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国庆悲情之行

@ 十月 10, 2012

原文首发于草榴社区,感谢作者“办证卖黄碟”自曝经历。】

国庆本打算来西安放松下,你所怎么额一到西安邹添天瞎玉,还瞎跌莫完咧…

逛个芙蓉园吧,忘带学生证,虽然早已不是学生,但证件没过期,原本还可以冒充下,这全票和半票的差别可就大咧…全票就全票吧,咱认了。逛到一半,本来大太阳的天,偏偏没头没脑地下起大雨来,浑身上下莫一处干地。湿就湿了吧,不玩咧,回家吃饭。曾经我认为陕西话就像武林外传中的对白那样通俗易懂,老少皆宜,可是事实却那样地残酷无情,让我泪流满面。额到朋友家后,各位亲朋好友、十里八乡的那是巨热情,一刻不停地拉着你说这说那,就是满嘴的陕西话一句都听不懂,弄地额只知道张着大嘴看着人家傻笑…

听说回民街有家老孙家羊肉泡馍味道很好,兴致冲冲地慕名而去,跑到车站一看发现是单行道,要去回民街那一侧的车站还不知道在哪旮旯里,厚着脸皮用一口标准的地方乡音向路边小店主打听。少妇店主热情地告知这条路走到头坐26路7站就到…很惊异少妇为何如此轻车熟路,连多少站都记得一清二楚,想必每天至少有数以百计像我一样的无头苍蝇向她问路。但她怎么就能听明白我的方言捏?为什么我就听不懂陕西话捏?哦,对了,沿途路经长安大学,校门那是怎一个“挫”字了得,搞得像是拆迁遗留物一样寒酸。

我印象中回民街应该满是头戴白圆帽,一口方言的“回子”。到那一看完全不是那回事,那些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回民无论是普通话还是陕西话说的比我还溜…整条巷子从头到尾没有发现叫“老孙家”的店铺,“老王家”、“老张家”等兄弟店铺倒是多次遇见。我就纳闷了,难道店面被城管强拆了?还是老板娘改嫁换店名了?再三搜寻无果后一头冲进一家民族餐厅叫了碗“优质羊肉泡馍”,味道确实跌列谢尔斯。还有,这里的酸梅汤味道很不错,而且只要1块钱一杯。还有还有,这里的羊肉串是10串起售的,吃不完也得叫10串,囧…

回民街
国庆节回民街,人潮汹涌

再说比较倒板的事吧。本来定的是晚上10点多的车,逛了下火车站旁边的商店准备带点特产回去。到一家回民店看见有个什么猕猴桃片,号称是陕西特产,10块钱一斤也不贵,就随便抓了点,一过称说23块3收23吧,正打算付钱走人,抓过袋子一拎感觉不够称,便问多重,答10块一斤。这不废话么,我当然知道是10块一斤,当我不识数么,好歹也是买过菜的人,不至于连一斤还是两斤都感觉不出来,遂让重称,特意注意了她是怎么按电子称的。那妹子不知是缺心眼还是怎么的,直接当我不存在,在单价上按了个40,结果出来23.3,还说没错吧。我心想这娃以为我智商和她一样高了,就问你按40什么意思。人家反应也快,说40是商品代码。哎哟,跟我耍起嘴皮子了,遂又问不管你代码多少,给我看重量在哪,这里有几斤。小妹妹估计也是久经沙场了,居然说称上没有重量,直接连电脑显示价格。我瀑布汗,这智商简直不在同一层次上,无法沟通,便问是不是你说10斤就10斤,不用看称?附近收钱老板娘眼瞅穿帮了,高喊了几句外语,估计意思是不卖了,小妹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东西倒了回去。妈的,算你狠。

转到另一家买桃子,老板娘操着一副浓重的河南口音说两块五一斤,拿了3个让她儿子一称,计算器上按了下说12块。我问多少钱?他说哦算错了,又一按说6块。我寻思3个桃子6块钱,一个桃子有8两重,又是个讹诈的。上去问这是什么称。答公斤称,边说还边拉胳膊不让走,意思是不买就别想走。我心道怎么着,还想强买强卖不成。老板娘一看这阵势又叽叽咕咕说了几句河南话,大意可能是想买就买不想买就让他们走,朋友顺势拉着我离开。

我估计东西是买不成了,就打算进站候车。眼巴巴地在人山人海中挤进了广场,喇叭上却传来由于前方暴雨,道路被洪水冲毁,N多趟列车停运的广播,我那趟也在其中,还有一中年妇女用巨恶心的声音说代表站长向滞留旅客表示诚挚的歉意,此刻我已经在心里问候她全家100遍了…看来晚上是走不掉了,赶去退票,退完票又去排队买其他车次返程票,被告知第二天票暂时不能查询,要当天来买。我望着窗口上“预售三天内车票”字样,又看了看窗口内的售票员,分明看见她脸上写着“傻B”俩字。

得,老天不让我走,那就多呆一天呗,去附近的一宾馆问有房没,隔着数十米远前台小姑娘就嚷嚷道“没房了没房了…”一连数家皆是如此。更有甚者,刚推开门,还没开口,服务员眼皮都没抬,低头摆弄着手道“没房间了”。我操,你怎么知道我来住店的,我进来上厕所不行么?什么态度…看来滞留旅客给火车站附近的宾馆及各大小旅馆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益,西安市GDP由此上涨N个百分点。

在我跋山涉水俩小时后,终于在离火车站两站地的地方找到家金瑞宾馆,服务员上来就来了句”标间没有了”,闻言我那燥热的心霎时间拔凉拔凉的,然紧接着她又跟了句:“不过我们有宽带房,和标间一样,还能上网,打完折xxx。”我暗怒,妈的你大舌条啊,一句话不能连着说完,吓死我了。

晚上洗完澡后,发现带来的衣服换完了,没衣服穿了,总不能裸奔吧?把空调风速开到最大,小风嗖嗖地吹着,将前两天换下来的衣服胡乱搓揉了几次后晾在了空调下。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当我坐上返程的列车后,我悲剧地发现身上长满了红疱,而且在迅速向全身蔓延。更悲剧的是,据列车广播报道,我的列车晚点两个半小时,我估计了下,这趟车要坐20个小时才能到家,一想到这,我就泪如雨下,一首歌在我耳边袅袅升起:啊,多么痛的领悟…

西安国庆悲情之行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个河南屌丝眼中的西安
日本人眼中的西安
一个人的西安之旅
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