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冷之死

@ 十月 12, 2012

原文首发于“中国教育人博客”,作者“卡列宁的微笑”,感谢“书吃”的推荐。附录为“书吃”的三封信,收信人王友琴老师就是“卡列宁的微笑”,王友琴是美国芝加哥大学东亚系教授,致力于研究文革中的非正常死亡,曾出版书籍《文革受难者》。】

王冷,女,西安第八中学语文教员。从1966年8月25日开始遭到原任教的第37中学红卫兵残酷殴打和折磨,9月2日死亡。当时36岁。

文革时期西安第37中学的一位学生,听说我在做文革事实调查并且发表了一篇题为“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的文章,立即开始给我讲王冷的故事。他对拷打和折磨的细节记忆相当清楚。但是他不记得事件发生的日期,只记得是1966年8月红卫兵运动兴起之后。他记得拷打王冷致死的红卫兵的名字和他们的父亲的职位,但是这些名字不在笔者公布的内容的范围之内。

我也曾经和其他西安人谈话,他们也提供了一些相关资料,但是因为不是该校的学生或者老师,所以相当模糊。

我曾经请求香港中文大学资料服务中心帮助查找那一时代留下的文字资料。他们热心帮助,寄来了一份当时在西安的一个外国留学生关于文革见闻的文章,其中没有关于红卫兵暴力的叙述。

我曾经请一位朋友到第37中学查阅学校档案资料以发现死亡日期,遭到学校领导人的拒绝。后来,这位朋友找到了王冷的女儿。她妈妈被打死的时候,她13岁,弟弟8岁。提起母亲,她只是哭个不停,不愿意接受采访。这位朋友不能勉强她。但是,这位朋友帮助找到了一些当年的文字记载,也了解到了王冷的死亡日期。

是由于上列众人的帮助,才找出了以下的故事。

王冷之死
王冷生前照片

1966年夏天,西安第三十七中学的红卫兵学生打死了两名教员,打伤九名教职工,还有一人因此精神失常。

这个中学当时有900多名学生,没有高中,只有初中三个年级。这个中学在西安南郊,距离中共西北局很近。学生中有相当多“革命干部”子弟,当时成为红卫兵的主力。

王冷在西安第37中学教书多年。文革开始前,1966年2月,王冷已经被调到了西安第八中学。

1966年8月25日早上,第37中学的两个红卫兵到第八中学把王冷押走。到了第37中学以后,王冷就被关进该校关押“牛鬼蛇神”的监牢,在那里遭到红卫兵拳打脚踢。当天下午,王冷被押去“陪斗”一位姓张的教员。红卫兵让王冷双手执铁哑铃,深度弯腰。一个小时后,王冷昏倒在地。去第八中学押王冷的那两名红卫兵之一,用木棒从后面抽打王冷。

8月28日夜里十点,王冷和20多名“牛鬼蛇神”被赶入“专政室”。红卫兵把课桌排成圆圈,把玻璃瓶打碎撒在桌子下面,逼迫“牛鬼蛇神”排成队,在桌子底下玻璃碴上爬行。这些人被折磨拷打直到天亮。王冷的头发被拔被撕又被剪光。

8月29日,王冷被“强迫劳改”十多个小时。

8月30日,继续拷打审讯。上午毒打两个多小时,下午又被毒打一个小时。王冷的眼睛被砸碎。王冷以前在履历表上填写的“家庭出身”一栏是“职员”。红卫兵强迫她承认是“资本家兼地主”家庭出身。

8月31日,在连续两天两夜的拷打和“强迫劳改”以后,专门组织了“斗争”王冷的大会。那是下午。王冷头戴“高帽子”,身挂“黑牌子”,被反剪双手押进“斗争会”场。台子上放了两张桌子,桌子上架了长条凳子。红卫兵命令王冷站在长条凳子上,低头弯腰。他们用扫帚打她。扫帚打飞了好几把。

“斗争会”上,有“控诉”,有高喊口号。红卫兵在王冷脖子上挂了一副铁哑铃,以后又加了一副。他们还在王冷站的凳子上再加一个凳子,命令她爬上去。王冷站在高凳子上,他们把凳子踹翻,又叫她把凳子架起来再爬上去,又把她打翻跌下来。几次反复,直到王冷昏死过去。

王冷昏迷以后,红卫兵说她“装死”。四个红卫兵把她扔起来往下摔。接着,他们把王冷拉到食堂厨房后面,在那里,用铁棍打,用砖头砸,还在她身上踩。一边打,一边骂:“狗日的,到现在还不老实。”王冷腰脊骨破裂,头颅右部破碎,鲜血从眼睛、耳朵和口中流出。这几个红卫兵又倒拎王冷的脚,把她头着地拖到四百米外的教学楼,王冷的鲜血跟着洒了一路。在教学楼里,他们又用冷水浸泡王冷。

