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或幸福都是礼物

@ 十月 12, 2012

【感谢“猫女”的原创投稿,原标题《庸俗女青年的病中日记》。作者系对话《公务员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中的主人公,曾投递作品《又二逼 又美好》。】

三年没体检,竟默默把一个不痒不痛的囊肿在小腹养到了十几公分。医生看了B超单后告诉我要准备手术,手术前还做了肿瘤标志物等排癌检查。当然,结果是良性的,否则我也不会有闲情在这儿碎碎念。

住四人间的社会主义和谐病房,人人努力活着,苦中作乐。

47床的金阿姨五十岁上下,爱哭爱笑。医生给她制订的计划是先化疗然后切除子宫和卵巢。她搂着老伴高大叔的脖子说:“将来我做完手术就是一个老爷们儿啦,女性特征就没有啦,到时候咱俩就是兄弟啦,但是还可以搞同性恋啊!”有时她会突然跟大叔告白:“哥,我爱你呀,你对我最好啦。”病痛袭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呜呜哭,边哭边骂。大叔轻轻揉着她的胳膊和腿,慈眉善目任她闹。

46床的贾阿姨已经化疗第五次了,丈夫为了给她治病背了很多债。他们在西安的某个城中村租房子住,一个月四百元,家具只有灶和床。她的儿子是典型理工男,刚刚考上研究生,每天给她送饭,坐在病床边有时听歌有时看历史类读物。小伙儿笑容羞涩,待人诚恳,一看就没有被资产阶级腐朽文艺作品浸淫过,丝毫不矫情,浑身都是明媚的泥土气息,特别接地气。

48床的阿姨是来切除胆囊的,但因为心脏问题迟迟没有手术。午休时,她老公会鸠占鹊巢四仰八叉倒在她的病床上呼呼睡去。她就气鼓鼓地看她老公睡觉。

45床就是我。手术前喝药清肠,手术后禁食一天一夜,第二天只能吃一点点流食还吃啥吐啥。饿得跟冬狼似的,看见隔壁床吃固体食物就眼睛发绿,脑子里闪过辣椒两个字就口水肆虐,梦里都是红烧肉、爆炒腰花、卤猪手。可是,真的吃货敢于在养病时直面惨淡的汤面,正视淋漓的稀饭。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出院后,我过上了短暂的梦寐以求的退休生活。晚上十点睡觉,清晨拿着凳子佝偻着背在小区里步履颟顸地遛弯,累了就坐着看人,狗娃百无聊赖地卧在脚边。说话气力不足,被迫变得轻言细语与世无争。每顿饭荤素合理搭配,每天干掉一个水果,喝两大杯水,按时服用各种维生素片。阳光、雨水、空气、植物、动物、人类在我眼里变得前所未有的可爱,全都荡漾着劫后余生的柔情。那些健步如飞谈笑风生的青年人身上散发出熠熠光芒和蓬勃气息。相公说我走路看上去像僵尸。已经进步了很多了,刚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还像植物人呢。

人生要向前看

这样老态龙钟布满皱纹的慢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连喝八天老爹给炖的返老还童鸽子汤之后,我的伤口长势良好,体内真气渐渐聚拢,那个损人不利己瞎话张嘴就来的不靠谱小恶魔一点点苏醒了。虽然还不能迅速投身到乌烟瘴气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去,但是已经可以对不正之风进行口诛笔伐了。

闺蜜遇人不淑大龄失恋,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已是旧人,纠结地不知道该如何跟亲友解释,跑来求安慰。我给她编了好多大快人心的理由,比如男猪脚身患顽疾不孕不育,比如男猪脚被男导师劈腿,比如男猪脚贩毒制毒被警方击毙了。闺蜜呆了半天,终于说:亲,你康复了。这傻姑娘前阵子买醉喝到胃痉挛,高烧不退挂了十几天吊瓶治好了病却医不好心。她独自旅行,像众多文艺女青年一样悲伤地住在鼓浪屿,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后窝在咖啡店里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我一遍遍跟丫说:再难过也别糟践自己,将来大家都是一滩灰,何必要给这有限的生命添无限的堵。《黄帝内经》说: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百病生于气。姑娘听没听进去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把自己给哄好了。我这庸俗的一辈子啊,不必非得大富大贵事事顺心,只要健康平安地活着,痛苦或是幸福都是礼物。

痛苦或幸福都是礼物 二维码相关阅读
姥姥和姥爷
相亲回来只想哭
好人一生平安
王三儿的人生


2个 群众围观在“痛苦或幸福都是礼物”旁边

  1. 自己的沙发自己坐 说:

    撒了那个花哟

  2. CAer 说:

    啊拉,肚子饿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