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范儿小青

@ 十月 9, 2012

原文首发于《广虎的blog》,感谢作者“杨广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隐居在大峪》】

我不知道什么是文艺范儿。但是小青说她就是文艺范儿,虽不是白富美,但也是潮人一个。

中秋国庆节假期,我正和女朋友喝茶,小青的电话就来了,我把手机铃声放在了振动上,一直振个不停,我不想去接,好不容易谈个女朋友,关键时刻,又是她的电话。

“你接吧!看人家多么坚持不懈!”女朋友说,她很善解人意。

“你死到哪里去了?哎呀,痛死我了!”我一接电话,莫名其妙地,就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女友也不解地望着我。

“你怎么啦?!”我问道。

“我痛经啦!这次不用买卫生巾了,快给本宫买一碗凉皮送来!不要躲猫猫呀!”小青咋咋呼呼的。

“我是你什么人呀?自己买去!我和女朋友正谈事!”我也有些恼火。

“你是我的好哥们!行行好还不行吗?看人家多可怜!快点‘越狱’来我这里报到!”小青又卖起了萌。

“活该!我无法穿越到你地身边。”我看着女友流着眼泪气冲冲地跑了,拦也拦不住。

“哎,又完了。”我叹着气。这个小青是不是有千里眼顺风耳,总在最关键地时刻,潜水的她呼呼地浮出水面。

小青是我的大学同学,经常跳槽,炒老板鱿鱼,算是月光族吧,她不肯“啃老”,也不“坑爹”,城里父母有房子,自己嫌老人唠叨,租了个一室一厅享清福,上班五六年,吃吃喝喝,唱唱跳跳,不留积蓄,倒也潇洒,算是宅在家里的剩女吧。

如今世界,真是千奇百怪。大家说,只有剩女,没有剩男。我不是型男,却是被“圣女”连累的剩男。

小青很瘦,个子不高,小巧玲珑,一年四季戴顶软布帽穿着棉布衬衣加棉裙,即使冬季也是赤脚穿球鞋,据说是为了环保。她经常减肥练瑜伽,戴着黑色镜框的眼镜,素面朝天,一双眼睛不大略带忧郁,比风情万种还让人心疼。表面看是青春美少女,心里鬼点子不少,属猴的,贼精着。笑点很低,小清新一个。偶尔回头一笑,百媚便生,乌黑的秀发飘起,撩动起人的心舷,不知道要唱起哪首歌。

我还是买了碗岐山擀面皮给她送去。谁叫我们是同学?谁叫我们都鳏寡孤独、同病相怜呢?

“嘻嘻,我就知道你会来。”小青一微笑,我心里烟消云散。

“真不知道害羞,都快奔三的人了,还嘻嘻哈哈,整天不正经!我第十二个女朋友被你电话害跑了!”我装作要打她。

“大哥且慢,吃货有冤。你看中秋节假日,我孤苦伶仃一个人,你不救我谁救我?再说了,爱情是等来的,不是谈出来的。”小青憋起嘴,假装小可爱。

“那我只能等到地老天荒了。我看不行,到时咱两个凑合一下算了。”我叹着气,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

“不行不行,人生苦短,怎么能凑合?你去找爱情,我在等爱情。爱情不来,我永不出嫁。婚姻要门当户对,爱情要感觉到位!你不是我的菜。”小青摇着头。

“远看像座庙,近看是学校。三千多尼姑,一万多老道。看来我只能出家当和尚了,南无阿弥陀佛。”我双手合一。

“你现在不能当和尚。便宜你了,本宫还需要你照顾一下。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先去挣了房子车子,实现一下人生价值再说出家吧,不负责的男人!”小青说。

“我有房有车,还出什么家呀?我要手持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我道。

“上帝创造了处女,男人创造了女人。有房有车算什么,除了房奴,你还要当车奴、孩奴、卡奴,何时到头呀?女人可怜,想想你们男人也不容易,没有自我。”小青感叹道。

“反正我丢了女朋友,你要负责。”我说。

“丢了女朋友好呀,没有女友泡,就在我这里泡一包方便面吧,呵呵…”小青哈哈大笑,接着说,“我请你看电影《白鹿原》吧?”