王冷在9月2日死亡。王冷死的时候,头部肿得像个冬瓜一样。王冷的尸体很快被烧掉。

由第37中学的红卫兵开了火葬证明,全文如下:

王冷现年36岁,罪大恶极,民愤极大,在运动中极不老实,8月31日群众斗争,王冷死不交代其罪恶并当场放毒说什么:“蒋介石就是不该死”。态度生硬,要与人民对抗到底,群众激愤,被红五类子女当场打昏,送至医学院,抢救无效于9月2日身死。意见:火葬,葬费由死者亲属负担。尽快结束。

市37中红卫兵(借章)

证明信上盖的是西安市第37中学的公章,这就是“借章”的意思。

从这份证明,不但可以看到红卫兵如何看待王冷之死,也可以看到当时的残酷的总体气氛。

和王冷一起在8月31日被“斗争”和毒打的有王伯恭老师,他在一天后死亡。王伯恭老师已经在1965年退休。他曾经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国民党时代当过军队的政治教官。抗战结束后退出军队从事教育工作。当时被红卫兵指控为“老反革命”。

王冷和王伯恭被打死后,该校“文革筹备委员会”主任多次警告“牛鬼蛇神”:“再不老实,王冷就是你们的下场。”

当时领导西安的文革运动的,是中共西北局,陕西省委和西安市委。他们没有出面制止暴行。中共西安市负责人徐步还指示到第37中学采访“经验”,予以报道。

积极参与毒打王冷的几个红卫兵,后来成为在9月初成立的“红色恐怖队”成员。那是西安中学生红卫兵的“精英分子”,成员多为高级干部的子女。“红色恐怖队”被简称为“红恐队”。这个名字和他们的行动,显示出他们不但实行暴力迫害,而且公开地以制造恐怖为荣。

半年以后,随着文革的发展和打击目标的扩大,这些红卫兵的“革命干部”父亲也被“打倒”。“红恐队”被解散。中共西安市负责人徐步后来也被“打倒”并且跳楼自杀。王冷的丈夫张孝曾经用这个机会揭露红卫兵打死王冷的残暴行为。有一些学生也为王冷之死鸣不平。他们所用的理由是:王冷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没有敢提王伯恭之死,虽然王伯恭和王冷在同时被打死。王伯恭当过国民党军队的教官,被认为有“历史问题”。当时的普遍观念是:“有问题”的人被打死是应该的,至少是没有关系的。为王冷鸣不平的人只能在文革的通用观念范围内尽量做文章。

1990年代,这个中学有多次同学聚会。没有人为王冷和王伯恭之死道歉或者表示良心上的歉疚感。一名当年的学生现在的文化人说:王冷什么“问题”也没有,只是她对学生比较严格比较厉害。另外,她看起来自视甚高,烫头发,穿旗袍,人也长得漂亮。中国的文化里有非常邪恶的成分,在1966年表现为杀死王冷,在1990年表现为不忏悔。

中学生红卫兵大规模地殴打以及打死老师,最早起源于北京,随着红卫兵组织的发展和“革命大串连”传播到全国各个学校。在北京,学生打死老师的高潮发生在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之后。在西安,杀戮掀起比北京晚了没有几天。这显然是文革领导人有效使用了现代通讯、交通以及宣传手段的结果。

关于王冷,笔者还亲身经历过一件与她有关的事情。1999年春天的一天,笔者下课以后,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遇到四位来学校游览的中国老人。他们请笔者在一个花坛前为他们照一个合影。四个人中,一对老夫妇是常住美国的老华侨,另一对老夫妇是受他们邀请从西安来美国游览的,其中之一是退休中学教师。彼此攀谈起来。笔者问起西安来的退休教师是否知道王冷被打死的事情。那位老太太说,知道,还知道王冷的丈夫叫张孝。这时候,她的丈夫把她拉到花坛的另一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立即跟我告辞离开了。看到他们慌慌张张的样子,笔者感到惶惑而压抑。他们在怕什么呢?杀死王冷的余威,或者说文革的余威,三十多年以后,远在美国,还让人如此清晰地感觉到。

附录:关于王冷事件的三封信

王友琴老师:

您还好吗?

