。

一直自诩古龙粉丝,翻开这本许久没重读过的书,却发现事实是我已经忘掉了许多诡秘奇异的情节,记忆中十几年来几乎未曾褪色的,只有小说中的氛围和人物——看过这本小说的人,不管过多少年心中都会有个鲜明如初的傅红雪:苍白的脸、悲伤的眼睛、在夕阳下艰难地跛行,手永远不会离开他的刀。

不会忘记的,还有古龙贯穿每一本小说的的魂魄:道义、生死与共的友谊、绝望的泥泞中奋力怒放出希望的花朵。

古龙常喜欢写身体有缺陷的角色:李寻欢的咳嗽、花满楼的双目失明、小鱼儿脸上的疤痕,在《天涯明月刀》这部后来被古龙称作在他一生中使他觉得“最痛苦,受挫折最大”的小说中,他写了一个身体双重残疾的主角傅红雪,他跛足、还有先天的癫痫症。当他口吐白沫倒在地上痉挛时,一个孩子拿把钝刀都可以杀掉他。

在傅红雪人生的头十七年里,苦练武功为家人复仇是他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然而人生的第一次幻灭迎头向少年的他劈头砸来:自己是个和那家人毫无瓜葛的孤儿,他从小到大的血与汗,都只是为他人训练复仇的工具。

小说第一回,傅红雪已经三十七岁,是名满江湖的刀客。在连串生死决斗中,他知道了以公子羽为首的江湖黑暗势力,他有了肝胆相照同生共死的朋友燕南飞、有了人生的信念和目标、他甚至有了妻子和孩子。这时他遇到了人生第二次幻灭: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局。

第十七回的标题,就叫做《绝望》。

就算在古龙小说里,比傅红雪绝望的角色也寥寥无几。因此当傅红雪终于在全书最后一回面对公子羽,说出如下这段对话时,就算不是第一次读到,也没法不为之动容:

傅红雪道:“你有财富,有权力,手下的高手如云。”

公子羽道:“我要杀你,也许并不需要他们。”

傅红雪道:“你什么都有,只少了一样。”

公子羽道:“哦?”

傅红雪道:“你已没有生趣。”

而他,傅红雪,一个几乎失去了一切的人,一个刚刚经历令人窒息呕吐的欺骗和绝望的人,却如此之快地找回了自己的生趣。

傅红雪最终放弃了复仇,成全了公子羽和自己两个人的人生。

封面

合上书长出一口气,脑海中,是傅红雪快如闪电的刀法,他永远等别人先出刀的骄傲,他似乎从骨髓中渗出的疲倦寂寞绝望,他一路行来的伤心不甘愤怒…最终,是他的坚韧、充满希望,他的放手、拒绝、离开。

古龙先生后来在《风铃中的刀声》自序中写过一句夫子自道的话:“武侠小说里写的并不是血腥与暴力,而是容忍、爱心与牺牲。”

这本书初版于1974年,那正是武侠作品最光华四射的时光,如一树繁花盛开盛放。

其实,这次重读《天涯明月刀》,是一次从未有过的阅读经验,在打开这本书之前,我就看到了孔雀山庄大门的样子,一边读小说,一边看着傅红雪、燕南飞、明月心的照片从电脑上跳出来,这是一次把虚无缥缈的想象落到实处的阅读。

因为上个盛夏,一部名为《天涯明月刀》的武侠电视剧刚刚开机。

我又想起了——其实我从未忘记过——那个人在天涯、心如明月、手持钢刀的人。

那一刀的光芒 二维码相关阅读
最好的旧时光
那么热爱《笑红尘》
有人喜欢俗
第七日的狂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