“不去不去,听说《白鹿原》成了田小娥的情欲大戏,没啥看的。画报上的张雨绮丰满优雅,不够疯野味,不瓷实。”我说。

“呵呵,你这哥们还喜欢疯野的,重口味呀,连美人奥黛丽·赫本都不喜欢~”小青笑着说。

“‘少女愿意死在他的怀里,少妇愿意把他搂到自己的怀里。’我就知道你们喜欢英俊的里奥纳多·迪卡普里奥。”我说道。

“哪个女人不喜欢他?白痴呀!”小青说。

“你只能是廊桥遗梦了。头道韭菜香椿芽,新娶的媳妇嫩黄瓜,女朋友没了,弄个黄瓜蒜片,咥一碗面吃了先凑合活一天延续生命!”我说道。

“自己去弄吧。我宅女一个赖床专业户,正待解救中。”小青被子一卷,轰然大睡。

我被晾在了一边,简直不知道走光不懂得害羞,我气哼哼走了。我要找我的女朋友。

我的爱情鸟何时才能来到?

第二天一大早,我正睡得香,小青的电话又来了。

“你怎么成了口香糖?!没什么事不要找我,有事更不用找我!”我说完就挂断电话了。

电话一直响起,我拒绝接电话,又心生怜悯,不忍心看着不管。小青也不算一个坏女孩呀。

“怎么生我气了?”小青说。

“没有,我是贱男春。你让我走,我走了。你让我回来,对不起,走远了。”我有点气呼呼地说。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好了,今晚我请帅哥看《暗恋桃花源》吧,顺便吃一顿肯德基。”小青说。

“我要去看秦腔,支持国货生态面食,不吃肯德基垃圾食品。”我坚决地说。

“那就陪我去看西部美术展油画展吧!”小青说。

“武陵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个地方,穷山恶水,泼妇刁民,鸟不语花还不香呢!我老陶打个鱼嘛,嘿,那鱼好像都串通好了一块儿不上网,老婆满街跑没人管,什么地方!”我学着《暗恋桃花源》地台词说给小青听。

“像你这个样子谁能上你的网呢 ?”小青急了。

“你都不上网谁还会上网?”我反问道。

“我允许你走进我的世界,但决不允许你在我的世界里走来走去。”小青又是一笑。

我知道小青是大叔控,对什么海龟不感兴趣。博客、围脖、微信,上网聊天,弄个小资文艺青年范儿的模样,她就想找个大叔级别的,省许多事。用我的话来说,就是不用害怕生孩子疼痛肚子划皮除皱磨痕,直接升任奶子辈,可是这样的老男人,一般都有老婆孩子,除了做小三二奶,别无选择。

我关了手机,想静静地休息几天。

小青爱旅游,一个人总爱跑到西藏、丽江、甘南草原等等地方,自助找伴,寻找自我。也爱名车,省吃俭用,勒紧裤腰带,用完私房钱,向老妈借钱,不惜动用老爸的退休金,也要买个宝马迷你,开在大街上炫上一把,还喜欢背个帐篷去大自然睡上一晚,接接地气。

有时候,也拿本《普希金的诗歌》,坐在阳光下朗诵: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关了手机,再没有人找我,安静的日子过了一天,我却极其不适应,没有网络,被人遗忘的日子真的不好过。

犯贱是普遍真理,你我只是其中之一。这句话说的真好。我想起了小青,在这座号称上千万人的历史文化大都市,同学、亲人中,最熟悉的莫过于小青了。

打开手机,我看到了无数个小青打来的未接电话。她发来了信息:爱情就像便便,水一冲就再也回不来了;爱情就像便便,来了之后挡也挡不住;爱情就像便便,每次都一样又不太一样;爱情就像便便,有时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个屁。

接着又是一个:珍惜生活——上帝还让你活着,就肯定有他的安排。

我连忙给小青回电话,心中有一丝惦念。

关机。嘟嘟的声音。

找到小青的时候,是两天后的事情了。我找到她父母家,她母亲哭着告诉我,派出所已经让她辨认过,小青在南山下的一棵大槐树上趁着晚上吊死了,手机摔个稀巴烂。

星月作证。

戴顶软布帽穿着棉布衬衣加棉裙,赤脚穿球鞋。身上一尘不染,洗的干干净净的。

小青死之前,她多年喂养的狗也死了。她是为狗殉情呀!

狗忠诚不忠诚,且不说。我每次去小青那里,这只可爱的小狗总默默地低着头,闻来闻去。她为什么要为狗殉情?

Sam Wheat Would you stop rambling?(你能不能不要不着边际?)小青,你真要去天堂了吗?凭着你的感觉。

小青,你的姐姐白蛇娘子都知道找公子许仙,享受人间烟火。你却去了,化蛹成蝶吗?

从人间一下子飞到了天堂。

2012年10月8日夜于长安

文艺范儿小青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卖饸饹的蓝田汉子
我的发小望喜
神医拴娃
一张烧掉的欠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