很久没有和您联系了,你还好吗?最近有什么新的文革研究文章吗?有没有像宋永毅那样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出成书呢?.看见您的文章和关于您的文章不断的在海外刊物刊登,很高兴,您的研究越来越被世人肯定,被世人关注。

美国前一段时间推出一部关于文革的记录片,叫做《八九点种的太阳》据说很不错,不知道您看过这部记录片了吗?感觉如何?这种记录片在国内是根本看不到的,很遗憾,可是我们除了能说遗憾,还有什么办法呢?

王冷的女儿我找到了。但是她一提起来母亲的死亡过程就哭个不挺,跟被不愿意接受任何人对这件事的采访,我做了多次努力也没有成功,不过我找到了一本关于王冷的死亡过程的详细资料,这本珍贵的资料是我日前在一个旧书店买到,是1967年3月印刷的一本册子,名叫《王冷同志之死——看西北局、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向阳区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血腥罪行》,这本册子收录了王冷的丈夫张孝的文章《为身遭残杀的王冷同志再控诉——要求立即惩办杀人凶手和幕后策划者》、王冷的女儿王琴(张晔)的文章《控诉迫害、为妈妈伸冤》、王冷的姐姐王云章的文章《为亲人王冷同志控诉》,以及虐打王冷的目击证人的证词《商业学校炊事员目睹打死女教师 王冷的一些情况》、《工人王建停目睹37中惨打女教师王冷的部分情况》和王冷的单位西安市第8中学的证明文件《市8中教师王冷同志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表现和我们工作组当时对她的态度》。等我将王冷的详细死亡过程打完即通过邮件发给您,好吗?

这本册子还有王冷生前的照片和被虐打致死后的照片,可惜我这里没有扫描仪,没办法把照片扫上来,等我想想办法吧~

致礼!

王冷之死
《王冷同志之死——看西北局、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向阳区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血腥罪行》

王友琴老师:

您好!

现将王冷丈夫张孝的文章《为身遭残杀的王冷同志再控诉——要求惩办杀人凶手和幕后策划者》(收录在《王冷同志之死——看西北局、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向阳区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血腥罪行》,1967年三月印制,无具名)中关于王冷死亡过程的章节摘录下来给您,请审阅。

…王冷同志,原系西安市37中语文教员,1966年2月调为市8中语文教员。(1966年)8月25日,王冷同志回家告诉我:8中文革的负责人 ,转达市、区委决定,让她去37中参加文化大革命。她感到迟疑和恐慌,《十六条》里名名规定:“这次运动的重点对象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她只是一个职员出身,学生成分的普普通通的教师,为什么还非要她去37中不可呢?是不是因为她平时对同学要求太严太认真了呢?当时,37中的白色恐怖她是有所耳闻的,这更让她心里纳闷。当时王冷同志曾向他们提出她去37中的安全问题和合不合十六条精神的问题。8中文革负责人回答说:37中也要按十六条办事,自然要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谁知,这一切都是预谋妥了的,8月20日,她一进37中校门,就被关进了“牛鬼蛇神”的监牢。仅仅五天时间,就经历了无数次的拷打和折磨,终于在(8月)31日,被摔、被打、被踩、被杂的遍体鳞伤。昏迷过去,不醒人事,虽经西医一院多方抢救,仍于9月2日凌晨死去。

…经过37中革命师生和商业学校革命同志的揭发,我才知道王冷同志受迫害身遭残杀的情况和经过。8月25日一早,37中来两两个“学生”白解放(保字号红卫兵、四不清干部之子)和吕水牛,把王冷从8中押到37中,一进校门就立即被送入“牛鬼蛇神”监牢,并遭到白解放的拳打脚踢。下午又被押去当陪斗(当时在斗另一教师张XX)。他们让王冷同志双手各执铁哑铃,深度弯腰。一个多小时后,她昏跪在地,白解放就用木棒从后抽打。就这样,开始了残害王冷同志的序幕。

“8.28”夜,十时许,王冷和20个多“牛鬼蛇神”,被赶入了“专政”行凶室。在布满玻璃渣的水泥地面上爬行,转桌框,遍遭毒打达四个多小时之久,接着又被拷问折磨到天亮。这次,连她的头发也被拔被推后再刮个尽光,29日还被迫劳动十多个小时。

8月30日 ,继续拷打审讯,上午毒打达两个多小时后,下午又毒打一个多小时,把她的眼镜也砸断四处,他们强逼王冷同志承认是资本家兼地主出身。

在连续两天两夜的拷打、强迫带伤劳动之后,8月31日又专门组织了斗争王冷的大会。他们给王冷同志头戴高帽子、身挂黑牌子,脖子上吊着十多斤重的铁哑铃 ,把她反剪双手,押入刑场。“斗争和诉苦”的大会开始了,主席是白解放、吕水牛、罗建立(军干子弟,总字342部队某部部长罗昌福之子),在讲台上垒叠着两张课桌和两条长凳,最上的长凳反放着下面是立放的砖头,他们令打手鞭打王冷爬上最高处要她站在反放长凳的横梁上去交代问题,当她刚站上去站立好,只说了一句话:“同学们,今天我交代…”白解放就宣布:“剥夺王冷的发言权。”凶手们故意晃凳子,让王冷同志摔下来。就这样,在皮鞭不断的抽打下,让她一次一次的爬上去,一次一次的向下摔,几次昏死过去,摔的不成人形。当王冷同志实在无法再上去的时候,白解放又一边喊:“打”,一边拳打脚踢,并且挥动皮带劈头盖脸而来。如此在礼堂内外拉出拉进直打的王冷同志遍体鳞伤,昏迷不醒,不省人事,这时,他们反说王冷装死了,于是由罗建新、刘德成、陈松林(保字号红卫兵)、XXX四人把王冷扔起来向下摔,人已气息奄奄,危在旦夕,但凶手仍没有就此住手。他们又将王冷拉到灶房后边一个角落的炭渣上,轮换用铁棍打她的腰部臀部,使铁棍都几度打弯了再打直。罗建新同时踢她的头,踩她的肋骨,使王冷同志哼了一声,这凶手又去踢她的下身,再站到王冷同志身上去踩踏。又一凶手用脚将王冷同志拨来拨去说“狗日的,资本家到现在还不老实”。白解放又拿起砖头去砸她的头颅。王冷同志被这几个凶手采用暴行后,已是头颅右部破碎,脑浆串入眼球,腰脊骨裂碎,鲜血从眼从耳从口中外流,这几个凶手又倒来上王冷同志,头着地的拖上了四百米外的教学楼,王冷同志的鲜血跟着洒了一路。凶手在楼上又采用暴行将王冷同志用冷水浸泡,

…明明是摔、打、砸把王冷同志折磨的奄奄一息了,但他们为了掩盖罪行,却硬说是“急性心脏病”。医院来的医生“急救”时,他们百般阻挠,不许治疗,说“王冷是装死的”“死了不如一条猪”等,后来是在医生、护士强烈提出说:“病人马上要死亡,死亡了你们要负责任”后,他们才勉强准许送医院抢救,以开脱杀人罪责。抢救无效后,他们又造谣说王冷是畏罪自杀的。

…明明是预谋残杀了革命女教师,但他们还要颠倒黑白,捏造罪状。在给殡仪馆埋葬证明上写到(全文如下):

王冷现年36岁,罪大恶极,民愤极大,在运动中极不老实,8月31日群众斗争,王冷死不交代其罪恶并当场放毒说什么:“蒋介石就是不该死”。态度生硬,要与人民为抗到底,群众激愤,被红五类子女当场打昏,送至医学院,抢救无效于9月2日身死。意见:火葬,葬费右死者亲属负担。尽快结束。

市37中红卫兵(借章)、(西安市37中公章)

致礼!

王友琴老师:

收到您的回信我很高兴,同样也为我搜集的资料对您的研究有用而高兴。在我关于王冷死亡详细经过前面还给您发过一封信,信的标题为《关于王冷》,不知道您是否收到?

您即将出版的书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文革死难者的详细资料吗?在哪里出版?美国还是香港?是中文版还是英文版?

关于您在信中提出的几个问题,我就我所知道的(或有资料证实),现回答您:

  1. 关于向阳区。向阳区是西安市碑林区(因为本区内有最著名的碑林石刻博物馆而得名)在文革时期改的名字。由于37中现在属于西安市雁塔区的辖属,所以我最开始以为向阳区是雁塔区在文革时期的名字,8中属于现在碑林区的辖属,从那本《王冷同志之死——看西北局、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向阳区委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看到似乎两个学校经过是属于同一个区委管辖的(现在是分属两个不同的区),经过查阅《中国共产党陕西历史大事记1949.10-1988.4》,1966年11月26日 ,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将西安市碑林区更名为向阳区,新城区更名为东风区,莲湖区更名为红卫区,阎良区更名为东红区。1972年4月,又恢复碑林、新城、莲湖、阎良4个区的区名。由此看来,当时还没有雁塔区,现在雁塔区的辖区是原来属于碑林区的,也就是历史资料上写的向阳区。
  2. 王冷有两个孩子,年龄稍大的是女儿,叫张晔(又名王琴);年龄稍小点的是儿子,叫张新。1966年,张晔(王琴)13岁,是西安市32中初一的学生,张新当时8岁。当时虐打王冷的凶手,白解放现在还活着,68年前后因王冷事件被监禁,75年前后被释放,现在是西安市辛家坡村村民;罗建新(罗建立的弟弟)也因王冷事件被监禁,同白解放先后被释放,出狱后曾经在碑林区政府当通信员; 陈松林文革中下乡,返城后在火车上人餐车厨师。
  3. 王冷、王伯恭的材料是当时37中党委书记崔鹏未了保护自己在运动中不受冲击而抛出来的,王伯恭曾经在黄埔军校上学,与徐向前是同班同学,作国国民党军队的政治教官,抗战结束后脱离国民党军队转而从事教育工作。1966年8月31日被37中学在校学生在“8.31”批斗大会上虐打致死。
  4. 关于王冷死亡的背景原因,现印述《王冷同志之死——看西北局、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向阳区委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王冷丈夫张孝写的《为身遭残杀的王冷同志再控诉——要求惩办杀人凶手和幕后策划者》一文的相关部分予以说明:

……(8月31日)正当凶手最后残害王冷同志时,商校的工人、炊事员、学生在墙上目睹了他们的暴行,并提出愤怒的饿抗议。但37中筹委会的负责人杀害王冷同志的凶手之一 罗建立却站出来大骂对方,并说:“我们红五类,就是要打黑七类。”“这种人打死了就活该”,他还在先天晚上给白解放布置说:“明天斗争时,打了就不要挡,打成啥样子就是啥样子。” 这是个什么样的“斗争会”呀?不是,这简直是一个毛骨悚然的惨绝人寰的杀人刑场,这是西北局、省、市、区委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为37中革干子弟筹委会精心策划蓄意制造的一个白色恐怖的“样板”。在37中,筹委会主任郭兰生(西北局粮食局副局长郭立功之子)曾多次警告所谓的“牛鬼蛇神”说:“再不老实,王冷就是你们的下场。”在46中保字号红卫兵实行白色恐怖时也警告“牛鬼蛇神”说要不规矩,就是王冷的下场。而以徐步(西安市市长、市委书记处书记)为首的《西安晚报》工作队竟派出记者去现场采访,要在37中搞出个“斗争与诉苦相结合“的典型经验拉,他说:你们今天这种斗争和诉苦相结合的形式很好,要很好总结出经验拉。又策划说:只写经验,打人的事不要写,三番两次要37中写出材料进行报道。同时,刘澜涛的“红卫兵司令部” 所属20中学“欧战红”领导人钱霜天(西北局文艺处处长之子)也来现场并登台讲话,说这会开的很好,让的安家都学会打架,高号“自来红万岁!”就是这个血腥经验,已经在一些中学里传开了,起着刘澜涛(西北局第一书记)、彭天琦(西安市委第一书记)、徐步、卢辉(向阳区委书记)们要它起的作用。

…杀死王冷同志后,凶手们怕承担责任,到西北局和区委请示办法。西北局接待员XXX说:牛鬼蛇神,死了就算了。向阳区委文革办公室主任吴秀丽就说:“不能因此事影响学生的革命热情。”向阳区委书记芦辉的干将、区委联络员办公室负责人王璞斌,在一次区团委会上听到有人问:37中打死了王冷…而他竟然说:“打死人,看是打死什么人!”又说:“打死的没有好人。”

…王冷同志死亡后,惨遭杀害的真相不明,在9月2日,我们同意他们的决定,由西北局、省、市、区委、市教师进修学院、8中、37中、医院、死者家属(张孝)共同座谈王冷致死的有关问题,我也要求澄清一下王冷同志的有关问题,而他们自食其言,不但不开会,反而由王森记(区委联络员)出面对我进行威胁说:你要和王冷划清界限,“牛鬼蛇神 ”还能谈啥;并说:不要阻碍文化大革命。进院XXX也在一旁帮腔说:算了,先把人埋了,王冷的问题,是啥性质,最后组织上会做出决定。

…王冷同志被害的那天,我给(教师进修学院)院党支部书记 、行政领导、文革负责人夏少耕去汇报王冷同志的遭遇,由于悲愤,我抑制不住的哭了。夏就瞪着眼,板起严厉的面孔说:“哭什么!你要和王冷划清界限!还要揭发王冷的问题嘛!”

致礼!

王冷之死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一件毛衣


2个 群众围观在“王冷之死”旁边

  1. Tit!! 说:

    这些狗日的畜牲都会被清算的!

  2. 小动物 说:

    触目惊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